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满月之夜(下)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029
  “你知道吗,我是亲手将他们毁灭的,你知道吗,我是亲手杀了我爹娘,杀了我弟弟,杀了,我那个村子里的人!”

  竹攸的双手不断地震颤着,昔日的一幕幕倒映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亲手杀死自己深爱着的父母和弟弟的痛苦了,可是身为茅山弟子的她,她能不这么做吗?

  听到这里,毛一凡也忍不住的呆愣了一下,一个村子的人都变成了丧尸,而且被竹攸一个人解决了?

  丧尸不同于死尸,死尸是死了之后被人驱使的,而丧尸则是生人失去灵魂然后再被灌注邪恶思想去感染其他人,也算是一种恶性的瘟疫,因为这是有伤天和,极容易受到天谴的行为,所以就算是邪法师,也很少有人用这样的法术制作混乱和提升修为。

  可是在这个竹攸的村子里,居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来这件事确实很不简单。

  “当时我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到处去找凶手,一口气诛杀了不少邪法师,其中也不枉一些正义的修道士被我诛杀,当时我犯了一个大错,就是用了茅山执法队的身份,也因此,我们茅山受到众人的谴责,也被警方调查,后来在我师父的力保之下,我回到茅山面壁思过,当时我感觉我快要疯了,全村被灭的事情我难以接受,让我更加度日如年的是凶手仍在逍遥法外,当时师父就给我指出了一条明路,能将人变成丧尸的,恐怕就是为了养尸,其阴谋也是巨大的,想要报仇,就必须有足够强的实力去报仇,否则就不要去想报仇这件事。”

  “师父从来没有骗过我,回到茅山的我就开始拼命的修炼,修为进步也很快,这样大概持续了半年的样子,师父见我心态逐渐平稳了,这才放松对我的监管,从那个时候我就天天盼着我村子附近有人来茅山备案,那样我就有足够的资格下山以办案为目的,来查我们村灭门的真正凶手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看到你们凰岭镇毛家道堂的人报案,当时我就迫不及待的申请下来,好在茅山念在我以前对茅山的贡献上,并没有撤销我的执法队队员的身份,让我戴罪立功,我自然欣然答应。”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我发现我们村的灭门惨案跟你们凰岭镇的这件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最有嫌疑的就是这些死尸与养尸之法,你可能不知道养尸之法是怎么炼成的,但是我却很清楚,要想这些死去的尸体能够重新站起来听后差遣,必须要有灵魄,也就是一般人的灵魂,只是这个灵魂必须从生人的身上剥离开来,也就是说,你们道堂所遭遇的那些死尸,其实他们的灵魄很有可能就是来自我那些村子里的人的灵魄。”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拧掉他们的脑袋,他们就失去行动能力的根本原因了,生人的灵魄是寄存在死尸的脑袋里面的,只要脑袋不被损坏,他们是可以再生战斗的。哪怕是分尸,只要灵魄的能力强大,依旧可以分尸战斗的,灵魄能力的强大,那就是看养尸之法持续了多久,而且被新生鲜血浇灌了时间的多久。”

  听到这里,毛一凡一愣,难怪自己拧掉他们的脑袋他们就不动了,真没有想到,这些死尸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学问,看来自己还真的是才疏学浅了,茅山真是厉害,不仅法术高明,而且知识渊博,将来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茅山看看,就算不能学点什么,能瞻仰一下也是极好的。

  茅山那可是茅山弟子信仰一般的存在。

  “除了这个养尸之法让我产生怀疑之外,还有一个就是距离,我们村子的距离,与你们凰岭镇的距离相当之近,而且你们凰岭镇的大福风水很是脆弱,如果发生变化的话,极易容易形成大凶之地,而这样的大凶之地,对他们的邪法师来说,绝对是天赐宝地,所以我想,无论如何,这个邪法师都不会轻易放弃这里,而且,我看见你们原本种植龙脉树的地方换上了枫树,看来这个邪法师不仅懂得邪术,也懂些风水学说,甚至是我们的茅山道法。”

  竹攸的分析让毛一凡心中冷汗连连,真的没有想到一个看似简单的事情,背后居然隐藏着这么大的阴谋。

  难道说,先前凰岭镇的龙脉树被毁就是这个邪法师弄的?

  而且世界上算的话,就是上次自己的师父毛小方寿宴的时候?毛一凡可是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的镇民们可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打砸啊,而且还是疯一般的要破坏龙脉树,最后还是被师父毛小方给亲自毁掉的。

  难道说,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因为今天晚上必然会出现的那个邪法师所为?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恐怕这个邪法师的能力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强大可以概括得了的了。

  毛一凡在心里静静地想着,却没有发现躺在自己怀里的竹攸没有了声音,先前的愤怒和怨愤已经渐渐的平息下来,而且竹攸的呼吸也渐渐地趋于平静。

  “唉,可怜这孩子了……”

  毛一凡紧了紧怀里的竹攸,让她能有一个更好的、更舒服的睡法,这丫头还真不简单,外表那么强大的她,居然还有这样脆弱的一面。

  昨天晚上她一定没有睡好吧,毛一凡心里面想着,虽然听竹攸说话冷冰冰的,但是仔细去感受,竹攸绝对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否则昨天晚上她也不会在毛家道堂守候整整一晚上了,否则,她也不会给自己清血丸以及鸳鸯丸了。

  可能昨天网上毛一凡也没有睡好,俩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缓缓地沉入了梦乡……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的圆,月圆之夜能让人想到的是远方的亲人,但是,对于那些修道士来说,月圆之夜,却是噩梦的开始,对于此时身在乱葬岗之中的毛一凡和竹攸来说,更是如此……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