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仇人之子:沈立新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6-01-07 18:29:29 字数:3110
  也不知道这样的沉寂持续了多久,最后还是被易凡的一句话:“可以宣布比赛结果了么?”给打乱了。

  如果不是先前雷洪自己要作死的去跟三修法帝弄个什么生死状,恐怕他还活着,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易凡也得感谢这家伙这样做,当着大家伙的面,可是说好了是生死状的,生死由命,如果易凡不杀掉他,可能死的就是自己了,一般的生死状可是需要两个人的同意的,可是当时的易凡根本就来不及同意就被三修法帝一个人同意了,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公平的契约在先,不过也好,现在的易凡倒是有个台阶可以下,也不用背负一个杀害同门的骂名了。

  “这,这一场决斗,信岳易凡,获胜!”

  三修法帝艰难的说道,而他刚宣布完,擂台下面就爆发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易凡肯定不知道,真是因为今天的一场比赛,这一届茅山大会的地下赌场,他已然成为了这一届茅山大会得冠的大热门,一时间压在他身上的赌注也是成百上千的增加。

  听着三修法帝宣布结果,易凡也没有在擂台上面多做停留,而是看了一眼那个坑洞,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地走下擂台,这小子,也算是个男人。

  毕竟是茅山大会,比赛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先前的那个坑洞请了几个土系的法师稍微的休整了一下,比赛还是继续了下去。

  “小师弟,我……”

  刚下擂台走到休息区的易凡正在想怎么跟这个紫萱师姐交代的时候,紫萱师姐倒是率先开口跟自己打上招呼了。

  “对不起,紫萱师姐,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对不起,我没有按你说的……”

  易凡嘟囔着,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团柔软的东西给打断了,那猛然的冲击力险些让易凡站不住脚,这才发现是紫萱那柔软充满弹性的娇躯已经扑入自己的怀中了。

  “傻瓜,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不是你,如果不是我,你刚才也不会那么惊险了,对不起,易凡,都怪我,如果你今天在擂台上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一定无法原谅自己,谢天谢地你回来了。”

  紫萱抱着易凡哭的跟个泪人一样,也只有到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在自己的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小师弟已经这么重要了,可能就在上一次追的那个千年碧眼蛇那里吧,也可能是俩人第一次切磋易凡叫她师姐的时候吧,当擂台上的雷洪师兄想要将易凡击杀的时候,紫萱的心里十分的难受,更为先前对易凡说的话而后悔。

  其实,雷洪师兄一直喜欢着自己,他对自己也很好很好,所以紫萱不想让易凡让雷洪师兄输的太惨,虽然自己并不喜欢他,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对自己很好很好的人,以紫萱的心地,自然不想让他太过于尴尬和难堪了。

  在决赛前的一晚,雷洪还专门找到了紫萱,说当自己进入百强的时候就跟师父说要跟自己在一起,虽然当时紫萱明确表示俩人不可能,可是雷洪师兄根本就不在意。

  如果雷洪师兄不是因为这一个没有被人答应的承诺,他也不会在这一次决斗上用处自己的祖传宝贝,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紫萱心中的自责,是无可比拟和无法形容的。

  紫萱很难过,为雷洪师兄的离去而难过,但是紫萱却没有去责怪易凡这个小师弟的意思,甚至一点点都没有,如果不是雷洪师兄自己那么偏执的话,也用不着落得如斯下场吧。

  “紫萱师姐,我不该惹你哭的,对不起。”

  易凡从来就没见过什么女孩子流眼泪的,这一次还哭的这么凶,饶是易凡这么高的修为也驾驭不住啊,而且他也不会安慰女孩子,只会傻傻地拍着紫萱那柔软的后背。

  “不要跟人家抢着说对不起嘛,这次是我的错,怪我,都怪我,呜呜……”

  紫萱边哭着边说着,完全不顾及这选手休息区还有其他的选手在场,而一旁的徐翠儿更是看得目瞪口呆,这俩人这是闹哪一出,不就是一场决斗么,至于搞得跟个生离死别一样?

  这边俩人闹腾着,擂台上面可没有闲着呢,那个蒙着白色面纱的女子几乎就是上台站了几秒钟,而他的对手就已经被她送下台去了,接着三修法帝就宣布着蓬莱选手希羽获胜。

  “希羽,这名字好熟悉,而且,这个蓬莱似乎在那儿听到过。”

  不过易凡没有深想,因为怀里的紫萱跟个小孩一样在那哭哭啼啼的。

  好在紫萱也没有哭多久,因为下一场的比赛就是她了,当主持人宋云波宣布下一场的比赛的名单的时候,紫萱不仅止住了抽泣,双眼中更是迸射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光芒。

  “下一场决斗,茅山信岳紫萱对决茅山仁岳沈立新。”

  宋云波的声音不大,但是通过传音石,却响遍了整个仁岳广场,而他的话音刚落,几乎所有人都在高喊着:“立新,立新,斩旧出新。”

  声势之大让易凡都忍不住为止侧目,不过看着紫萱的眼神不太对劲,易凡有些察觉什么不对劲的问道:“紫萱师姐,他是……”

  “沈弘仁唯一的一个儿子,沈立新,以前只是听说过他,但是我从没有见过他,这还是第一次!”

  说这话的时候,紫萱的眼中仿佛能喷出火来,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怕是沈立新早就在紫萱的这样的眼神中灰飞烟灭了。

  “啊,那……”

  易凡其实已经从紫萱师姐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事情,只是当紫萱亲口承认的时候,易凡还是有点震惊的,如果他是沈弘仁的儿子,那也就是说紫萱接下来的对手是跟自己仇人的儿子较量啊,你这让易凡如何能不担心?

  “没事,小师弟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该怎么做。”

  紫萱的声音不大,却透露出这某种坚决。

  “紫萱师姐,我看这个沈立新的人气很不错,盛名之下无虚士,怕是他的修为不低,师姐你如遇不可为的事情,就不要勉强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易凡心中隐隐地有种不祥的预感,而且这个预感很强烈,这才不得不对紫萱师姐嘱咐道,如果可以的话,易凡是不希望紫萱商场的,可是易凡很清楚紫萱的那个脾气,让她不上场恐怕比让她死都难。

  “我知道,你放心呢,仁岳弟子的修为确实是普遍高于其他峰岳的,但是也有很多是吹出来的,这个沈立新就是其中一位,因为他父亲的光环,本身不学无术而且荒淫无耻,这种人能有什么出息?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这是一场比赛,我会注意好下手分寸的,不用为我担心。”

  紫萱说完这句话就朝着擂台走了上去,留下了一脸愕然之色的易凡,这个紫萱师姐怎么对这个沈立新这么了解呢?

  不对,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紫萱师姐没有告诉我。

  可是易凡想要追上去问的时候,却被门口的守卫弟子给拦住了,现在正是比赛期间,除了参与比赛的弟子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允许上台。

  “如果紫萱师姐在擂台上有稍微的不对劲的话,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她给救下来。”

  易凡心里暗自下定决心,紫萱师姐看着比较乐观、活泼天真,但是却有着那么心酸的曾经,无论如何,易凡都不允许再有人欺负她,更别说是当着自己的面,那更不行。

  一边在心中打定主意,易凡一边开始把目光聚焦到擂台上这个让人声鼎沸的沈立新的身上去了。

  说实话,这家伙长得确实有点帅气,眉宇之间也有一份英气,单从五官上看,确实是一个富贵相,而且鼻子眼睛跟他的老子长的也很像,身材算不上多魁梧,但是却很有力的感觉,身高一米八左右,看起来很正派,有种君子一般的优雅和书生一般的儒雅气质,从外表上看,确实很能给人以好感。

  “在下沈立新,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紫萱刚上擂台,沈立新的眼前就一亮,眼神就像是黏在紫萱的身上一般,不得不说,紫萱有一种甜美的女神气质,不仅仅是她的那脸蛋,就是身材也对绝大部分的男性充满着**。

  “刚才主持人不是报了么?你聋了?”

  紫萱没好气地说道,语气算不上多友好,也没有多少亲近,给人一种不咸不淡的感觉。

  “这人谁啊,这么嚣张,敢对我们的男神爱答不理,活腻味了!”

  台下也不知道是那个女声能尖叫了一下,搞得台下一阵骚动,不少女声纷纷朝着紫萱唾骂起来,好在擂台上面有着单向的隔音屏障,也不知道紫萱师姐在听到这些声音之后又是何种情绪。

  易凡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紫萱师姐在擂台上一不小心失控起来把这个沈立新怎么了,毕竟是仇人,相见难免眼红,不过让易凡有着些许安慰的是这个沈立新似乎并不知道紫萱跟他父亲之间的仇恨,这一点倒是让易凡有些放心的,至少沈立新没有缘由对紫萱下杀手。

  可是,这个沈立新为什么怎么看都不像是紫萱说的那种毫无本事,骄奢淫逸之徒呢?关键是他的修为,未必比紫萱弱。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