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楔子 时光婉转流年渡

作品:倾城叹:庶女谋 作者: 张芷言 更新时间:2014-04-21

  霁雨新晴,翠凝舒袖,陌上飞燕双双。

  竹风摇曳,烟柳淡梳妆。

  恰对疏红微白,饮岑寂,自断肝肠。

  倦无语,倚栏独行,谁共一壶香。

  休伤,思往事,悲欢几度,尽付沧桑。

  纵似水流光,梦抵潇湘。

  说是经年久远,盼不尽,频费思量。

  今来叹,人间多恨,清绝又何妨?

  时光剪影,岁月斑驳。

  她一身金丝凤服,绕过这层层的回廊,身后,是数不清璃墙碧瓦的高楼,眼前,是望不尽重重叠叠的宫墙。这条路,走过千遍万遍,却都不是如今这般滋味,往日,素衣清颜,俯首低眉,今朝,凤冠锦袍,雍容华贵。

  “皇后娘娘吉祥。”

  “免礼。”

  她朱唇轻启,淡淡地吐出这两个字,心底划过一丝嘲讽。往日受尽欺凌,忍气吞声,只等着别人跟她说着两个字,如今,自己站在这个位置,登临而上,接受众人的叩拜,俯视天下,睥睨众生,却不见心中任何欣喜。

  这个皇宫,承载了她太多的悲欢,也造成了她太多的起伏,三年的光阴,尽付于此,她爱过,恨过,伤过,痛过,拥有过,也失去过,然而所有的一切,却随着时光的流逝,烟消云散,只剩下绵绵无尽的回忆。

  三月的天气,云蒸霞蔚,草长莺飞,宫廷里的奇花异草竞相开放,御花园里,淡烟迷离,穿过烟柳画桥般的景致,绕过清灵明媚的庭院,来到一处与这皇宫格格不入的地方,断壁残垣,大火焚烧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就是这里,曾几何时,也是红墙青瓦,也是大气恢弘,她也曾在这里,挽住一个女子最纯真的梦想,可是,一场大火,焚烧了这里的一切,焚烧了她所有的希望,所有的爱恨,所有的期盼。

  “小瑾,从御书房出来不见你,我便知你在这里。”身后,一道熟悉而浑厚的声音响起,带着些微的笑意和宠溺。

  “臣妾参见皇上。”她微微转身,面对着原本站在她身后的男子,福身请安。

  明黄色的龙袍让男子显得更加挺拔张扬,内敛的气质,隐忍的性格,清俊的容颜,包容的微笑,似乎,世间一切的美好,都在这个男子的身上体现。

  他战场杀敌,智勇无双;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他文韬武略,定国安邦;他领兵作战,保漠北,守南疆,让敌军秋毫无犯……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是她的夫君,是秋夜国的皇,他,是欧阳澈。

  慕容瑾看着眼前的男子,长期在战场上的历练,让他的身上,常年弥漫着一股尘烟的味道,却是让人无比地安心,可是,这样优秀的男子,很快,便不再属于她一个人。

  “这里,我会派人来修葺,让它和以前一样,完好如初。”欧阳澈说着,很自然地将慕容瑾拉过来,拥在怀里。

  “不必了,皇上,就这么让它放着吧,修好的是房子,修不好的是人心……”慕容瑾挣扎不了,便只得任由欧阳澈拥着,带着微微地酸涩,说着。

  “人心,需要人心来修补,小瑾,我说过,会让你忘了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

  “忘了一切,重新开始?皇上似乎弄错了,不是臣妾不想忘,而是,有人不想让臣妾忘啊。”慕容瑾讥讽地笑了笑,开口,“罪臣之女,岂可母仪天下?皇室需要开枝散叶,传宗接代,后宫不可无妃……皇上,三月了,着手选妃吧。”

  “你……都听到了?”欧阳澈凝眉,开口问着。

  “是啊,都听到了,皇上并未说过,臣妾不得去御书房,所以……”慕容瑾的话没有说完,可是欧阳澈却已经明白了她要表达的意思。

  御书房里,以丞相和御史中丞为首的一批官员,向欧阳澈陈情,义正言辞,慷慨激昂,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针对慕容瑾,她是前任丞相之女,罪臣之后,她的存在,是对秋夜国皇室的侮辱,所以,她没资格……

  “小瑾……”欧阳澈低叹,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闪过一抹心疼。

  她是他的妻,却也是这秋夜国的皇后,不过双十年华而已,却仿佛经历了世事的沧桑,千帆过后,铅华洗尽,她的坚强和倔强,她的温婉和善良,还依旧停留在当初的模样,在他的心里,她依然是那个妍颜灵动的清颜女子,清浅从容地走过这婆娑红尘。

  “皇上,臣妾这就去拟旨。”慕容瑾说着,躬身而退。

  她无法和欧阳澈一起呆在这里,这片废墟,曾经是她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做的一场华而不实的梦境,如今,心中的爱恨已经消散,徒留一声叹息。那么不堪回首的过去,即便她心里清楚,他定然知道,可是,她却不想将自己的伤口剖开,鲜血淋漓,尤其,是在欧阳澈的面前。

  她曾经那么执着地爱着,也那么义无反顾地守着,可所有的一切,终究是无可奈何。

  “朕,不会选妃。”欧阳澈的声音,再次从背后传来,坚定的说着。

  他用了“朕”,他登基以来,从来没有跟慕容瑾说过这个字,可是如今,他在以一个皇上的身份,跟慕容瑾说这句话。

  “皇上?”慕容瑾惊讶的转身,看着欧阳澈,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朕再说一次,朕,不会选妃。”欧阳澈看着慕容瑾,走近两步,再一次斩钉截铁地说着。

  欧阳澈话音落下,空气中顿时陷入一片沉寂,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彼此静静凝视,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周遭的一切,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虚幻而已。

  慕容瑾过去的一切,他欧阳澈都知道,正因为知道,所以舍不得,舍不得再一次伤她,舍不得她再一次受苦,这个坚强的让人心疼的女子,他想给她最好的保护,他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修补她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澈……”面对欧阳澈的诚挚和坚定,慕容瑾终于躲闪不及,弃械投降。

  她是何其有幸,在尝遍了人世间百味苦楚之后,还能遇到这样一个人,他不计较她的过去,不在乎她的身份,给她无限的包容和爱护,只是因为,她就是她。

  “你终于,不再叫我皇上。”闻言,欧阳澈的嘴角泛起一抹淡笑。

  站在红尘的彼岸遥望,前行是春,回首是冬,年华如同指尖的流沙,缓缓滑落,徐徐飘散,剪不断,理还乱。一段远去的情缘,背负着心碎的伤痛,明知是一杯毒酒,曾经也让她甘之如饴,可是如今,她看着眼前的人,他们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遇,也将在最美的年华里,携手而行。

  离开这片废墟,慕容瑾任由欧阳澈将自己拉着,一路走向御书房。帝后情深,是宫人们早已经知晓的事情,见此情状,便也见怪不怪了。

  景渊元年,秋夜帝王欧阳澈下旨,满朝文武,有谁言及选秀立妃之事,严惩不饶。

  这一年,欧阳澈刚刚当上秋夜国的皇帝,登基大典的同时,举办了封后仪式,景渊帝的皇后,是前丞相慕容啸的庶女,慕容瑾,那个曾经在秋夜国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中声名大噪的女子。

  “若朕为这秋夜国的皇帝,那么她慕容瑾,便是秋夜国唯一的皇后。若朕不当这秋夜国的皇帝,那她慕容瑾,也是我欧阳澈今生唯一的妻。秋夜皇族,不止朕一个人,但若轮到开枝散叶,传宗接代,我欧阳澈的子女,必为慕容瑾所出,只要我欧阳澈还在位一天,六宫,无妃——”

  当这些话,通过宫人们的口耳相传,传到慕容瑾耳朵里的时候,慕容瑾正在梳头,闻言,愣了一下,手中玉梳掉落地上,碎成两半,眼神凄迷,却不知在想什么。

  “娘娘……”碧凝低唤,看着从未如此失态过的慕容瑾,有些惊讶。

  从怔忡中回神,慕容瑾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是泪流满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冷峻如欧阳澈,沉默如欧阳澈,竟然会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出这样一番话。

  红尘一梦,不问情深缘浅,有些人,有些事,在尘封的往事中逐渐遗忘;有些念,有些想,会在似水的流年里,冰冻成过往;有些痛,有些伤,会在远去的记忆中,花随风舞,零落成殇,可是,还有那么一个人,永远陪在她的身边,没有原因。

  她曾经错过,可是这一次,她不会再错。

  就是他,欧阳澈,当漫天的柳絮飞舞时,能够与她疏狂与共;当夜空的繁星满天时,能够与她剪烛西窗;会陪着她一起走过冰雪纷飞时的冷清,会陪着她一起经历缠绵悱恻的梦境;南城的柳荫渡口,会与她执手并肩,对影而立;皇城的九重宫阙,会与她联袂相随,亘古不离。

  时光婉转,静水流年,她想,或许,她真的找到了能够托付一生的良人,即便此刻,她身处这无情的宫廷。

  从今后,时间辗转,半步距离;从今后,照水容颜,轻描一笔;从今后,并肩向晚,朝暮依依;从今后,对影夕阳,不离不弃。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