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 真的穿越了

作品:帝欢:强宠奴妃 作者: 锦葵 更新时间:2013-09-24

  “啊——”阮青萝猛然惊醒,坐起来念念叨叨:“怎么闹钟又没响,这不坑爹嘛,再迟到就要开除学籍了;闹钟、闹钟、该死的闹钟……”

  阳光普照,出奇地火热,反而令阮青萝一身哆嗦,背脊发凉;不为别的,只为她放眼望去,全是树木丛林,等一下,是不是还没清醒?按理来说,她此时此刻应该睡在宿舍的床上,做着美梦,然后被闹钟惊醒,爬起来穿好衣服再去上课。

  “对,重来一遍。”阮青萝双腿一伸,又躺在地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可是旭日不放过她,照得阮青萝气都喘不过来。

  “该死的太阳,晃得根本睡不着。”阮青萝咬牙切齿地骂道,她又坐起来,眼前一切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小夏……”阮青萝试着喊一声,山谷里传来好几声回应,吓得她差点儿咬了自己舌头。

  捂嘴时,阮青萝低眸看到衣袖跟自己的衣服完全不一样,这是一套什么奇装异服?难道是小夏她们故意整蛊自己?一定是,她们这群鸟人趁着自己酣睡的时候就喜欢玩花样,不过这回下了重本。

  “哼,我才不怕。”阮青萝如是说服自己,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而后转身踏出一步;当然,若是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打死她,她也不会迈出这一步。

  谁料到,后面就是下坡,这一脚下去完全腾空,还没来得及尖叫一声,阮青萝就沿着草坡滚下山,像球一样滚得十分惬意。

  也不知道滚了多久,总之停下来时,阮青萝只觉得自己头昏脑胀,全身散架,四肢一定与脑袋分了家,背后胸前的痛楚一阵一阵地,令她呼吸都变得困难。

  “哎呀吗,轻微脑震荡。”阮青萝扶着山洞的内壁缓缓地调整位置,这时她发现戴在头上的帽子挂在肩膀上,并且散发凌乱与树枝什么的缠在一起,扯得她真心想喊痛;如此一来,青萝干脆将头发挽成丸子头,戴着帽子防止长发又散出来。

  咦,刚刚不是草坡上吗?这会儿滚到一个乌漆麻黑的山洞里,头上有一束亮光照进来,不过等阮青萝站起来时,完全没有力气再从内壁爬出山洞了;好在亮光并不止出现在头顶,连四周也有一点点微弱的光亮,有光亮就证明洞洞想通,一定有一条路是通向外面;思及此,阮青萝只能先试着走出去,于是她在山洞里摸索着前行。

  “小夏,明珠……你们这些混蛋,究竟把老娘带到哪里了嘛。”骂归骂,找出路可一点也不敢耽误;山洞的路越来越窄,本来还担心自己微胖的身材有些困难,但是这会儿她才发现自己怎么变得有些瘦小,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她的脚步还没停下来,因此阮青萝现将疑虑藏在心里。

  等她挤过一条细道之后,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此时的路变成了石板路,狭小的空间虽然只能容下一人,不过周围的石块也变得平滑,走了一小会儿,前面的光亮越来越大,她兴奋地奔过去,在石块上面敲敲打打,希望这就是出去的大门。

  “怎么回事?根本不能动。”阮青萝蹙着眉头,贴着细缝向外面瞅了瞅,如果看到有人经过就大声呼救。

  “溟王,奴家还要嘛……”不用想,都能猜到这女人是在干嘛,阮青萝撇着嘴,不解地嘀咕:“难道外面是AV拍摄地?”也不无可能,这种荒郊野岭最适合打野战了。

  嘿嘿!阮青萝窃喜地想:虽说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但是自己又不是尼姑,做了二十多年的乖乖女,现在见识一下就当是老天爷给的额外福利吧,何况是现场直播,错过了岂不是太逊?果然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想通之后,阮青萝毫不客气地贴在缝隙处,换着不同角度欣赏;可是每一次都是女人白皙的身子挡住了男主角的脸,女人看女人有什么好看的,要看也是看男人嘛。

  “左边一点,快点移过去。”阮青萝将找出路的事情抛诸脑后,恨不得跳出去现场指导。

  就在她忘乎所以地“学习阶段”,突然左脚碰到最底下一个凸起来的按钮,由于她实在是太专注地观摩,根本没发觉自己触碰了按钮,瞬间,石门一启动,她趴在石门后面自然而然顺着旋转的石门转了出来。

  倏地,房间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而惊得目瞪口呆。

  “啊——”床上的女人尖叫着用被子捂着自己。

  阮青萝从石门上面弹开,被女人的尖叫震得心里一抽一抽地;她不忍直视,只好低着头说道:“你们请继续,不好意思打扰了,借厕所的。”

  “你是谁?”磁性的男声质问时,顺手将床上的衣服披在身上,然后扯下轻纱飞过去捆住了阮青萝的双脚,害得她直接倒在地上,轻吻了大地。

  “路人甲。”阮青萝跪在地上,摸着疼痛不已的鼻子,不安好气地大声喝道:“哎哟,痛死我了,都说了不要管我,你们继续啊。”

  “路人甲?”男子怒气冲冲地咆哮:“哼,你怎么会从暗格里面出来?”

  “暗格?”阮青萝扭头看了看石门,不屑地啐道:“分明就是山洞嘛。”

  男人顺势跳下石床,大摇大摆地走到阮青萝跟前,居高临下地命令:“不想死的话,抬起头来。”

  阮青萝心里一沉,觉得这个演员是不是脑袋有点问题,什么不想死就抬起头,他以为他是老几,耍大牌的明星多了去了,像他这样自以为是的家伙……

  阮青萝愤愤地仰起头,撞上男人的黑眸时,突然心里一颤,想要骂出口的话顿时被自己咽了下去;他的眸光杀气腾腾,此人绝非善类,况且脸上大胡子一把,看起来就像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

  溟王微蹙浓眉,嗅了嗅那无辜的气息,冷冷地质问:“你是什么人,怎么没见过你?”

  阮青萝拼命地眨了眨眼,说到底确实是自己不对,突然出现影响他们的好事,到时候导演肯定又要说浪费胶卷什么的。

  “大叔,那个我也不是故意。”阮青萝慢慢地站起来,对视溟王,心虚说道:“我是来借个厕所的,人有三急嘛,对不对,我知道你们也急,但是我也急,那个,这个,如是这般多有打扰了。”

  心慌是心慌,心猿意马就另当别论了,其实阮青萝的目光不知不觉地向下移动,看到流口水的胸肌腹肌,真是难以招架,虽然这货留着大胡子凶神恶煞,但是也挺有个性的,从他的身材来看,在AV界必定大有前途。

  “大叔?”溟王阴郁的脸色隐藏杀气,换上不服的眸光,他正值壮年,哪里是大叔了?

  “砰——”与此同时,外面的人听到动静纷纷闯入,阮青萝还以为是导演场记什么的人,正打算呼救时,没料到这群人闯入后将硕大的刀剑指向她细小的脖子。

  四周全都是刀剑,连个喘气的地方都没有,阮青萝看到大胡子傲然得意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就是跑错场了吗,至于吗啊!

  “大哥大叔们,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刀剑无眼啊!”阮青萝趁其不备,在其中一把离自己最近的刀刃上用手指弹了一下,果然是真刀,这剧组够专业。

  “溟王,怎么处置这小子。”有个身材魁梧的家伙走到大胡子身边,冷厉地问:“是煮了还是炸了?”

  “煮?炸?”阮青萝倒吸一口冷气,脸部抽搐地问:“嘿嘿,不会是说我吧?”

  “先带下去审问,本王怀疑是派上来的奸细。”溟王慵懒地吩咐,伸手将躲在角落的女人拉入怀中,并且毫不客气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撕开女人身上仅有的亵衣,女人半裸的挂在溟王背后,也并没有觉得不妥,反而是冲着其它几个男人挤眉弄眼。

  阮青萝吓傻了,吞了一口唾液,却被举着刀的男人瞧见,于是嘲笑地说:“雪飞,你看看你,让这个小兄弟也按耐不住了啊。”

  女人搔首弄姿地狂笑,轻纱掩不住她胸前的自信,不过她走到大胡子身前,对着刚才取笑阮青萝的男人喝道:“九叔,我是雪瑶,你又认错了。”

  “啊,我又认错了。”九叔憨笑地说:“雪飞雪瑶你们两个太像了。”

  “谁像这个货色啊。”屋子里被弄得乌烟瘴气不说,现在又有个女人飞进来掺合;阮青萝觉得情况不太对劲啊,看了半天戏,怎么一直没见到灯光师摄像头什么的?他们的一举一动实在太自然了,找不到任何破绽。

  凌空飞进屋子里的女人穿着的衣服多不到哪里去,她瞪视那个叫雪瑶的女人,两人站在一起咋眼看,还真就一模一样,不就是双胞胎嘛,身材都差不多,胸部的肉都是那么令人羡慕嫉妒恨。

  “九叔,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探子押到死牢。”雪飞眼神冷酷,相较雪瑶少了几分柔媚。

  阮青萝心里沉甸甸的,忘了为自己争辩解释一下,她被押出去的那一瞬间,往后望去,又对上大叔那双阴鸷的眼眸,他一个人斜倚石床上,冷观屋子里喧嚣的一切,他的冷让阮青萝浑身一颤,不得不相信一个事实,也是她刚刚大胆地假设,可能大概也许她真的穿越了!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