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斗斗高览

作者:江南一士 发布时间:2015-08-30 06:23:42 字数:6297
  

  那边小老黑突然刀法大变,这些刀法虽然也是马家刀法,可是却另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这些个刀法都有季石他创作的手笔在里面。

  许光突然见小老黑变招,初时他尚不以为意,心里不屑的想着:“我管你如何变招法呢,以你的刀法,虽然快,可是我也尽可以挡得住的!

  可是许光很快就发觉自己错了,就在小老黑使了三招后,许光便发觉对方的刀法真是新意别出。

  就一个细节来讲就很说明问题了。

  比如对方其中之一刀向自己的左胸砍来,自己向后一退,本来对方应该先收回去再发动进攻。可是出乎于许光意料的是,偏生不,而是手带怪力向前再冲。

  这种变化正因为完全出乎于他的意料,所以被攻一个冷不防,差点儿挨上一刀。跟之前那一次相比还要险一些,可以理解,现在作战两人隔得更近。

  这一招,此前季石作改造时也是大动脑筋的。

  因为他觉得这原招再收回,未免就会大大的耽搁战机了,如果自己回拉,再反刺,对方完全有充分的时候来作相应的对策。

  所以季石不拟回收,再度以手腕变动作下一波的动作。

  当然说来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手腕如何在相应的刀势下作改变,那也不是一件易事。

  季石想了一天才想到办法。

  然后季石也曾经将自己这新改造的一招演示给文丑将军看,文丑将军是大加赞赏的,认可了此招。

  得文丑这么高的高手认同,季石他方才将此招在军中骑兵习练马家刀法时,进行一番正式的推广。

  小老黑一连使出数招,大占上风,许光一不留神,顿时左臂被砍了一刀,好在现在马家刀不带毒,否则这一下许光他早就挂了。

  饶是如何,许光也吓了一跳,一跳怔之间,小老黑毫不容情的第二招又出手了。

  只见刀光一闪,顿时又一声惨叫——许光只觉得身体处传来了一阵撕裂人心般的剧痛。

  那种剧痛法,只有在他七岁那年被一头天狼咬过时,才有那种撕心裂肺般的感觉。

  许光心里升起了恐惧,然后看见了自己的一条胳臂像一只风筝般的飞了起来。然后一低头之间,才发现自己的一条胳臂没有了。

  许光大叫一声,只得拨转马头,败下阵去,虽然兵刃还在手,被削去的一只手不过是空手。但在这种非常严重的打击之下,试问许光他还怎么能够再战呢!

  除了败下去,许光别无他法了!

  许光败走,小老黑领人速向前疾冲。

  这边一直高枕无忧的等着许光好消息的高览,他现在已经接到了士兵的回报,说是许光被那曹军冲连营的一名将领给削了一条胳臂。

  这,这可能么?

  高览一下呆住了。

  许光都挡不住,不但败了还败得这么的惨,高览这一回坐不住了,伤我大将,真是可恶,我高览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高览咬牙恨恨的想着。

  然后他扭过头去,对自己的亲兵大喝了一声道:“给我拿枪来!”

  亲兵们也看出来了,这高览将军啊,他可是真怒了,平时的高览将军就令大伙儿有一种大气也不敢随便出的感觉,现在高览的脸都怒成那样了,谁都得加倍的小心,不要说错了话也!

  很快马也来,高览一提枪,飞身上了马。

  这边小老黑又跟一将战起来,这一将姓李名伟。

  李伟手里使一对重锤,现在跟小老黑打起来,完全是两个风格的碰撞,不像之前许光对小老黑,大家都是以快对快。现在呢,风格迥异,只是心思一样,都是要打败对方,甚至要致对方于死地!

  激斗间,小老黑又抓住了对方的一个破绽,抢了进去。

  ——说实话,李伟就是锤大,要论真实的武功,李伟他还比不上那许光的哟!

  小老黑快刀一抢进来,李伟就脸色大变了,因为他知道这一招进来后,自己的门户就算是被人破了。这就好像一个核桃一般,如果**的外壳都不存在了,那么里面的软弱部分会面对怎么样的一种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李伟重锤当下不及回防,小老黑猛喝一声,快刀一撩,已经将对方的左手腕给削断了。

  这边李伟在小老黑的快刀抢进来并一撩之时,他就情知不好,可是已经无法改变悲剧的了。

  刀才沾他的手腕,他心里就大叫一声:不好,这招确确实厉害!

  可是才想到这儿,那手腕已经飞走了,眼睁睁看着这么悲惨的一幕发生了。

  小老黑大喝一声:“去死吧!”

  快刀舞动,向那李伟的脖子削过去。

  李伟脸色苍白,现在他似乎只有乖乖的接受被屠杀的命运了!

  不过小老黑这一刀没有砍死李伟,因为高览及时出现了,高览一箭射向小老黑,将小老黑手里的快刀碰歪了一点,只这一点,便足以救李伟的性命了。

  李伟一只手腕鲜血淋淋的退了下去。

  这边高览已经迎头拦住了小老黑。

  高览高声道:“什么人,好大胆子!”

  小老黑还是如法炮制,一刀砍向高览,小老黑他当然也看出来了,面前新来一将跟之前两将都大有不同的,最大的不同就在那种气势上。对方在袁军之中的军事级别一定也更高,也是一种更大的存在。

  可是对于小老黑来说,他可完全不管这么多的,对方来的不管何人,只要挡路,一律快刀伺候,绝对不会有一点儿手软,当然也不会有一点儿的畏惧之心的。

  高览见对方一刀就狠狠的砍向自己,心时火气上冒,堂堂河北的名将,对方似乎不把自己放在眼,真是可恶。

  高览却不想想,对方没问到自己名字,又何知自己是河北的名将一枚呢?

  当然换句话说,小老黑对于这种关于头衔的东西,他也真没有太在意也。

  小老黑的信念是,在战场上,谁打赢就是英雄,其他什么的在他看来都是在扯淡的!小老黑这一刀被高览一枪当住了,小老黑突然感觉一股很大很大的力量自己手中的兵刃传了过来,小老黑这才心里受到了震动一般,暗自寻思着:呀,力量大呀!

  不敢再硬斗,而是**,在高览身边打着转,高览见对方刀法十分的精妙,暗暗称奇,他也凝神定气小心应付。

  细看对方刀法的堂奥之处。

  小老黑一连使了十八招,每招都快,后面全是季石参与的新招,可是高览虽然脸露出一些诧异之色,小老黑还终究奈何不了对方。

  高览也是史上名将,岂可轻松被败之的呢!

  别说是小老黑,就算是季石也难做到这一点的!

  高览也立即察觉到了这一点,那就是小老黑绝计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倒有兴趣多看看对方刀法,有点儿意思啊。

  特别是那些有新意的刀法——自然都是与季石有关的。

  高览他觉得特别有意思。

  小老黑他又不是傻子,当然很快便看明白了这一点。

  对方武功远强于自己,怎么才能够摆脱对方的纠缠,从而顺利的杀出重围去呢?

  小老黑一边紧张的思索着,一边手忙脚乱的与高览对战。

  这边小老黑还没有想出来办法呢,那边高览已经有了新的举动。

  那就是他已经觉得对方的新奇招数看得够多了,决定不再省着力打,要将小老黑一举擒下。

  不杀对方而擒下来。

  高览想要擒个活的回去,慢慢审审,希望能够了解扬州城里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高览想到这儿,手里大枪顿时一紧,将那小老黑给密密实实的包裹于枪花之中,就像是一道道密不透风的枪墙一样,只是一般的墙是水泥做的,而这墙是枪花做的罢了。

  小老黑此时根本不可能是一心二用,还去想什么怎么突围的事儿了。

  他只想着能够先应付这如此艰难的局面再说吧!

  可是小老黑他哪儿又是高览的对手呢?

  不过十来回,小老黑他便知道自己遇到大麻烦了!

  小老黑深切的感觉到一种叫作“恐惧”的东西,将自己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他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所以这种感觉其实于小老黑来说,已经变得稀薄与陌生了。不过呢,现在高览又将这种感觉重新带到了小老黑的面前,并且由陌生而重新变得味道熟悉起来也。

  高览的眼睛里面有着灰黑色的杀气一掠而过,这旺盛的杀气也让小老黑觉得心寒啊。

  突然之间,只见高览低喝一声,大枪朝小老黑当胸恶狠狠刺来!

  心寒着的小老黑立即用手里的兵刃快刀去挡格对方来势甚猛的大枪。

  高览见了也不变招,大枪继续向前疾刺着。

  ——因为高览他对于小老黑的武功深浅已经有了很深刻的把握,小老黑的武功等级跟自己相比,还有着相当大的差距,高览觉得自己可以来硬的,而不必变什么枪招也。

  高览这么想,当然对小老黑而言是意味着包含轻视之意的,不过,这轻视却是建立在很扎实的基础上的。

  所以,这对高览来说,也算不得是什么轻敌。

  小老黑的快刀向下狠劈,高览双手紧紧握住大枪,一对粗壮的胳膊一较劲,向上一撩,两件兵刃相交,发出一声大响来,小老黑的快刀几乎脱手,——他只觉得自己两个虎口一阵发麻,整个身体也好像被某人用神力上下的拉扯了一下似的。

  高览向上一撩之后,大枪没有任何的停滞,一沉,再向前一挺,小老黑也管不得虎口酸麻不酸麻了,先躲过这来势既猛且恶的枪招再说!

  小老黑急将自己的身体于马上向左一闪,从而堪堪躲过这招,小老黑心里暗自叫了一声:好险啊!

  因为他于百忙之中,只用得余光看见一团如烛火一般的光芒,就从自己的身边擦过去,再差那么一豆之间的距离,自己便会被大枪所伤到的。

  ——小老黑却不知道,高览这是想捉活的,所以临了手腕之上有一个非常轻微且不易被人察觉的小动作(自然小老黑他是看不见的),所以手腕带动之下,那大枪才刺得偏了一些的。

  这边小老黑正在暗自庆幸的时候,那边高览已经有了新的动作,只见他又是一声低喝,然后是轻舒猿臂,右手伸了出来。

  此时他右手上的大枪已经以极快的速度交到了左手,所以现在高览的右手是空着的。

  那边小老黑此时惊觉对方伸出手来抓自己,他条件反射一般的挥出一刀。

  高览本拟伸出手去,那可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还能这么冷静的挥出一刀来。

  而且出刀的方位十分的奇特,在高览看来,那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位置。

  ——原来高览却不知道,这一招也是季石在原来的马家刀法上精心加以改造的,这一招有个名儿,叫作:“石破惊天”。

  一听这名儿,就知道,这一招的特点是什么了,对,那就是一个“惊”字,经此一招使出来,必令得敌人大大的吃上一惊也。

  现在高览就是如此的反应,这小老黑一招还不光是解自己被抓之危,这一招看似平常,却是平凡中自有其凶狠之处。那就是守中带攻,攻了高览一个出其不意也。

  如果说高览之前大枪直扎小老黑是信心之举,所以他才不变招,那么做也不算是轻率。可是现在高览在一击得手之后,想着空手去生擒了小老黑,这个高览就有点儿太托大了。有时候情形就是这般,特别是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之上,分寸感一定要掌握好,这也是作大将者,必须要具备的素质也。

  分寸就是一条线,向前一步,向后一步都可能出现差错,当然这也是属于说来容易做来困难的事儿,只是一个把握不分好,可能就是掉脑袋的命了!

  高览大惊之下,现在他想用长枪去挡格小老黑诡异刺来的一快刀,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高览毕竟是作战经验十分丰富的人,他急切间双腿一夹马向左跳开,那小老黑的刀实在是快,虽然高览以其高超的身手躲过去了,可是那并表示高览**的这一匹战马,它也能够躲过去。只听一声惨叫,不是来自于人的叫声,而是来自于动物也就是马的叫声。

  小老黑这突如其来的一刀,正好砍在了高览**这匹战马的臀部,当然了,也不管究竟是砍中哪一个部分,只要是肉做的部位,相信被砍的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一样会很悲摧的。

  高览那马吃痛之下,发足狂奔,也不辩东西南北,闷头就朝前一阵马不停蹄的狂奔。

  这边小老黑眼见对方的士兵越来越多,想冲不可能了,而对方之前那一将太过厉害,自己根本不是其的对手。

  现在对方战马受惊一时无法控制,所以才暂时脱离了主战场,可是对方相信很快就会卷土重来的。

  自己现在得抓住这个宝贵的机会撤退,先撤回去再想办法,不要冲也没有冲出去,反而给陷在这里了!

  那才是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呢!

  ——而且之前季石也反复交待过小老黑的,告诉他要闯袁军连营本来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所以适可为止,到时候要相机行事,不可强闯。

  季石这么说话,也是自有其良苦用心的,将闯连营之事说得困难些,免得小老黑到时真闯不过,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还一个劲儿闷头硬向里闯。如果本就极难,那么闯不过就闯不过了,小老黑身上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

  当然,季石这话也符合实情,高览统兵一万,这么多的人马,重重叠叠的将扬州城围了起来,就站在城头之上向下望去,季石都觉得看得头皮发麻了,更何况要去硬对硬的冲营,又只带了那么一点儿人马呢。

  哪怕以一当十,也不是袁军的对手啊。

  再加上除了这么多数量极多的袁军之外,还有一个高览,高览毕竟也跟文丑一样是河北名将。虽然名头说起来比文丑要稍微差那么一点点,可是也仅是一点点而已,有高览这么样子的一个猛将领兵,那对方就是像铁板一块的阵营,要闯真是难事也!

  如今小老黑就谨记了季石的话,虽然说对方最为强悍的那一个对手因为其战马受了惊,已经没有挡在自己前面。然而,小老黑他还是非常谨慎的选择了拨转马头。他对自己手下骑兵们大声道:“咱们不冲了,先撤回去!”

  那些个骑兵乍听了似乎个个都还有些个发怔的样子。因为之前大伙儿不是都憋着一口气,要冲出去好搬援兵,以解扬州之围的么?怎么现在为首的小老黑又这么快的改变了想法呢?

  但小老黑没有给大伙儿更多的解释,因为现在也真不是作解释的时候也。小老黑说完这句命令式的话之后,他已经拍马回头向扬州城去了。

  手下骑兵不敢再多耽搁,也纷纷招呼着拨转了自己的马头,尾随于小老黑之后向扬州城疾驰而去。

  而高览这边呢,他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自己**这一匹受了惊的战马给控制住。

  然后他也以最快的速度拨转马头,去追小老黑,可是当他重新返回战场的时候,才发现小老黑他们已经回去了。

  手下一名满脸都是虬髯的将军骑马来到高览面前,对高览道:“高将军,咱们要追的么?”

  说着话,他已经跃跃欲试了,大概在他的心目之中,高览一定会派军去追的,甚至高览将军本人都大有可能亲自去追的呢。

  可是出乎于他意料的是,高览没有动,并不是因为他的战马受伤了他才不动的。袁军中有的是好马,这一点不是问题的。

  问题在于另一点。

  问题在于高览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是一名很谨慎的将军。或许这也正是他能够成为河北堂堂四庭柱之一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高览是担心另一件事。

  他怕对方不是突营,而是诱敌呢,在这黑夜里,也不知道对方在扬州城外是不是伏有敌兵,如果有,自己这下贸然领兵一追,那不正好中了对方的奸计么?

  所以高览不追。见高览并没有一丝一毫要追的意思,那将领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错愕的表情,又呆怔了一会儿,那名将领他方说道:“高将军,可是对方一连伤了我两员大将啊!”

  那将领的言下之意显然是如此让对方轻松逃逸了,虽然对方没有闯营成功,可是也大大的折损了本方的士气嘛!

  可是高览却不为所动,还是很坚定的道:“不追,收兵!”

  高览将军的令一出,那自然是令出如山,必须要遵守的。那将领见高览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敢再吭声的。

  那边高览倒是吩咐了自己的手下几员将军,告诉他们要轮番守夜,万不可掉以轻心。

  高览对那数名负责夜里守营的将军道:“谁知道对方还会不会再度出城来呢?咱们可不得不防啊!”

  不管是否诱敌,但一点是很明确的,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对方冲出重围去,别说是人了,就算是有一只苍蝇飞出去了,也是不能够接受的!

  那些个守营的将领自然都个个忙不迭的点头,对于高览将军的每一个字都要记在心头,说不定高览将军到时问自己他究竟吩咐了一些什么,那时答不上来可是要吃军板子的啊。

  不但是一种惩罚,更是一种很在士兵面前失面子的事儿哟。

  高览吩咐完了,他看了一眼扬州城头,这才骑了那匹伤马回去。

  现在他不想换马,反正也一时之间也不需要作什么战的。

  那边季石在扬州城头已经看见了小老黑领队回来,在一片看不太清的远处厮杀叫嚷,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形下,现在季石他倒是门清儿了,就是小老黑突营失败了。

  季石当即让守城士兵打开城门,然后小老黑领了手下骑兵回了城来。

  小老黑进了城,这边季石与吕妙也联袂下了城头。

  两个人来到城下,小老黑才**一口气,季石看他那样子,似乎已经消耗了很大的体力一般。季石并没有急着问小老黑的具体情形。季石想让小老黑先平静一下再说,他去点了一下人数,折损了七骑。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最重要的是,小老黑本人是完好无损的回来的。

  这边小老黑倒先对季石说话了,他对季石一拱手道:“季将军,我没有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请你处罚我吧!”

  季石道:“你已经尽力了,不是么?”

  不待小老黑回答自己的话,季石很快的又接了道:“一个已经尽了力的人,我怎么能够再责罚于他呢?”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