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看,谁敢动他!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6-01-22 18:29:29 字数:3340
  

  “你说,我们俩谁先倒下?”

  废墟之中,一男一女,俩人相距不过十米,但是俩人眼中只有彼此,虽然俩人都有些狼狈不堪,但是彼此的眼中都分外的有神采。

  “你!”

  面对女声的询问,男声定定地说道,眉宇之间还带有淡淡的欣喜成分。

  “为什么?”

  女声有些诧异,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自信的人,更从来没有跟这么强的人交手过。

  “因为,我还有这个……”

  男声有些艰难的伸出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然后一团蓝盈盈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身前,散发着淡淡地波光,滋润着他的身体。

  “我,输了……”

  女生艰难的咬出这俩字,然后缓缓地向后仰倒下去,而这一刻,人群之中飞来一个少妇,将那个倒地的女人抱了起来。

  “哼,你狠行啊!”

  咬了咬牙,少妇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真的赞美还是反话之后,就带着那个女人飞走了。

  “呵呵……”

  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两个女人离去的背影,男人看着眼前着图案绿茵茵的光芒,喃喃地说道:“阿呆,我赢了,你看见了吗……”

  最后一个字说完,男人也倒地不起,晕厥了过去。

  ……

  “传我命令,封锁消息,调动五岳内院全部人手参与救援工作,同时派遣茅山执法队,稳定现场秩序,不得有任何骚动!”

  当这异变发生后,茅山的领袖沈弘仁就表现出了领袖的风范,第一时间调动全部的人手参与救援工作,这一次前来仁岳广场观看茅山大会的足足有五、六千人,伤亡的总人数上千,而因为这一次强烈的能量波动导致茅山大会的特制擂台的毁坏,就连茅山官方也不得不暂时中止茅山大会。

  “是,掌门!”

  茅山的两名内院弟子领命之后就飞快的奔了出去,事关重大,茅山官方也不得不慎重起来。

  而吩咐好了这些之后,沈弘仁就朝着废墟中间的地方快步走去。

  “师兄,这人留不得。”

  说话的人是三修法帝。

  “嗯?为什么?”

  看着倒在地上面无血色的那个男人,以及他身边抱着他的那个女孩子,沈弘仁脸色不悦地反问道。

  先前俩人可是在主席台上争过这小子的,如果这个三修法帝因为争不过从而生了宁可毁掉不可得不到的心态的话,天仁法帝也是不会同意的。

  “先前我还在吃惊这小子怎么会懂得以天地咒为起始咒的咒语,后来结合他用的那把断刃剑,让我想到了一件事,一件关于我们茅山秘辛的事情。”

  三修法帝面容严肃的说道,在他身后还站着本场的裁判敬天法帝和另一个未担任裁判的闻淑道长。

  几人距离那个倒地的男子还是有一定的距离,而这个距离对于他们来说,想要留下一个人,易如反掌。

  “哦?什么秘辛?”

  敬天法帝有些好奇的反问道,先前的阵仗那么大,毛一凡跟马小沁的决斗那么吸引眼球,倒是没有人关注到这个身为裁判的敬天法帝早就成了逃兵,但是观众不知道,不代表这些法帝们不清楚。

  当这个敬天法帝开口问道的时候,其他几个人给来的眼色并不好看,而敬天法帝也是悻悻地低下脑袋不说话。

  “这个秘辛,是来自他们信岳的,起初我也很好奇,怎么这一届的茅山大会,他们信岳的人怎么就突然这么强劲了呢,看来他们为了在这一次的茅山大会上出名,而不择手段的动用了那种力量!”

  看着周围的废墟,三修法帝的脸色变得十分的严肃,再看向那个倒地的少年的时候,他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丝可惜的神色。

  “别卖关子了好不,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与敬天法帝所不同的是,闻淑道长虽然是个女性,但是这个闻淑道长的脾气可是一点都不含蓄,是茅山五岳岳主之中最为暴躁的一个。

  除了天仁法帝,地位最高的,就是闻淑道长了。

  “师姐,你还记不记得信岳有一个后山,后山上有一处禁地,禁地里面封印着一个魔物?”

  三修法帝一口气说出了一个奇怪的句式,而这个奇怪的句式似乎直接点名道姓的提醒了众人什么。

  而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你是说,魔剑晨曦?”

  敬天法帝和闻淑道长几乎是同时开口惊讶出声,这样的消息可就不是一般般就可以消停得了的。

  “嗯,虽然我们并没有亲手将魔剑封印,但是我们的茅山前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消耗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才将这把祸害人间的魔剑给封印了,我从典籍上面还查到关于魔剑晨曦的资料,说是融合之人必能得知助力,修为一日千里,只是从此向魔……”

  三修法帝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一句话却如重锤一般敲打在几位峰岳岳主的心头。

  “难怪这几届茅山大会都没看见信岳有什么出息,这一届却突然就涌现出了这么强大的选手,看来这绝尘的胆子可不小啊,这无异于饮鸩解渴,难道他就不怕给信岳,给我们茅山带来天大的纰漏么!”

  闻淑道长怒道,想到先前自己的关门弟子夏宇落之死,她的愤怒就无法遏制。

  “我说也奇怪,平常都一声不吭,低三下四的信岳这一届怎么就这么牛逼哄哄呢,原来是有这个凭借啊,有点意思。”

  敬天法帝在一旁看着那个脸色惨白的男人,有些好整以暇的说道,好在自己的代表弟子并没有跟这个小子过招,凭借刚才的那一招,这小子杀进总决赛都没有什么问题的吧。

  相比与敬天法帝在一旁幸灾乐祸,天仁法帝却是一脸的沉重,不得不说,自己看上这个小子了,如果这小子底子干净的话,天仁法帝说什么也要将这个小子给留下来,可是如果这小子沾上那么一些不该沾上的东西的话,那么就不太好说了。

  “三修,你觉得这小子该怎么处置?”

  敬天法帝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侧着脑袋看着满脸沉重之色的三修法帝,问道。

  “唉,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不仁一次了。”

  三修法帝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魔剑晨曦非比寻常,绝对不能让它出现在人间,为了天下苍生,我们也只能牺牲一个他了。”

  “嗯,这样我觉得可行,毕竟天下苍生为重,我们宁可天下人负我茅山,也不能我们茅山负天下人,现在他的法力耗尽,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只是杀了他之后,这魔剑又会如何?”

  敬天法帝在一旁赞成的说道,对于这个毛一凡,他可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再者,这家伙都是来自信岳的,现在茅山的格局绝对不能容许信岳的强大,这小子的修为不错,留着他假以时日,一定会冲击茅山的格局,这多多少少有点冲击大家的利益,这是天仁法帝和敬天法帝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魔剑宿主死后,魔剑会重归于封印石上,到时候我们再去信岳后山禁地,加强封印即可,魔剑晨曦事关重大,决不能有半点马虎。”

  三修法帝语气严肃的说道。

  “师兄,你怎么看?”

  三修法帝跟敬天法帝俩人在这儿一唱一和的说了半天,闻淑道长这才开口问到茅山的掌门人,重大事项决定权的天仁法帝沈弘仁。

  “唉……”

  沈弘仁沉沉地叹了一口气,问道:“三修,你可确定他就是魔剑晨曦的宿主?”

  没想到天仁法帝的沈弘仁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三修法帝微微一愣,然后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在打量了一边那个倒在地上,面无血色的男人,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小子修为逆天,我看他的年龄不足二十,却有着接近法帝的修为,这本就是我们玄门道法界不可能的存在,加上这小子先前使用的一剑拂晓,让我感觉到魔界的气息,而他的武器断刃剑更是最直接的说明,所以我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小子就是魔剑晨曦的宿主,这样的人才,如果不是魔剑的宿主,说实话,那一定是我们玄门道法界的未来,可是这只是一个如果,加入没有这个魔剑的话,这小子可能也没有这么高的修为吧,凡是有因必有果,今日我们不除去这个因,怕是将来造就一个无法挽回的恶果。”

  三修法帝的话,让众人都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大家都清楚,现在轮到他们的老大,茅山掌门,仁岳岳主的天仁法帝沈弘仁做决断了。

  经过先前的一幕,几人都知道这个掌门沈弘仁是看上这小子的才华了,可是当这分才华染上邪魔外道之后,这份才华似乎成为了一种罂粟花,只能赞美它的美,却不敢尝它的鲜。

  “罢了……”

  沉吟良久,沈弘仁终于转过身去,挥了挥手,下达了对那个倒地的男人最后的判决。

  人才难得,可是浩劫更不可有啊……

  “师弟,你出手吧……”

  三修法帝看了一眼一旁若无其事的敬天法帝说道,此时此刻,别说一个法帝,就是一个普通人都能结束那个昏迷不醒的男人的小命。

  “额,这个还是你来吧,今天十一,我戒杀生!”

  敬天法帝眼珠子一转的说道,杀了这家伙,不就是等同于得罪了那个信岳的绝尘老头么,这样的事情,他才不会傻的去做,要是那老小子因此爆发了那个暴脾气,掀了他义岳,那就不好玩了。

  “我也不行,最近犯血戒。”

  三修法帝也是聪明人,扯了个理由推搡到。

  看着他们俩你推来我退去的,一旁的闻淑道长终于忍不住的怒喝了一声:“你们不来,老娘来!”

  说完就右手汇聚了一把紫黑色的光刃,作势要朝着那个昏迷不醒的男人脑袋射去,这样也能帮那个逝去的徒弟报仇了。

  “我看,谁敢动他!”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雷霆怒吼响彻整个仁岳广场……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