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最后底牌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565
  噗……

  一条血色瀑布从毛一凡的嘴中喷洒而出,淋湿了一片沙地。

  “一凡!”

  苏修惊呼一声,刚想要跑过去的时候,那似曾相识的感觉再次出现了,不错,就是鬼束缚。

  望着毛一凡胸口被冰柱刺穿,身体却如推金砖,倒玉柱一般的倒下,苏修的心像是被针扎的千疮百孔一般,那噬心般的疼痛,让他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一凡法师……”

  杨馨儿和杨老头夫妇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看不懂,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外村人愿意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做这么些事情,甚至是付出生命,他们不懂,真的不懂。

  全场寂静,死一般的寂静,除了杨馨儿轻轻地啜泣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好像女鬼也跟着消失了一般,但是他们都清楚,她,这个始作俑者,还虎视眈眈着。

  “好一个倔强的臭男人。”

  女鬼的声音依旧刺耳难听,但是在情绪中却存在了一抹不一样的神色,难道,她也为毛一凡的这种执着感动了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们,但是,我想,跟一凡一样,要想伤害杨馨儿一家人,请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苏修双目通红的说着,毛一凡的死,已经深深地刺激了他的自尊心,是啊,男人最重要的是尊严,自己的女人都需要别人来保护,那自己还算是个什么男人?

  可能今天自己也会命丧于此,但是苏修并不难过,甚至有些欣慰,能在临死之前,认识这样一个肯为自己两肋插刀的兄弟,苏修这一辈子就值了。

  “咯咯,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女鬼的厉声尚未结束,一股阴风瞬间卷起苏修,直接扇到三米开外,撞在一个大石头上,苏修当场喷血不止。

  “苏修!”

  杨馨儿痛苦的尖叫了一声,可是别说此刻还是虚弱状态的她,就算是全盛状态的杨馨儿也不可能脱离这个鬼束缚啊!

  “我求求你,别打他了,要打,你打我,我杨馨儿本来就是祭河用的牺牲品,最该死的人是我,不是她,求求你,求求你放过他们,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吧!”杨馨儿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朝着前方的空气磕头作揖,虽然不知道这个女鬼是谁,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啊,毛一凡死了,苏修也要死了,你让杨馨儿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自责,怨恨,无助,绝望,这些所有所有的负面情绪,早就战胜了杨馨儿心中的恐惧,鬼有什么可怕?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就是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一步步走向死亡,却不能做出任何改变,那种绝望带来的恐惧,远远比这些恶鬼,猛鬼带来的恐惧更甚。

  “馨儿,别……别傻了。如果……如果今天,我们能有一个……离开这儿,我……我希望是你……。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我……我都来不及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馨儿,如果……真的有来生……的话,我,我愿意再……喜欢你,再为你……死一次。”苏修的声音沙哑至极,每说一句话,嘴里都会溢出一口浓血出来,他那件白色的衣衫,早已经被染成了一片鲜红,直到这一刻,苏修才知道,毛一凡先前承受的伤害有多么的剧烈,自己只是这么轻轻地一下,就已经濒临死亡。

  不过,苏修不后悔,哪怕最后没有保护到自己的女人,可是,苏修毫无遗憾,因为,他把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和尊严,都为了保护这个女人,而牺牲……

  “苏修……”

  杨馨儿哭的梨花带雨,身体本就虚弱的差,几度差点晕厥了过去,可是,她却除了不停地给女鬼求饶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在超自然的事物面前,人类,居然是如此的渺小。

  “来吧,臭女人,你不是……很厉害吗?只要你放过……馨儿,你要……把我怎么样,都可以……”苏修看了一眼毛一凡倒下去的方向,学着毛一凡的口吻,不屑的说着,他突然明白了,刺激这个疯女人,不对,疯鬼,才是让自己死的最解脱的方法。

  只是好不甘心,明明已经救出了馨儿,明明已经……

  “找死!”

  先前出现的那条石鞭再次出现在苏修几个人的面前,而且长度已经变成了三十米,宽度都有一米开外,这样的青色砾石编成的石鞭,一鞭子下去,别说是半死不活的苏修,就是一头健壮的公牛,也会被这一鞭子抽成肉泥吧……

  “我说过,我……还没死,哪……轮到你逞能。”

  就在那三十米的石鞭要抽到苏修的身上去的那一刹那,一个沉闷同样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不是很大,可是就是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制止住了石鞭的下一步攻击,而石鞭距离苏修的身体不足半米,若不是这个声音,苏修早已经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不可能!”

  几乎是女鬼和苏修一同喊出声来,这都打不死毛一凡,他还是人么?

  不错,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被冰柱刺穿的毛一凡,只不过此刻的毛一凡,有些不一样了。

  他的左腿不是断了么?他的手不是废掉了么?

  可是,他为什么能用右手抓住那条石鞭?!

  石鞭的力度,肯定不用去估量,这绝对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但是,毛一凡却凭借着自己残弱的身躯愣是将它给挡了下来,这,不是妖异,是什么?

  “一凡?你没死?”|

  看着一凡那不算帅气的面庞,苏修灿然一笑,却因为情绪上的波动,嘴中的鲜血涌出的更加迅速了。

  毛一凡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地凝视了一下不远处的那棵老槐树,眼中闪现出一抹新奇。

  “小小鬼术,也敢在我面前炫弄。”毛一凡嘴角微微翘起,一丝不屑表露无遗。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道法泱泱,诛邪除妖,破!”

  只见毛一凡双手不停掐弄手诀,嘴中口诀顺溜,一个“破”字,惊呆了众人。

  首先就是苏修一行人感觉到身上一轻,很明显,鬼束缚瞬间解除了,紧接着,那条石鞭就化为万千个砾石,重新回归到它们原先的位置,再然后,众人就看到了十分恶心,不,应该是十分恐怖的事情——三寸绿色指甲的厉鬼!

  说她恶心,那可一点都不假,枯槁的身体自不用说,那头蓬乱的头发若不是充满了绿黑色的气息,整个脑袋就是个杀马特,而且还是鸡窝的那一种,不过,在她身上最诡异的就是她的舌头,居然长长的伸了出来,上面还不停地滑落着绿色的浓稠液体,也不知道是不是叫唾液。

  她的双眼,早已经没了眼珠,取而代之是蠕动的尸虫,嘴巴里面的牙齿清晰可见,可哪里还有少女般的明眸皓齿?那乌黑色的牙垢看得人几欲恶心,更别说她脸上的一块块腐烂的冒着酱黄色的脓汁,那模样,简直是惨不忍睹到惨绝人寰!

  “不!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女鬼惶恐的连连后退,她虽然疯狂,但是她不是傻子,眼前的这个家伙,肯定不是先前的那个被自己揍成翔的毛一凡,一定不是他,以他那废物的水平不可能接下那个石鞭,更不可能破解自己的鬼束缚,更不可能让自己现形,这个人不是他,绝不可能是他!

  “你没资格知道我的名讳,受我毛家之怒吧……”

  谁也不知道的是,在毛一凡的身后不远处,一个拇指大小的透明小玻璃瓶静静地躺在那,瓶塞却已然不见……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