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满月之夜(中)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067
  见竹攸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不愉快,毛一凡紧忙地说道:“所以,正是因为我无比的怕死,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生命,想更好的活下去,所以,今天晚上,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有事,知道吗?是我们,是我和你,不是我一个人,也不是你一个人!”

  毛一凡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带任何情感,但是因为这家伙的声音本就富有磁性,而且不得不承认这贱贱地家伙长着一张颇为俊俏的脸,这一下倒是让竹攸给看得有些痴呆了。

  “咳咳,你不会是被我感动了吧,千万别迷恋哥哦,哥只是一个传说!”

  毛一凡死猪不怕开水烫地说着,只要这个竹攸不在那么伤心就好了,其他的,似乎毛一凡并不关心。

  “都什么年代了还说这样的话,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竹攸在乱葬岗的边缘找了一块草地坐下,双手环着小腿,把尖尖的小下巴放在膝盖上面,任由那些阴凉的吹起自己的秀发。

  “嗯,很想听,不过你不说我也不会介意的。”

  毛一凡靠在竹攸的身边坐了下来,对于竹攸本就好奇的毛一凡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个听她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机会了,昨天他还有些后悔没有听王老板讲关于这个竹攸的绯闻呢。

  “没什么,可能今晚我们都会留在这里呢,不说与说又有多大意义呢?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的身世,就连我的师父,她也不知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竹攸的眼神有些迷离,这么些日子以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如果当初不是师父拦着,自己肯定就回来报仇了,就算报不了仇,至少,也可以见自己的爹娘最后一面。

  “那你慢慢说吧,我听着……”

  毛一凡静静地坐在竹攸的旁边,他很清楚,现在的竹攸,需要的不是一个温柔的安慰,而是一个静静地聆听者。

  “我们村很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饿肚子,那个时候,一天只能吃一碗用水兑的很稀很稀的米粥,家里除了我,还有一个弟弟,那一年,因为收成不好,家里的食粮不多了,一家人吃饭都成了问题,那个时候家里来了一个云游的道士,说我与她很有缘,问我是否愿意跟她学道,当时我还小,什么都不知道,那个道士边与爹爹交流起来,愿意出钱收我为徒,而且还承诺爹爹和娘亲不会让我饿肚子,当时我是不愿意离开爹爹的,可是家里的情况确实窘迫,村里也有不少人卖孩子,相比于他们,我实在是太幸运了,因为师父答应让我年都可以回家一趟与家人团聚。”

  “也正是这样,我跟着师父去了茅山,爹爹拿着师父给的钱,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撑了下来。”

  说到这里,竹攸顿了顿,接着说道:“师父对我很好很好,不仅给我好吃的,而且还交给我道法,好在我也争气,没给师父丢脸。”

  “在我十七岁,也就是今年,我期待了整整一年,想着终于可以见到爹娘了,可是等我回到村子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子已经沦为一座荒村,不,是地狱!”

  竹攸说到这里,原本平静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而她的娇躯也在不停的战栗着。

  “我没有想到,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最爱的爹爹,娘亲,还有我那弟弟,我的邻居,村长伯伯,还有那些昔日里和蔼可亲的村民们,都变成了行尸走肉的丧尸!那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和村子啊,他们怎么可以变成这样,怎么可以?!”

  竹攸说到这里,身体开始剧烈的起伏,爱的深才恨的切,毛一凡能深深地感受到竹攸身上蔓延而出的那个悲愤气息,不由得紧紧地抱着竹攸不断战栗着的身体。

  竹攸的身体很软很软,但是有点凉,娇躯在怀,毛一凡却没有半点的亵渎之意,他能做的,就是给竹攸一个肩膀,毛一凡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他怀里的那个女孩儿,可是修为地位都比他高了不少的存在啊。

  不过说也奇怪,竹攸并没有介意毛一凡搂着自己,她反而将自己的脑袋靠在毛一凡不算太宽厚的肩膀上,感受一点点还有一个人可以依靠的感觉。

  “你知道吗?爹爹说今年给我找了一户好人家,准备跟我师父说说情,让我回来嫁人的,可是,他再也看不到他女儿出嫁的那一天了,爹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说过,他这辈子没有好好保护我,他一定要找一户好人家,让我的另一半来好好地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可是爹爹他,却终究没有履行对我这个女儿的承诺,你说,我爹爹是不是很坏?小时候他不要我,把我送给了别人,好不容易,他女儿长大了,还没出嫁呢,他又不要我了,你说,是他很坏,还是我不讨人喜欢?”

  竹攸抽泣着问道,仿佛她依靠着的不是一个才认识一天的毛一凡,而是可以托付一生的另一半。

  “不,你心地这么善良,这么可爱,有这么有正义感,怎么会不讨人喜欢呢?”毛一凡柔声的安慰道,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去安慰怀里带着白色面巾的女孩子,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是她最脆弱的时候,恐怕今晚,她真的没有打算活着留下来了。

  “那你说,为什么爹爹不要我?娘亲也走了,弟弟也走了,本来好好的一个家,为什么,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子,你说,为什么?我究竟是找谁惹谁了?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竹攸的小手不断地敲打着毛一凡的胸脯,可能因为带有感情,所以这个竹攸这雪白的小手也带有不小的力道,毛一凡却死死地忍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竹攸的这个问题,最好的选择就是憋着不说话,哪怕憋出内伤。

  他那里知道,外表这么强大的竹攸,居然有这样脆弱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竹攸居然还有着这样的身世,毛一凡也不由自主的被竹攸带进她的这个故事里面去了……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