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 古道偷渡

作品:血性男儿:边关兵神 作者: 叶愉 更新时间:2014-08-10

  杨大光举枪时,有些犹豫不决,他不知道自己是开枪还是不能开枪,就在他犹豫不决时,砰的一声,有人开枪了。当杨大光还是犹豫不决时,他已经倒下了,同时倒下的还有他的战友,一个警卫班,还有十几个刚刚抓来的偷渡者……

  本来,这是在边境线上,在界碑附近,平时是悄然无声。然而今天例外,敌对势力摸进来了,而且是利用傍晚,太阳要落没落的黄昏时分,在这种时候袭击是最有利的,也是最容易成功的。

  杨大光就是在这之前发现有人来到了哨所,他想报告,可是身边没有人,他想打电话,谁知电话线断了,显而易见,这是敌对势力有意而为,他们提前做了准备。

  作为哨兵,杨大光不是没有发现敌情,刚刚就在枪林弹雨响起前,他就看见有人从荒无人烟的地方钻出来,朝哨所看了又看,还有人拿来望远镜不停地左右观察。当他确定这条路上再也没有其他部队时,他们放心了,决定从这里下手。

  在哨所不远处,隐蔽着一支武装人员,他们不是边防军,而是外国人的敌对势力,一支雇佣军。他们的任务就是护送十几个人偷渡,如果能悄无声息护送过去,他们也不能开枪,送过边境就是完成任务,钱一拿迅速走人。

  可是今天例外,哨所增加了哨兵,如果行动失败,别说钱拿不到命也有可能不保。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做出决定,拔掉哨所。

  然而,拔掉哨所也不是简单的事,别说中国边防军驻守,就是武警部队也有哨所,还有公安派出所,如果在这种地方拔掉任何一处哨所都将是给敌对势力带来灭顶之灾。

  为了达到目的,终于有人不顾生命而挑战边防军了,几个人在界碑周围转了转,左右观察,阴险的目光在搜索着。

  他们每一个脸上都画着色彩,外人是不可能认出他们的,其中之一摆了一下手,马上有一支枪对准界碑,他们感到界碑似乎有人的气味,可是附近地区是没有人的,对此他们侦察过了。

  敌对势力是在搞偷渡,同时在他们的偷渡人员中,有他们安排好的间谍。不时地有人来报,不时有人命令,凡是走到这里的人心有余悸,他们弄不清是进是退。

  带头大哥在前引路,这条路他们走了几十年,从来没有发生过暴露,可是现在每走一步心里没底,弄不好就会有人被发现,或踩响地雷,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前功尽弃,因此必须小心谨慎。

  八月的风并不算凉,夏天还没有过完,荒无人烟的古道上走来一支队伍,他们是边防军巡逻队。队长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东北汉子,典型的东北大嗓门儿,一说话震得整片大山都嗡嗡的。

  队长走在前面,他手里牵着一条狗,这是一条经过训练的狗,狗是黑色的,在绿色丛林中穿梭如同一支利箭。平时这狗总是朝前窜,今天例外不停地朝后闻,似乎闻到了气味。

  队长叫杨峰,他见狗有些反常,嘱咐队员:“前面是界碑,要加小心了……”一个队员说:“我感觉今天不对劲,一是狗不对戏,二是人不对劲,是不是要出事?”一个队员嘲弄:“你的嘴拉屁了,怎能说这种话呢,是不是没擦屁股?”

  队员们想大笑,可是不敢笑,这是军事禁区经常有人偷渡,说不上现在就有人打他们的主意。一股风吹过,比刚刚吹过的风有些强了,从山脚下一直吹到山坡上,再从山坡上吹到山顶,队员们有的被迷了眼,有的眼睛微闭躲避风吹。

  啪啪,就在风吹中,忽然传来一阵枪响,队长手一挥:“有情况,隐蔽……”队员迅速散开,睁大眼睛观察左右。

  此刻,在哨所,枪声激烈,一阵又一阵枪声在古道上空飘荡,这是偷渡者在向哨所攻击。看来不是一拔人,有偷渡者,有走私者,还有贩毒分子,他们聚集在古道上,朝哨所攻击。

  这座哨所不是很大,低矮的房屋,干净的院落,中央还有一面红旗,每天迎风招展。哨所位置很好,站在哨位四面八方都能看到,最先看到有人来的就是副班长杨大光。

  一开始,他看见有一批人隐隐约约走来,他马上吩咐战友紧急集合,警卫班的人迅速集合随时随地准备冲出去。当一伙人在界碑附近抓住偷渡者时,他们已经成为另一伙人的靶子了,十几个脸上涂抹油彩的人端着枪朝哨所贴近了。

  哨所的人正在抓紧时间审偷渡者,并没发现有人跟随上来,更没想到有人会发动突然袭击。杨大光问一个女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子看着他说:“我叫周秀雅……”杨大光又问:“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偷渡?”女孩子说:“我是大学生,想趁早去外国,谁知被人利用了又送了回来……”杨大光问:“你是什么时候的大学生,毕业了吗?”

  女孩子看着杨大光,小心翼翼地说:“我就是今年的毕业生,我家里困难重重一心想去外国赚钱,可惜……”杨大光说:“可惜你这种年轻人了干什么不好非要干偷渡呢?”女孩子辩解:“我不是偷渡,我是被蒙蔽的人……”杨大光说:“不论怎么样你是在这些人中被抓的,按偷渡处理,下一位……”杨大光没容女孩子辩解,继续审其他偷渡者……

  可能是心里想着什么,杨大光有些心浮气躁,情不自禁对偷渡者发火斥责:“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能遵纪守法,为什么搞偷渡呢,知道不知道偷渡是犯法的……”偷渡者自知理亏,也不辩解,听着杨大光训斥。

  啪啪,清脆的枪声划开寂静的屋子,所有人吓了跳。杨大光问一个战士:“哪里打枪?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去看看哨兵……”杨大光的话音未落,从外跑进一个老兵慌慌张张地对杨大光说:“副班长有情况……”杨大光问:“什么情况还打枪?”老兵说:“不是我们打枪是有人袭击哨所……”杨大光恼火地问:“谁这样胆大包天敢袭击哨所……”

  杨大光的话音未落,又是一阵爆炸声,接下来又是一阵枪林弹雨,真正袭击开始了……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