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作者:李尔登 发布时间:2015-08-18 16:19:40 字数:5065
  话犹未了,那聂爽已经带着肖华飞到三位魔皇的跟前,先是向血魔和幻魔点点头,然后跪倒在阿罗德的面前说:“儿子不负父亲大人所托,终于说服地府鬼王前来向父亲大人投降。”

  “很好!”阿罗德满意地说,它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肖华一番,发出“啧啧”的称奇声说:“好一个美丽动人的地府鬼王!你要是因为顽固不化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那真是太可惜了。”

  “得了。”肖华有点厌恶地说,她受不了阿罗德那种色眯眯的眼光,“我是来投降的,不是来供你欣赏的。”

  “这有什么区别?”阿罗德顽皮地想捏一下肖华的俏脸,却被肖华一手打掉了,它并未因此而生气,反而呵呵地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区别,你既然向我们魔界投降,那就是我们魔界的人了。凡是魔界的人,我身为魔皇是有权力要求她做任何事情的,包括让她成为我的女人。”

  肖华一脸寒霜地说:“想我做你的女人?做梦!我就是自尽在你的面前,也不会做你的女人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真的吗?”阿罗德饶有兴致地问道。

  “是真的。”肖华肯定地回答说,“你要是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立刻死在你的面前。我小莲花是什么人你阿罗德大人应该很清楚,我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

  “好!很好!”阿罗德鼓掌大笑道,“好一个宁死不屈的女汉子!”阿罗德鼓掌罢,认真地对肖华说道:“我就是欣赏你这种人!放心吧,我不会难为你的。我阿罗德是一个做大事的人,不会因为沉迷女色而耽误了大事的。”

  “大事?”肖华问道,“什么大事?”

  “让魔界统治六界!”阿罗德语出惊人,“这就是我阿罗德的大事!”

  肖华有些吃惊地说:“你要统治六界?这可能吗?”

  “这完全可能!”阿罗德说,“你看,我们魔界不是占领了地府了吗?这是我们征服六界的第一步!而下一步,就是征服人界!”阿罗德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要完成征服六界这个伟大的计划,我们必须要拥有许多强而有力的帮手!你,莲花大帝,就是第一个!”

  肖华说:“我虽然对你这个征服计划能否实现持怀疑的态度,但是我既然向你投降,那就一定会竭力协助你实现这个计划的。”

  “很好!”阿罗德说,“我要的就是你的全力协助!我现在以魔界四大魔皇之首的身份,封你为魔帅,让你带领魔界的人,开展征服人界的计划!”

  “你的敕封我会接受。”肖华说,“不过你能不能帮我解除了困法咒?我没有法力的话,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

  “不!”阿罗德摇摇头说,“我永远不会帮你解除困法咒的。”

  “为什么?”肖华急切地反问道。

  阿罗德淡淡地说:“因为你解除困法咒之日,就是我阿罗德丧身之时。你的实力和想法我是十分清楚的。如果你不是中了困法咒,没有了法力,是绝对不会向我投降的。就因为这个,我就没有理由帮你解除困法咒。”

  肖华暗骂阿罗德狡猾,嘴上却说道:“可是我没有法力。又怎能胜任魔帅呢?你能把诸多魔界的人交给一个毫无法力的魔帅吗?就算你能,你底下的那些人也会不服的。”

  阿罗德说:“这很简单,我会将我的部分魔力加在你的身上。让你拥有和魔界其它魔帅同等的魔力,这就解决了问题。你的父亲和其它阎君也一样,我会封它们为魔将之后,会给它们与它们身份对等的魔力的。”

  肖华假装想了想后说:“这太好了,那就请阿罗德大发慈悲,给我以神圣的魔力吧!”

  到目前为止,肖华的表演做得很好,阿罗德完全没有半点怀疑。肖华提出要阿罗德给她魔力,阿罗德没有任何犹豫,一口答应下来。它吩咐其余两位魔皇说道:“你们都给我离得远一些,我将自己的魔力加在人的身上时,会发出强大的冲击波。为了避免误伤你们,你们最好躲得远远的。”

  幻魔、血魔听了阿罗德的话,对着阿罗德拱拱手说:“知道了,阿罗德大人!”后便“嗖嗖”两声,飞到距离枉死城非常遥远的上空。

  阿罗德接着对聂爽说:“你也离开吧,你的身体同样不能承受这股冲击力。”

  “不!”聂爽坚决地说,“我要留在父亲大人的身边,这样万一这个莲花大帝接受你的魔力之后突然反戈的话,我就能助父亲大人一臂之力。”

  阿罗德笑道:“放心好了,我只是给她一个魔帅该有的魔力而已,就算她要反戈,也绝对打不过我的。”

  “可是……”聂爽依然有点迟疑。

  阿罗德看出自己儿子的忧虑,便说:“好吧,我让你留在这里。你身为我的儿子,也该学一下你父亲大人的本事。不过如果你受不了冲击波的话,最好还是找个地方躲一躲。”

  聂爽说:“放心吧,父亲大人。我既然立志要帮父亲大人完成统治六界的伟大计划,那接受一点考验是必不可少的!”

  “很好!”阿罗德欣慰地说,说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突然快速地比划了好几个手势,在比划手势的过程中,阿罗德的身上发出深蓝色的光芒来。手势比划之后,它的前面出现了一个滋滋作响的黑色小球。阿罗德大呼道:“儿子你看好了!看我如何将魔力加在人的身上!”

  阿罗德说着,控制着那个黑色小球慢慢的飘到肖华的天灵盖上。

  就在这时,肖华突然做了一个令阿罗德猝不及防的动作,她闪电般地用双手抓住阿罗德的双臂,然后如同警察控制犯人一般,将阿罗德的双手反扣在自己的背上。

  阿罗德吃了一惊,它想反抗,可是在转移魔力的过程中,它是不能发力的,一发力它身上的所有魔力就会飞快的消失殆尽。尽管如此,阿罗德仍然很快就镇定下来,不紧不慢地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肖华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将你抓起来了!”

  阿罗德说:“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肖华说:“还能有什么后果?你最多叫唤幻魔和血魔过来救你罢了。你自己是不能使出魔力的,这一点我非常清楚。”

  阿罗德说:“我最多叫唤幻魔和血魔过来?笑话!我的儿子就在旁边,单就是它一个,就已经足以让你这个失去法力的地府鬼王喝一壶的!”

  阿罗德说着,冲着聂爽喊道:“儿子,把这个地府鬼王给我拿下!”

  聂爽没有动。

  阿罗德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可是聂爽却像个聋子似的,对阿罗德的喊话不闻不问。

  阿罗德怒了,它大声地说道:“你这是小子是怎么啦?看到你老子被人抓了,也不快点滚过来营救!”

  或许阿罗德说这话时声音非常洪亮,这次聂爽回应道:“你在叫我救你?”

  阿罗德怒道:“这还用问吗?”

  “可惜啊可惜。”聂爽叹息说,“如果我真的是你的儿子的话,肯定会奋身过来救你。可惜我不是。”

  “你不是我的儿子?”阿罗德吃惊地问道。

  “当然不是了。”聂爽答道,用手往脸上一抹,原本有点凶神恶煞的鬼卒模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清秀的年轻人的脸,那就是我,肖华的丈夫小杨。

  “怎么是你?”阿罗德大惊道。

  “你是问你的儿子上哪儿去吗?”肖华说,“很可惜,它已经被我杀了。”

  阿罗德大怒道:“你杀了我儿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若有本事杀了我,那就杀吧!”肖华做了一个请便的动作,“可是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被我死死的按住了,而且我知道,你们魔皇在转移魔力的时候是不能使出魔力的,否则你的魔力必将消失殆尽。”

  肖华的话,以及一连串出乎于意料之外的变化,令阿罗德暗暗心惊,可是它毕竟是一个久经沙场,非同凡响的老手,就是有天大的问题,它都能面不改色。它只是稍微顿了顿,便想出解决办法来,于是不动声色地说:“是的,我在转移魔力的时候不能再使出魔力,可是这又如何?你中了我们四大魔皇的困法咒,同样使不出法力来,到时幻魔和血魔一回来,你还不是死路一条!”

  肖华说:“怕什么?我有你这个人质在手,它们就会投鼠忌器,不敢对我下手的。”

  阿罗德说:“你这样说就错了,做得了魔界魔皇的,其实力和胆识是不容小觑的!”

  肖华说:“我有没有小觑你们,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阿罗德见肖华一脸自信的样子,便不再和她口舌之争,独自吹起了口哨。这口哨既悦耳又悠长,几乎响彻整个阴曹地府。

  肖华听着这声口哨,已经明白阿罗德是要呼唤远在天边的幻魔和血魔过来,于是做好迎战的准备,同时给了我一个保护的蓝色光圈,叫我躲起来。

  阿罗德的口哨声一吹完,枉死城的上空便“嗖嗖”两声,出现了两个全副武装的巨人。仔细一看,那两个人便是刚才躲在天边的幻魔和血魔。

  幻魔张牙舞爪地说:“快把阿罗德大人放了!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

  幻魔的话,令血魔相当的不满:“幻魔,你动手便动手吧!用得着跟她浪费口水吗?看我的!”

  话音刚落,血魔突然张大了口,对着肖华喷出一股腥臭的血液。

  肖华对此早有准备,她一手抓住阿罗德,一手对着这股血液轻轻一拍,便把这股血液拍散了,拍散完之后还嘲笑说:“你这个四大魔皇之一的血魔就是这么一点本事,真是笑话!”

  阿罗德、血魔和幻魔见到肖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血魔的血液攻击化解得无形,不禁吃惊道:“怎么会这样?她不是中了我们的困法咒吗?怎么还会有如此大的本领呢?”

  肖华看出三个魔皇心中所想,微微而笑道:“你们用不着惊讶,我的法力根本没有消失,当然能这么大的本事了。”

  “什么?”三个魔皇大惊道:“是谁帮你解除了困法咒的?”

  肖华轻蔑地说:“以我从我师父那里学来的本领,根本不用别人帮助,我都能解开你们的困法咒。好了,不要再说废话,乖乖的投降吗?”

  幻魔和血魔听肖华说她已经解开了困法咒,心中有些胆怯,已有溜之大吉的打算。可是肖华对着阿罗德稍为用一下力,使得阿罗德痛苦地大叫起来,它们便不敢逃走了,打起精神来,各各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向肖华发动攻击。

  血魔先出手,它一连喷出好几股血液,这几股血液扭成一股血红色的海龙卷,狂飙着向肖华卷过去。

  幻魔也不甘示弱,它大吼一声,全身猛地一抖,整个枉死城的上空随即布满了无数个幻魔来。这无数个幻魔往血魔弄出的那股海龙卷旁边一靠,海龙卷便发出令人惊讶的变化,由一股巨大的海龙卷变成无数股大小一样的海龙卷出来,也就是说,每一个幻魔都控制着一股海龙卷作为武器。

  肖华冷笑道:“就这么一点破本事,就想从我的手里救出你们的老大,真是不自量力!”左手扬了扬,两把杀气腾腾的大刀马上出现在肖华的前面。

  我一看见这两把大刀便惊呼道:“这不是辟邪刀吗?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辟邪刀是地府的神兵利器,一直以来都是我和肖华各人拥有一把,只是这次肖华带我下来地府的时候,为了避免魔界的人发现,我们没有把它们带在身边,而且把它们放在我们的家里,是以我见到两把辟邪刀现身非常的惊讶。

  肖华笑道:“小杨你有所不知,辟邪刀能在六界任何地方听到我的召唤而飞来。”肖华说着,控制着两把辟邪刀,使它们变得又长又大,然后以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势,向天空无数个幻魔劈过去。

  这一番厮杀,不可谓不惊天动地,无数个幻魔呐喊着,挥舞着一头望不到边的海龙卷,如潮水般地向巨大的辟邪刀发动攻击,可惜它们的英勇行为却徒劳无功,辟邪刀只是横着猛地一劈,就是有再多的幻魔,也被它劈得粉身粹骨。

  可是幻魔和血魔的本领不可能就只有这么一点,它们见到它们合力的这一招对肖华不起作用,便又合力发出第二招。

  这第二招一发出,那些被辟邪刀劈得粉身粹骨的幻魔重新凝结成一个完整的个体,不过这个个体已经不像幻魔了,而是变成一个身高足有数十丈的血红色巨人,这巨人赤手空拳,像武侠小说那些空手夺白刃的武林高手一样,身手敏捷地和两把辟邪刀周旋。只见它一抓一踢一跳一踩,一把辟邪刀被它抓在手中,另一把则被它踩在脚下,两把刀均动弹不得。

  肖华笑道:“算你们还有一点本事,不过依然很可惜,这对我来说,仍然是小菜一碟!”肖华说着,左手快速地比划了几下手势,一支巨大无比的利箭出现在血红色巨人的眼前。血红人巨人吃了一惊,急忙伸手去抓,可是这利箭却像人一样灵活得很,觉得有人在抓它,便“咻”的一声,闪在血红色巨人的背后,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箭插在巨人的后背。

  巨人惨叫一声,想伸手去把利箭拔出来,可是这时被它驯服了两把辟邪刀却动了起来。被它抓在手中的那一把辟邪刀往上一冲,便把巨人往上一提。

  与此同时,被巨人踩在脚下的那把辟邪刀突然往前一伸,令巨人滑了一个踉跄,这么一提一踉跄,巨人便无法站稳,一个跟头往后摔了下去,那只利箭便顺势刺穿了巨人的胸膛。

  “吼!”巨人发出一声吼叫,大有地动山摇的气势,然后仿佛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身体逐渐缩小,最后完全消失。

  “怎么样?”肖华说道,“你们还有第三招吗?”

  幻魔与红魔战战兢兢,正强打精神说:“你别得意,我们肯定还有后着。”时,一个它们非常熟悉的声音从天空传来说:“几位大哥别怕,我带救兵来了!”

  这声音还犹在耳边之时,突然听得整个阴曹地府都发出阵阵士兵的呐喊声。过了没多久,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沙尘滚滚地往枉死城这边涌过来。那架势,起码有上百万的人群。

  肖华说:“怎么了,打不过我,便想出蚁多咬死大象的把戏?”

  “当然没那么简单了!”四大魔皇之中,一直没有露面的牛魔,从天而降地说道。

  它展出一张巨大的旗帜,旗帜上面画着一个三头六臂,铜头铁额,长着八只大脚的大怪物。

  肖华见了这旗帜,饶是她见过不少大场面,也是惊骇莫名:“这难道是……”

  “没错!”牛魔说道,“这就是战无不胜的蚩尤旗帜!”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