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深夜祭鬼(下)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975
  毛一凡的担心,村里人自然不知道,不过也有些胆小的人不由得拉开了一些与清水河的距离,本来分看站着看戏的人,也开始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对鬼神之说的敬畏,是人的本性,更何况新田村这么落后保守了。

  “那不知有何办法可以让祭河仪式顺利进行?”王有才村长神色紧张的问道,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不要祭祀了,择日进行,可是村里已经投入这么多了,仪式都进行到最后一项了,说什么都得办完这件村里头等的大事了,否则也不好向村里人,尤其是这些老人们交代了。

  “此处一定经历了数次祭祀,这里的阴气已经积蓄到一定程度,如果再在此处祭祀的话,恐怕会生变故,我建议改变祭祀地点,效果可能比你们以往祭祀的更好一些。”毛一凡巡视了四周一下,感觉身上的温度有些偏低,是一种不正常的低温,而是一种阴冷的感觉。

  “那还请一凡法师帮会我们寻觅一处吧。”

  到了这个时候,王有才心里也乱了,只能由着一凡法师来,村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好,不过在寻觅之前,请你先让这些村民回去吧,留下你们几个人就好了,人多反而不利。”毛一凡打量了一下这满山的火把,一本正经的说到。

  “这是为何?”王有才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毛一凡也没打算隐瞒,回忆起自己跟师父学到的东西,缓缓说道:“人的身上有阴阳二气,男性身上阳气略大于女性,而女性身上的阴气略大于男性,白天,在正阳之下,无论男女,阳气均要超过阴气,而黑夜,在月阴之下,无论男女,阴气均要超过阳气,这么多人在场,阴气满溢,汇聚一股,如果有怨之人非常规死亡,怕是极易形成厉鬼,危害苍生。”

  感觉这个毛一凡说的有些道理,王有才挥了挥手,绝大部分的村民都回去了,尤其是老弱妇孺,夜这么深了,他们早就想回去了,当然,村里的那几个老顽固还是在场的,毕竟他们要亲眼见证这个祭品入河。

  见众人离开,毛一凡长出一口气,人少了事情就好办一些了,现在就是要找一个祭河的地点了。

  沿着河道走了不久,毛一凡停了下来,这个地方是白天他跟苏修俩人商量好了的,这里河岸平缓,是清水河的一个浅滩处,水深不过三人高,水流平缓,相比于先前祭河的位置来说,要优越太多太多,要救人的话,也变得容易多了。

  看着毛一凡将这些人往着圈套里面一点点的带,苏修脸上的那抹喜悦是藏不住的,心中对毛一凡的评价也是越来越高了,他一定是老天感动了派下来救我和馨儿的吧。

  当然,忙碌中的毛一凡自然没有留意到苏修看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

  “嗯,就是这儿了。”

  毛一凡故意用脚踩了踩清水河河岸的黑色泥土,这里没有石块,都是软泥。

  “这恐怕淹不死人吧?”其中跟过来的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头问道。

  毛一凡真相抽这人一嘴巴子,让你多嘴了么?不过,毛一凡也算沉得下心,缓缓说道:“你是不相信贫道了?要不要把你扔下去试试看?”

  “别,淹的死,淹的死!”黑衣老头连连点头,谁敢拿自己的小命来做实验?虽然这是个浅滩处,可是水深也不是闹着玩的啊。

  纵然这个杨馨儿会水性,可是又有竹笼束缚,又有石块增重的,哪怕是在这样的水深下,恐怕她想活命都难!

  “行,那就按照一凡法师的来,就在这儿,来,你俩把祭品扔进去。”王有才挥了挥手,示意让俩壮年将杨馨儿投入清水河中,此刻的杨馨儿正在竹笼之中,眼睛却在一眨不眨的瞪视着苏修。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情愿你不来看我最后一面,但是我也不愿意你来亲手送我最后一程。为什么?”杨馨儿的泪水呜咽而下,这些话,她好想说出来,对着那个叫做苏修的男人说出来,可是,她不能,心地善良的她,不忍心伤害他,一丁点的伤害都不想。

  “等等!”

  毛一凡陡然叫停,让王有才几个人一愣:“一凡法师,还有什么吩咐么?”

  “在祭品祭河之前,我还需要对她进行超度的,怕她心有怨念,遇水成鬼。”毛一凡借着火炬的光芒打量了一下这个白天的新娘子说到,不得不说这个新娘杨馨儿确实长得漂亮,白皙的皮肤上没有一丝瑕疵,粉嘟嘟的脸蛋分外俏丽,那长长的睫毛让人看的心花怒放,更别说她姣好的身材了,真没有想到新田村的人如此没人性的将这么漂亮的女孩投入河中。

  “好,那就有劳一凡法师了。”王有才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饶是自己的性子再好,恐怕也禁不起这个道士瞎耗吧,要不是他是茅山来的,哼哼!

  毛一凡也不知道这个王有才王村长心里再想些什么,让他俩手下拿开竹笼,自己却围着杨馨儿有些战栗的身体念念有词的转着圈。

  大概正着走了三圈,反着走了三圈,毛一凡蹲下随手抓了一把河泥,涂在杨馨儿的额头和脸颊两边,也不知道是冷还是啥的,杨馨儿的俏脸除了滑腻之外,还有些冰凉。

  面对毛一凡的法师,杨馨儿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紧闭着双眸,聆听着这个世界最后的声音,真没想到,居然是个道士的。

  可能这个法师持续的时间有点长,夜又深了,王有才几个人不由得打起了呵欠,目光也不在集中在毛一凡的身上了。

  趁机瞟了一眼几人,毛一凡将脑袋凑到杨馨儿的俏脸旁,吹了口气,让杨馨儿顿觉脖颈一痒,准备挠挠地时候,毛一凡压低声音喃喃道:“别动,我和苏修是来救你的,一会你落水之后……”

  为了让动作协调,也避免王有才等人的误会,在杨馨儿右边也学着吹可一口气,有心的人肯定能发现毛一凡在两边耳朵上停留的时间不一样,可是都深夜了,大家困得不行,谁还去在意这个,只是杨馨儿的爹娘只在一旁不停的落泪,却也不敢哭出声。

  “尘归尘,土归土,一捧清水送你上路,来世再来人间享福,上路咯!”毛一凡大喝一声,双手掬起一捧清水洒在杨馨儿的身上,然后转过身,对王有才点了点头。

  终于等到一凡法师点头了,王有才拍了拍嘴巴,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般示意俩手下扔杨馨儿祭河了。

  “馨儿!”

  一直压抑着的杨老头夫妇,终于忍不住的大声哭喊了出来,这可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啊!可是看着女儿被他们扔入水中,他们还能怎么办?

  扑通一声,清水河上溅起大片水花,只是一瞬,就化作圈圈涟漪蔓延开来,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随着那些不断上升的气泡而流失。

  不过在场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杨馨儿投河上面去了,并没有留意到最有可能失声痛哭的苏修非但没有流泪,反而眼光有些锃亮。

  “好了,大功告成了,一凡法师去我家歇息一下吧,也让我略尽地主之谊。”看着湖面上渐渐平静的没有气泡,王有才这才拍拍手说到,虽然言语中有请毛一凡回他家坐坐,可是没有丝毫的动作,很明显是虚情假意了。

  当然,毛一凡也不是傻子,淡淡地说道:“生死大事,贫道留下来超度亡魂,夜深了,你们回去睡觉吧。”

  也不管他们怎么说,毛一凡就席地而坐,嘴中念念有词。

  “村长,我们怎么办?”先前将杨馨儿扔入水中的两壮年问道,意思是要不要在这儿守着,防止有人去救。

  “算了,太晚了,都回去睡吧,这么深的水,量她也活不下来,再说我们都等了半天了,也没音了,大家今天都辛苦了,回去早点休息吧。”王有才也不笨,在这儿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再会水性的人,也淹得死,更别说杨馨儿在那种状态下了。

  “那杨大爷他们?”阿豪指着哭倒在地的杨大妈,心里酸酸地问道,曾几何时,自己也喜欢过这个杨馨儿,可是今天却不得不将她送去鬼门关,无能如何,阿豪的心里都不好受的,更别说杨馨儿生前对他那么好。

  “随他们去了,毕竟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哭一会就好了,好了,都回去吧,明天还有活儿要干呢!”

  王有才招呼了一声,就带着众人走了。

  清水河畔,除了正襟危坐的毛一凡,就剩下苏修和杨大爷和杨大妈四个人了,虽然心情不同,但迎面吹来的冷风,却让所有人不禁打起了寒战。

  不远处,有一棵让毛一凡忽略了的老槐树,正在风中猎猎作响……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