迟暮夕阳,拟把孤影作双郎。
临桥晚照,风冷漫茶香。
夜半清萧,零落回忆长。
心净凉,梵音经唱,不若梦一场。

十年忍辱,七年颠沛。本是山间闲云,穹为被,石为枕,缘何落入红尘,尝尽人间烟火?
家不成家,留下作甚?亲人不亲,心安何处?情落何方?
心字碎,恨归难回,到晓人不寐。

十年又七年,我信慕容瑾的隐忍并非懦弱,她有顾忌,那是她的娘亲。她亦需要一个时机,一朝薄发。然世事难料,终失了最后一丝光亮。她恨,她痛,却不能作为,她的力量太薄弱,她的信念太坚定,她亦不能输。唯有敛尽风华,落入尘埃中,一步步成长,成长,将整片大地箍入掌心。

茶之道,明心静性。最苦不过熬清静,失了最初的心境,也没有了在庵堂时的心情。几时这种静和安谦的逸事,变成了谋略暗忖的手段?只是,她亦无法,身在皇家深苑,又负深仇在心,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已是没了所有后路。只能将一切埋入心底,连同心一起葬送在过去。

眉眼一月。耳添水,山川唇,这一山一水,与呢喃。然谁?
桃花入了眼,逐潭水流去。已关闭的心扉,悄悄打开一丝缝隙,满天的春光倏而而至。心微漾,情微动。是谁,一个眸光的轻落,一缕安然的浅笑,便将腊月的霜白,暖成三月春好的葳蕤?锁一杯月色良多,描一笔郎颜窃付妾心。熏香袅袅,氤氲了本就看不透的情事几何。未知的前路漫漫,是谁的光芒落在了这里,停留,再不离去?

亲情,爱情,亦或患难才见的真情。真真假假,该如何往前?又能够相信何人?
她叫慕容瑾,丞相之女,本是千金之躯,奈何庶出之身。情,仇?爱,恨?没什么能够阻止她前进的脚步。从容端然,风云疏淡,如同驿外断桥边无主的寒梅,雨打零落,霜泥尽染,却依然冷香暗送,清幽绝俗。
独踽天地,芬芳犹远……

有女如茶
其甘如荠
重返枝头
真水无香

分享到:

给TA评论
请不要超过450个字
返回 倾城叹:庶女谋 返回 书评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