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重生经脉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038
  神识的燃烧,是需要一个时间的,但是在擎天的心甘情愿的燃烧和鬼噬天使叶雨璇的控制下,这个毛家庇佑神经过千辛万苦而修炼成神的神识,已经汇聚成一粒金丹模样,飘飞悬停在鬼噬天使叶雨璇的身前。

  “本王答应你,生脉不成,吾必陪葬!”

  鬼噬天使叶雨璇眼神坚定的说了一句,这是对一尊神灵献身的尊敬,虽然她很讨厌这些自诩正义的家伙,可是总有那么些人,光明磊落,大义凛然。

  与此同时,毛家道堂。

  噗……

  一口心血喷洒而出,毛小方突然跌坐在地,好在毛守正和毛成器就在毛小方的两侧,发现的及时,并没有让毛小方受到太大的撞伤。

  “师父,师父……”

  毛守正和毛成器扶着脸色惨白的毛小方坐会毛家大堂的首位,担忧的呼唤着,师父可是毛家道堂的主事人,现在正值凰岭镇的多事之秋,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我没事,不用……担心。”

  毛小方捂着自己的胸口,呼吸有些困难,不过看着眼前这两个忧心如焚的弟子,毛小方也欣慰了些许。

  毛小方的记忆只是停留在毛家庇佑神擎天出现的那一刹那,然后意识就被封闭了,不过封闭意识的毛小方并没有直接返回真身这儿来,而是继续与擎天同时间的存在于毛一凡的身体之中,也只有这样,才能完成请神的仪式,以及持续神识留存的时间,所以,毛家庇佑神擎天与鬼噬天使叶雨璇的对话和谈判,毛小方自然不知道。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毛小方神识恢复清明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归本身了,而且吐出了一口心血,这样的事情可是前所未闻的,难道,那个敌人连庇佑毛家几百年的庇佑神擎天都打不过?

  这世界上应该没有神打不过的存在吧。

  至于毛一凡的情况怎么样,毛小方完全感知不到,现在的他已经不可能在使用一次本命血源了,这一次的本命血源已经伤及他的根本,修为更是跌落几个层次,也不知道这次的疗养需要多久了。

  黎明总是跟曙光相伴随的,昨天晚上春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晚,于那些忙着春种的农民伯伯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清晨的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枝叶,投射在这片草丛之上,显现出斑驳的树影。

  林中的空气总是新鲜的,尤其是雨后的空气,带着绿草树叶独有的清新气息,偶尔也有不知名的鸟儿在林中悠然散步,时不时地一展歌喉,林间更是充满了生机勃勃的韵味。

  “呃,我这是,到了天堂吗?”

  毛一凡睁开自己惺忪的双眼,却发现附近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这周围的景色有些眼熟,但是并不完全认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

  “呃啊!”

  毛一凡想要用右手撑着自己的身体起来,却发现右手手臂处传来钻心的疼,不由得把目光投射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因为本来就是自己的手臂,但是让毛一凡吃惊的是,自己的手臂居然变得有些晶莹剔透之感,摸起来还滑滑腻腻的,冰冰凉凉的感觉好像是女孩子的肌肤,娇嫩还附有弹性。

  “天呐,上次睡了一觉把自己弄的浑身是伤,这次不会睡了一觉,自己就变性了吧!”

  毛一凡慌忙解开自己的裤腰带,把目光射过去。

  “嘘~还好,这玩意儿还在,我还是个男的,嘿嘿……”

  毛一凡自言自语地说道,边说还边傻笑,看来这个天堂还真不错唉,不过这环境好像在哪见过?

  毛一凡又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蛋,一股火辣辣地疼就传了过来,这让毛一凡一下子蹦跶了起来。

  “我没死!”

  如果能不死的话,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呢,毛一凡也巴不得自己不死,可是昨天那样的场景下,怎么可能不死?

  那个时候,他目送着阿呆离开,就已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然后就没有了然后,因为他完全不记得在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按理说应该是自己被那个僵尸跟先前那些人一样撕得粉碎,甚至血都要被喝干,可是自己现在偏偏在这里。

  这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自己没死也就算了,怎么还变得跟女人一样了?

  这也不是说毛一凡不喜欢现在这柔嫩的皮肤,不过这样看起来确实怪怪的,毕竟自己是个纯爷们。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师父说的真准,嘿嘿,就知道我毛一凡命不该绝,有惊无险的。

  毛一凡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却发现在身边不远处洒落着一些珍珠粒子,还有一些发着金光的银锭。

  “这好像是那个古墓里面的陪葬物啊,怎么在这儿?”

  毛一凡好奇的捡了起来,这玩意儿,随便一家拿出去都值好多钱,四下张望了一下,也没有其他人,不捡白不捡,反正那个畜生一般的僵尸让自己吃了不少苦,给点钱算作是补偿也好。

  数了数捡到的宝贝,一共有七粒珍珠,三锭金子,这也算是一大笔收入了吧。

  就在毛一凡准备把这些放进自己破碎的**口袋的时候,一个装有白色手帕的方便袋掉落了下来,毛一凡的神情骤然一滞,这,不是孙叔给自己的遗物吗?

  看到这个,毛一凡忍不住的一阵悲意涌上心头,昨夜孙叔之死,让毛一凡心里十分难过,可是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谁让那个畜生那么厉害呢?

  不过,先看看孙叔给自己留了什么了吧。

  毛一凡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个包裹的很紧的白色塑料袋,生怕弄坏了里面的东西。

  塑料袋里面有个白色绣着玫瑰花的手绢,手绢里面包着一小块的麦芽糖,手绢上面用血渍写了一些字:小岚,生日快乐!

  在这几个字下面,还有一个圆圈,上面很多点点,像是蜡烛的模样,整个图形,不难辨认出是一个生日蛋糕,看到这里,毛一凡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出来。

  孙叔,我毛一凡,对不起你……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