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一章 皇上和皇后的大战

作品:后宫风云:皇上的杀手妃 作者: 雨轩 更新时间:2015-12-25

  
  午夜,坤宁宫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一众大臣醉的醉,倒的倒,该走的,都走了,作为一国之君,赵勤当然得留到最后。
  顺带着,身为皇后的云蓉,也只得跟着作陪,没办法嘛!谁叫大赵国是一个礼仪之邦呢?
  托米尔一早就回赵勤为他安排的寝宫去了,赵勤还给她安排了两个漂亮的宫女,去服侍他,倒把皆大欢喜的托米尔,乐得不轻啊!
  今晚上,又少来了一番大战了,托米尔乐此不彼,每次来大赵国,托米尔都会品尝到大赵国女人的热情,这倒是不错的体验啊!
  那腰,那腿,那白白嫩嫩的臀部,无一不沟起托米尔的冲动。
  众臣都散了,赵端也被宫女们扶着,回去了自己的寝宫,这个时候,脸红扑扑的云蓉,才在紫苏与夏茔的搀扶下,一跌一撞的离开了坤宁宫。
  都怪托米尔,偏要跟皇后娘娘喝酒,以表谢意,云蓉没办法,挡不住托米尔的热情啊!只本杯又一杯的跟着托米尔干啊!
  赵勤反正不管云蓉,他和云蓉没什么感情,又介意云蓉是罪臣之女,三年不碰云蓉,虽说,今天云蓉帮他解了围,但并不代表,他就能接受云蓉了。
  这种事情,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或许,直到有一天,云蓉证实了云家没有通敌判国,那么,赵勤就能接纳云蓉了吧!
  云蓉被紫苏和夏茔搀着离开了坤宁宫,赵勤便是搂着淑妃,朝着朝曦宫去了,理了一天国事,夜晚的赵勤,可需要萧淑妃那完美的身材,来压压火才是啊!
  一路让萧淑妃扶着,走到朝曦宫门口,半醉半醒的赵勤,却是突然停下脚步,让萧淑妃愣住。
  偏头看了眼赵勤,萧淑妃娇声问道:“皇上,您这是怎么了?都走到宫门外了,不进去吗?”
  赵勤一把将萧淑妃推到一边,甩了甩头,将脑海里的晕眩甩掉,吩咐道:“你一个人去睡吧!我要去皇后那里。”
  说完,赵勤便是再也不理萧淑妃,转身自顾自的离开了,萧淑妃那个伤心啊!都走到门口了,皇上还把她给丢了,这叫什么事儿?
  一想到刚才在坤宁宫里,云蓉的那番风头,萧淑妃整个开始心理不平衡起来,凭什么,一个判国罪臣之女,要一直座在那后位之上?
  萧淑妃那个恨啊!犹其是白天,看着云蓉那得意的走在凤道上,萧淑妃恨得咬牙切齿,后面看到万柔冲过去了,她还乐的一旁看戏,结果,谁知道,云蓉居然安然无恙,这不由把她气恼了。
  联想到那日,云蓉差点儿把她杀了,萧淑妃身体颤抖了下,望着赵勤远去的背影,萧淑妃咬着牙,转身不甘心的行进了朝曦宫中。
  未央殿后宫之中,此刻,云蓉正动都不想动的躺在皇后的大床上,砸巴着小嘴巴,酒喝了,她有点儿想喝水了。
  这个世界的酒,可是很烈的,喝了几大碗,刚开始没啥,等到过了会儿之后,酒劲儿一上来,云蓉才知道,啥叫三碗不过岗。
  这不,这会儿,云蓉可就悲哀了,脑子里挺晕,一个手指放她眼前,估计,她能看出是二。
  打热水,将云蓉的脸和身体擦拭,打整好云蓉的一切之后,紫苏和夏茔才托着疲倦的身体,行出了未央宫。
  偌大的未央宫,云蓉这个名幅其实的皇后,却是要独守深宫,不得不说,从某种角度上说,这是一种悲哀。
  云蓉算是一个悲哀的人吧!但正是这种悲哀,云蓉一直承受着,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留在宫里,为云家翻案。
  多老套的剧情啊!可现在的云蓉还必须承接着这个角色,不移余力的演下去,有时,云蓉都想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补足这个角色?谁又说得明白呢?
  紫苏和夏茔刚刚离开,赵勤便是悄悄的走到了未央宫宫门口,推开房门,赵勤小心翼翼的潜了进去。
  必竟,云蓉是一个罪臣之女,要不是先皇钦点,云蓉一早就没命了,赵勤不想遭来闲话,所以,尽管他对云蓉很好奇,要来找云容,是晚上的话,他也得悄悄的才行。
  皇帝嘛!身为一国之君,要脸面,皇帝若丢脸,那大就是打整个大赵国的脸,这一点,你要明白。
  一路轻车熟路,来到云蓉的床前,赵勤走到云蓉床边,一看云蓉那张通红的小脸,吹弹可破,一瞬间,赵勤便是突勿的兴奋了。
  这种兴奋,赵勤从没有过,面对萧淑妃,面对万柔的时候,这种兴奋不过是例行公事那种兴奋,而面对云蓉,这种兴奋,就成了一种野性的兴奋,有可能是因为,赵勤从来没碰过云蓉的关系吧!
  要知道,现在的云蓉还是一个处女,进宫三年,赵勤都没碰过她。
  伸手摸了摸云蓉的红扑扑小脸,下一秒,赵勤居然是轻轻脱鞋,悄悄钻进了云蓉的被窝里,将云蓉整个半裸的身体,抱在了怀里。
  肉贴着云蓉的嫩肉,赵勤这个皇帝,开始反应超高了。
  你可以想像,当一个男人,怀里搂着一个处女的时候,那将是多么喷血的画面,犹其是,这个处女,还是半遮半掩,完了,还时不时在你怀里轻蹭,那种诱惑,比穿上超细比基尼,还更让人鸡动啊!
  睡着睡着,云蓉突然感觉,嘴唇上有什么东西在轻咬着,稀里糊涂中,云蓉轻轻睁开眼睛,慢慢的,赵勤那张猪哥似的帅脸,印入了好的眼睑。
  这个时候,赵勤正紧闭双眼,不听的吃着她的嘴巴,杀手的第一反映惊现,云蓉根本叫都不叫,抬起手,一手刀就给赵勤劈了过去,直袭赵勤脖子。
  手刀传来的劲风,令赵勤立马停下动作,眼睛一睁,赵勤右手一格挡,瞬间将云蓉这一手刀挡住。
  手撑着床,云蓉一个锂鱼打挺冲起来,反腿一脚便是给赵勤踢了过去,赵勤有点儿傻愣,他从来不知道,云蓉的武功这么历害?
  莫非,以前云蓉都在他面前隐藏实力吗?那现在,为什么云蓉又要将实力全部展现出来,而且,跟变了个人一样,令赵勤捉摸不透。
  赵勤心中疑问,云蓉的小脚已至腹间,赵勤反映之快,伸出大手,快准狠,将云蓉小脚捏进了手中。
  制止了云蓉袭击,赵勤大喝:“皇后何故袭击朕,你可知道,袭击朕,可是死罪,你就不怕朕治你死罪?”
  云蓉酒劲儿上头,来了脾气,骂回道:“废物男人,难道就只能以你皇上的名义来压人吗?一个女人你都敌不过,你还好意思说?”
  赵勤气上心头,历喝:“好,好,朕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征服。”
  伴随着赵勤的大喝声,赵勤捏住云蓉小脚的大手,徒然加力,往里一带,力道之大,直接是将云蓉整个带到了他的怀里。
  赵勤双臂力道很大,将云蓉死死固定在怀里,硬是令云容动弹不得。
  以前这个身体不属于云蓉,云蓉肯定不知道,赵勤力气有多大,直到现在,云蓉才明白了,赵勤和赵端两兄弟,一武一文的称号,不是白扣的。
  不得不说,赵勤的武功是历害,而且头脑也不差,人也长得帅,总的来说,那就叫做英明伟岸。
  要是赵勤不一直都是那幅臭脾气,说不定,云蓉还会喜欢上他,可现在嘛!云蓉要对赵勤说NO。
  “你是朕的女人,朕想什么时候要你,就什么时候要你,你还敢和朕动手,怎么样,你再一个我看看?”将云蓉固定在怀里,赵勤面目狰狞起来。
  云蓉不怕反笑,乐道:“有趣,很有趣,我的酒算是醒了,那好,本宫就陪你玩玩儿。”
  杀手的野性使然,云蓉压根儿就不怕赵勤,而赵勤也是个怪胎,他偏偏就喜欢云蓉的这种野性,因为,这会让他觉得有挑战性,最重要的是,如果把这样一个野蹄子征服了,会让赵勤感觉到一种成就感。
  咬牙生起一股狠劲儿,云蓉小脚猛一踏大床,整个身体,便是倒飞而起,脱离了赵勤的压制,反而是倒向了赵勤背后,一拳击出,直接是将冷不防的赵勤,打的滚到了大床的另一头。
  别看云蓉这小小一拳,那可是蕴含了很强的力量的一拳,在二十一世纪做杀手的云蓉,这一拳下去,只要她下狠手,能将一个人的肋骨打断。
  刚才那一拳,云蓉只用了六分力,已经是让强壮的赵勤,滚到床另一头了,足已见得云蓉的强悍。
  摸着吃痛的后背,从床头撑起来,赵勤脸色很阴沉,在这个皇宫里,敢和他动手的女人,他还真没见着几个。
  很好,云蓉中奖了,他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两人堪堪对峙起来,很好玩啊!一国皇帝和皇后,在龙床上不为了生皇子努力,反而是大打出手。
  这皇帝和皇后大战,谁又会是赢家呢?继续往下看吧!别错过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