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龙脉风水之变(上)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053
  “那我们明天就去找王铁生那个王八蛋算账!”

  毛一凡气的有些咬牙切齿的,虽然毛家道堂是毁于自己的手中,可是如果不是那个可恶的王铁生,毛家道堂怎么可能成为这些死尸攻击的目标,而自己又怎么可能释放出弑魔斩毁掉了这个毛家道堂?

  虽然王铁生不是这个邪法师,但是他却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毛一凡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他的。

  “不可,先别打草精神,难道你们毛家道堂的人都是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吗?”

  竹攸给了毛一凡一个白痴的眼神,意思很明显,不知道就别瞎说。

  “难道我能眼睁睁看着毛家道堂被毁,而我却什么都不做了吗?”

  毛一凡双目通红的说到,让他不急,他是怎么也不可能做得到的,毛家道堂可是师父毛小方的心血和自己的家啊,让自己不急,怎么可能做得到?

  “笑话,毛家道堂被谁毁的?你自己学艺不精,无法保住毛家道堂,却把责任推卸给别人,你还算是一个男人吗?你的胸怀,你的气度,还有你的理智,去哪了?”

  竹攸的声音不大,但是带有一种特别的节奏感说出来的,这话听在毛一凡躁动不安的耳朵里面却有着一种如同坚冰碰到滚油一般的消散感觉。

  是啊,自己分明就是在推卸责任,而且还在避重就轻。

  这件事真正的幕后黑手,不是王铁生,而是那个身在暗处,实力不可测的邪法师,而且,毛家道堂也是被毛一凡毁掉的,如果你有着跟竹攸一样的本事,还会惧怕这些死尸吗?还用得着弑魔斩那样强大的破坏性的杀招吗?

  说到底,还是一件毛一凡不肯承认而且一直被人说道的事情。

  那就是,你不行!

  “那我们该怎么办?放着不管吗?让他继续为害我们凰岭镇的牲畜,让他们狼狈为奸的继续作恶?”

  毛一凡颓废的低着脑袋说道,声音中充满了沙哑和无奈,也有些许的黯然和失落,自己确实有些地方考虑不周,自己确实不够成熟稳重,师父毛小方说得对,自己还需要历练,自己还远远没有达到毛家道堂传人的要求。

  “当然不是,你要知道,我们茅山的目标永远不是普通人,所以我们的对象自然不是王老板,而是他身后的那个邪法师,也只有消灭了他,所有的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竹攸的话说的很平静,但是再次给了毛一凡眼前一亮的感觉,果然是来自茅山执法队的人啊,无论是实力还是思维模式和思考角度,完全跟自己不是一个级别和档次的啊。

  直到这一刻,毛一凡才深深地觉得这个竹攸很不简单。

  竹攸的话很不错,毛一凡不是没有想到去找这个幕后黑手算账,可是毛一凡也很清楚,以自己释放出一招弑魔斩就要任人宰割的修为来看,找他无异于送死,可是毛一凡也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去求援了,凰岭镇现在很不太平了,不过毛一凡却没有把竹攸考虑在内,如果有她在的话,说不定这件事就会变得简单和轻松多了呢?

  以她一眼可以冻结那些死尸,一句法令让这些死尸变成齑粉的修为,恐怕这个邪法师在强大,也不可能有她厉害吧。

  “好,那我听你的。”

  毛一凡在心里彻底认可了这个竹攸,说实话,让一个男人这么听一个女人的调遣,毛一凡真心不愿意,可是能怎么办呢?修为高低就是实力的强弱,也自然更有话语权,弱者只能跟随强者,才能勉强生存下去,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竹攸收起眉宇间的严肃神情,淡淡地问道:“你的天诛决修炼到第几层了?会其他的招式吗?”

  一听竹攸问到天诛决,毛一凡的脸色骤然一紧,不过因为他是低着脑袋,虽然心中惊诧,但是还是很好隐藏了自己的神情。

  “天诛决?什么天诛决,我怎么不知道?”

  毛一凡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一副我完全不知情的样子,论演技,别忘了,毛一凡可是连最熟悉自己的师父都瞒得过的哦。

  “怎么可能不知道,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弑魔斩是属于天诛决里的一招吗?”这下轮到竹攸好奇了,难道这小子真的不知道天诛决?这表情可是没有丝毫的参假啊,可是让竹攸相信这下子不知道什么是天诛决但是能使出其中的招式,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信的。

  这不是欲盖弥彰的事情吗?

  “啊?天诛决是你们茅山的吗?难怪这么厉害,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天诛决啊。”毛一凡依旧摇着脑袋说着,在这个世界上,装疯卖傻,谁能出其右?

  要不是因为现在确立了同盟关系,竹攸真恨不得再用魅惑之术**这小子,可是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传出去,说茅山执法队的人员居然对一个修为跟普通人差不多的家伙用魅惑之术,恐怕茅山执法队都会被抹黑吧。

  “天诛决不是我们茅山的,而是你们毛家道堂的,虽然江湖中对其传言神乎其神,但是我看也不咋样。”

  竹攸的心机也是不错的,此刻的她看了一眼庭院前的那棵倒下的老桂花树,虽然心中震惊,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或者说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不屑。

  嘿嘿,跟爷玩激将法?爷懒得理你!

  毛一凡心中暗笑一声,叹道:“是啊,我也觉得我不厉害,否则怎么会沦为这个地步,哪像你,一出手,只需要一眼,一句话,就让他们全军覆没。”

  这小子居然嘲讽我?

  竹攸眼中闪现出一抹不悦之色,严肃道:“我这么跟你说吧,邪法师不同于一般的法师,实际作战能力远远超出他们的修为,我们去找他报仇,绝对危险无比,你现在是毛家道堂的当家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可是如果你太弱的话,我怎么带你去报仇?难道让你拖我后腿?说说看,如果给你足够高的法力强度,你能释放出多大强度的弑魔斩?”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