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祭河鬼俗(上)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136
  襄阳城与凰岭镇同属于青浦县,不同的是襄阳城是一个有名的城市,而凰岭镇是一个比较偏远落后的小山村而已。襄阳城是个古城,经济发展状况良好,是个典型的中型城市,文化普及率也比较高,至于这个打电话过来的吴女士是不是高等学历,无从得知,但是看得出来她对鬼神之说也颇为敬畏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毛家才有可能接触到这样的一些客户。

  襄阳城距离青浦县并不是很远,步行三十里地就可以到了,毛一凡记得自己小时候跟着师父去过一次,那个时候自己走不动了,还是师父毛小方背着自己的,一想到师父对自己的好,毛一凡的眼圈就忍不住地红了。

  “糟了,忘记把这个项链给师父了。”毛一凡突然一拍脑门的叫到,可是现在的他已经离家几里地了,回去显然不划算,可是……

  算了,反正自己还是要回来的,等自己抓住了那个鬼,哼,看师兄他们还怎么说自己是个废物,这次刚好可以证明下自己,当然,到了那个时候再把项链给师父,岂不是锦上添花?

  想到这里,毛一凡的嘴角就忍不住的勾勒出一个弧度,步伐也变的轻快了。

  凰岭镇确实偏僻,甚至可以称之为与世隔绝,不通公路也就算了,连电都没有,现在凰岭镇的人晚上都以蜡烛为照明的主要工具呢。

  这一路并不好走,荒山野岭的不仅要担心随时可能出现的豺狼虎豹,还得担心有没有山大王什么的,不过这一路也不全是荒野地带,这不,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小村庄。

  这个点正值午饭时间,毛一凡勉强的啃了点从道堂带来的烧饼,喝了点水,就拍了拍屁股上路了,前面的小山村也不远了,不知道能不能讨点水喝。

  眼前的这个小山村叫什么名字毛一凡并不知道,不过看规模比凰岭镇小了不少,站在毛一凡此时所在的小山坡眺望过去,隐约可以看见这个小山村的房子成扇形分布,在村头有一条宽约十来米的大河,此时正值初春,河水上涨,水流湍急的。

  毛一凡还没走近那条大河,就听见一阵吹吹打打的唢呐锣鼓声传来,听声音像是迎娶新娘的调调,不过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女人的哭腔,虽然是大中午的,但是听在耳朵里面也确实怪异。

  “是哪户人家迎娶新娘吧。”毛一凡在心里面暗自念叨着,转过这个小路的弯,眼前的一幕才出现在毛一凡的眼里。

  在这条河的对岸,有一条队伍组成的长龙,看他们一身大红色的打扮模样,估计就是婚娶习俗了,这应该是一个很喜庆的事情,可是毛一凡接下来的发现却让自己大吃一惊,因为在这个队伍的最前面,有一对老年妇女,男的约莫五六十岁的样子,一头白发分外的醒目,女的神情憔悴,满脸沧桑,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红肿的厉害,发黑的眼圈看来好几宿没睡好了。

  虽说嫁女儿娘家人会舍不得,可是也不至于哭成这个样子吧?而且,这俩人穿的可不是喜庆的大红色衣服,而是惨白色的丧服!头上还带着白色的头巾,这样的装扮在这样喜庆的音乐和队伍里面不仅显得格格不入,而且还格外的让人瘆得慌。

  感觉到这个婚娶队伍的不正常,毛一凡也忍不住好奇的走过了这个桥,来到这个婚娶队伍的一侧,与周围的村民站在一块,看着热闹。

  “唉,老杨头家里就这么一个女儿,你说现在女儿也没了,他们还怎么活啊!”

  毛一凡身前的穿着粗布衣衫的大妈眼眶微红的说着,看样子她是认识这家婚事的当事人的,听她的语气,好像跟这家人的关系还不错似的。

  “唉,没办法,谁让他们抽到了签呢,你说杨老头的丫头也真倔,要是她答应了老王家的提亲,哪用得着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唉,真作孽。”粗布大婶旁边的一个身材有些佝偻的老头摇着头叹息的说到,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大叔,大婶,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结婚吗?怎么他们都穿着丧服呢?”毛一凡在俩人的身后,这一句话声音也有点大,自然就听在那两个老人的耳朵里面。

  两个老人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毛一凡,先前说话的那个老头神情戒备的反问道:“你是谁?应该不是我们新田村的村民吧。”

  听老头的语气有些不善,毛一凡以为自己不够礼貌,陪着笑脸说道:“老爷爷你好,我叫毛一凡,不是新田村的村民,我是外村的,凰岭镇人。”

  毛一凡本以为自己这样个说话态度会让这个老头就会对自己慈眉善目的,但是没想到这老头反而怒瞪自己一眼:“不是我们新田村的还不快走?在这儿呆着有肉你吃?”

  一旁的老奶奶也是不友善的给了毛一凡一个白眼。

  我去,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我长的也没那么讨人嫌好不好,干嘛都这样凶我!

  毛一凡苦丧个脸,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有毛病,自己什么也没做啊,干嘛凶我,大不了我走就是了。

  俩个老人的反应让毛一凡吃了个闭门羹,这里自然就不是久留之地了,再说,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就不耽搁了,想到这里,毛一凡就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卷起漫天尘土,风势之大,让人都不自觉的感觉到摇摇欲坠,先前吹的热火朝天的唢呐声也不由得中断了,几百号村民纷纷匍匐在地,有些胆子小的还在瑟瑟发抖,有些人嘴里还在念叨个不停,可能是风声有点大了,念叨的什么,毛一凡并没有听清楚,迷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在说鬼神开恩之类的。

  鬼神开恩?

  这一句话倒是把毛一凡给逗乐了,你们都是逗比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大正午啊,阳气正旺啊,哪来的鬼神给你开恩啊。

  不过在场之中站着的也只有俩人,一个就是不谙世事的毛一凡,另一个就是披着红头巾,身材羸弱的新娘,不过在这样大风的情况下,新娘想要极力捂住头巾也是做不到的,还是露出了一个侧脸让毛一凡瞥到了。

  不过,这一看,却让毛一凡毛骨悚然,大吃一惊……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