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那棵槐树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203
  “苏修,杨大爷,别挣扎了,不解决她我们是走不出去的,别白费力气了,你们休息下,接下来的,就交给我吧。”毛一凡淡淡地说了一声,自己却率先停下了脚步,如果再这样疲于奔命的走,总会因力竭而死。

  “一凡,你?”虽然跟毛一凡接触没多久,对毛一凡的本领并不了解,但是苏修却发现,毛一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前所未有的平静,甚至是一种充满了决绝的味道,在杨大爷那里,这可能被解读成自信,小菜一碟,可是,苏修却觉得,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放心,所有的鬼都是希望生人是被吓死的,因为鬼是怨力凝聚而成的,恐惧只会增加他们的力量,只有敢于面对她,我们才能战胜它。”毛一凡轻轻地拍了拍苏修的肩膀,然后缓缓转过身,他知道,转身的那一刻,恐怕会正面直视这世间最可怕的事物,可是,如果不转身,自己就成了这个世界最丑陋的事物。

  “一凡!”

  苏修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嘴唇好像有几千斤一般,虽然蠕动了一两下,但是没有一个音符发出声来,恐惧,居然让他无法言语了。

  出乎毛一凡意外的是,转过身的他却没有看见任何东西,除了清水河的水在那不停的触吻着河岸,如果不是现在依旧不能移动的话,恐怕他们真以为刚才是幻听。

  “不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可敢出来一见?”毛一凡对着清水河的河水嚷道,虽然看不见这个女鬼,但是凭直觉,完全可以判断出这个女鬼的大致方向。

  “咯咯,咯咯……”

  依旧是令人牙酸的冷笑声,让人禁不住的毛骨悚然,后背发凉,可是偏偏看不见人,不,应该是鬼,在哪里,这一次的声音有些诡异,因为不再是从后面散发出来的,而是从四面八方出来的。

  “你,是河神老爷吗?”杨大爷哆哆嗦嗦地问道,刚才只知道恐惧,倒是没有考虑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河神!

  不错,如果是河神的话,一切都好解释了,今天本来就是河神娶亲的日子,本来自己的闺女应该是当作祭品然后求的新田村十年的风调雨顺的,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最后没有祭河,也就是相当于这个仪式没有完成,如果这个仪式没有完成的话,那么河神老爷肯定会生气的,如果,河神老爷生气的话,那现在就很好解释了。

  报复!

  不错,就是河神老爷的报复!你说你们抢了人家的老婆,河神不报复才怪!当然,这是杨老爷的推测和想象,而且看起来这个想象很容易成立的。

  “不,她不是河神!而是河鬼!”

  毛一凡大喝一声,不仅推翻了杨大爷的推测,更让众人的心沉到了谷底,他们宁可相信着出现的女声是河神,也不愿意这个女声是河鬼,因为这俩词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实际效果却差的十万八千里,而且自己的结局更是迥然不同。

  神,是正义的象征,鬼,就是邪恶的代名词了,毛一凡的一句河鬼无疑将众人的一丝幻想击碎。

  “一凡大师,不可对河神不敬啊!”杨老头似乎是对毛一凡的这个推翻并不在意一般,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我说了,她不是河神,而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们的清水河是你们新田村的母亲河,是至宝,你们新田村虽然是聚阴之地,极易形成怨气,但是好在清水河处在聚阴口上,东西走向的清水河刚好可以吸阳散阴,从而保证了你们新田村的阴阳平衡,否则的话,你们着几百年来的祭河仪式岂不是聚集了成百上千个鬼?可是你们的村子里面可曾闹过鬼?”毛一凡背对着众人,面朝着清水河,如果受攻击的话,他必然是首当其冲的一位。

  “这个……”

  对于风水学说一窍不通杨老头自然不知道毛一凡说的是什么,但是毛一凡问的很对,从小到大,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碰见鬼这件事。

  “那她怎么会出现呢?”

  匍匐在苏修背上的杨馨儿问了一个技术含量的问题,确实,如果按照毛一凡所言的话,那么新田村应该是没有鬼的,可是现在出现的这种情况显然就是鬼干的,那么,这个鬼是怎么来的?难道是孤魂野鬼四处溜达溜达到这里来了?

  “我也很奇怪,以新田村这样的地形构造,是不可能产生怨灵的,也就不具备形成鬼的条件,而且依据新田村的封闭,也不会有外来鬼的进入,除非......”说到这里,毛一凡也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除非什么?”

  苏修有些战栗地问道,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个鬼除了束缚住自己,好像并没有做什么,而且连那个阴冷的声音也消失了,这短暂的平静分外的可怕,在这样的黑夜里面,这压抑的气氛好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一瞬之间就可以将人给吞噬掉一般,每个人的心都是提着的,紧绷的神经让他们喘气都不敢太大声。

  暴风雨前的宁静才是最可怕的,就好比你没有复习就参加高考,考试的过程中未必难熬,相反是在考试之前的那一段时间,每过一分钟,你心里的煎熬就会加深一份。

  “除非,有聚阴之物。”

  毛一凡神情严峻的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是自己的责任了,要知道,在毛家道堂,因为毛一凡不擅长道法,所以他的心思就放在钻研那些道法书和奇闻逸事上面去了,如果要形容他的话,有一句话很形象,就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当然,意思就是他的理论知识相当的强大,这是他大师兄和二师兄都比不了的,不过了解再多也没用,毕竟用不出道法来。

  正是因为毛一凡的理论知识丰厚,所以他才对新田村的这个地形构造特别的了解,才敢制定这么一个营救杨馨儿的计划,可是,还是算漏了一点。

  “我听你说过我们新田村的地形就是聚阴之地,可是这聚阴之物又是什么?”苏修紧了紧背着杨馨儿的手臂,追问道。

  “比如说......槐树!”

  砰,仿佛脑袋一下子要炸掉一般,毛一凡突然间寒毛倒立,原来,原来竟然是这个,居然是它!

  一丝前所未有的惊恐和后悔从毛一凡的眼角滑落,自己终究是废物,还自作聪明,还以为能独当一面,看来,自己还是太弱了,太弱了......?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