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爆发的后果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08-24 17:05:40 字数:2106
  三转弑魔斩,顾名思义,就是弑魔斩的第三层境界,不错,就是弑魔斩的第三层境界。

  先前毛一凡所释放过的弑魔斩都是基础弑魔斩,都是一层,也就是适合他这个临字诀修为的法士能施展出来的弑魔斩,三转弑魔斩的威力,就相当于他修为在“斗”字诀,也就是法尊修为的弑魔斩。

  当初一转弑魔斩灭杀青面獠牙僵尸,一转灭杀毛家道堂那么多腐尸的威力还记得吧,三转弑魔斩,就算那个土棺新娘再强,恐怕在这样的强横的攻击下,也会化为飞灰吧。

  不过,毛一凡的目标并不是她,而是土棺新娘旁边的噬天邪皇,至于为什么不对准噬天邪皇放弑魔斩的理由很简单,如果对他放,在没有气机锁定的情况下,噬天邪皇很容易躲过这一招,不过对着肢体僵硬、面无表情的土棺新娘放那就不一样的效果了。

  经过前面一段时间的观察,毛一凡发现这个土棺新娘跟那个青面獠牙僵尸的很大不同,仿佛她的一切行动和意识都与噬天邪皇有关系,而且看这俩人那么恩爱的表现,俩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这样的话,毛一凡佯攻噬天邪皇,真正的攻击目标是土棺新娘就够了,再者,就算噬天邪皇和土棺新娘都闪躲开来的话,别忘了,在他的身后,可是有着毛一凡和竹攸必须要达到的目的——毁尸行动啊!

  也就是说,毛一凡这一招三转弑魔斩,无论能否成功将噬天邪皇给击杀,最差劲的结果就是达到自己的目的,尽可能的毁灭那些腐尸,以这个弑魔斩的光波强度来看,不能全灭,至少剩下的三分之二全部都可以消灭掉了。

  恐怖的光波速度极快,就在毛一凡挥动右臂的刹那,三转弑魔斩的恐怖威能已经爆发出来,噬天邪皇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个只有临字诀修为的法士居然能爆发出这么恐怖的伤害。

  不过他能做的,就是不出毛一凡所料的,紧紧地抱着土棺新娘,然后尽可能的防御,患难见真情,哪怕噬天邪皇身边的新娘已经化作一句死尸,可是他却依旧愿意用生命为之护佑,这一点,让毛一凡都大为震惊。

  不过,三转弑魔斩的威力可不是因为你们俩恩爱的感人就会减少的,依旧以他那无匹的爆发奔袭而来,刹那间从噬天邪皇的身体上划过,就连他站的那个土山包也瞬间下降了两米有余!

  更别说他身后的那些腐尸大军在毛一凡的这一记三转弑魔斩中汽化了三分之二以上了。

  不过毛一凡并没有多开心,甚至连一点放松的神情都没有,因为他清楚的看见就在自己的那招三转弑魔斩经过噬天邪皇和那个土棺新娘的时候,噬天邪皇的身上突然闪现出一抹诡异而又妖艳的红色,虽然毛一凡不知道这红色的光芒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想要杀死这个噬天邪皇,恐怕一记三转弑魔斩真的做不到。

  “好,你很好,多少年了,这还是本皇第一次受伤,今天不让你感受本皇的活人炼尸之苦,本皇就不叫噬天邪皇!“

  阴冷的声音兀然的响起,带着无尽的怨愤和怒火,在夜空里阴仄仄地响起。

  虽然那个小山包被毛一凡的一记三转弑魔斩给削矮了三米,可是噬天邪皇居然还带着完好无损的土棺新娘出现在那上面,只是让毛一凡都感觉到惊恐的是,这个噬天邪皇的身体。

  不过,就是他的身体,因为没有完全抵抗住三转弑魔斩的攻击,噬天邪皇的整个左边身子,从肩膀到腰部完全消失,隐约可以看见那不断跳动的心脏,这一击,真悬啊!

  差一点就要了这个在邪法师界都臭名昭著,而且实力深不可测的邪法师的命,这说出去,毛一凡也够骄傲的了。

  不过,这还不是毛一凡这一记三转弑魔斩的全部攻击效果,让毛一凡意外的是,自己的这一记三转弑魔斩不仅将这个噬天邪皇打伤,而且配合着竹攸,将乱葬岗剩下的那些腐尸给消灭的一干二净,可以说,这一次他们的目标已经完成了。

  不过让毛一凡没有想到的是,噬天邪皇所站立的那个小山包里面,居然埋藏着二十二个与土棺新娘同样的棺材!

  想必这就是噬天邪皇的二十二个死尸侍卫吧,只是被毛一凡的那一击三转弑魔斩给削掉了大约八个棺材,不用说,毛一凡已经彻底激怒了这个噬天邪皇,等待他的,自然是噬天邪皇的疯狂报复。

  不过毛一凡也看洒脱了,反正与竹攸约定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且到目前为止,这个噬天邪皇还是没有发现场上竹攸的存在,如果竹攸想走的话,几乎没有什么难度,只是毛一凡以一个人的牺牲换来这么大的成果,这次行动也算是成功了。

  可是,竹攸她会走吗?

  其实噬天邪皇也是郁闷死的,如果当初自己不是被这个小子给蒙骗了,也不会给这个小子释放出这么强力一击的机会,更不会让自己受这么重的伤。如果不是自己非要找个什么见证人,就在毛一凡第一次释放出弑魔斩的时候就让这小子瞬间化为飞灰的话,噬天邪皇也不会损失这么大,不仅这么重要的死尸部队没了,自己的死尸侍卫也因此折损了一半,更别说自己因此失去了左手了,这种怒火,噬天邪皇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毛一凡的。

  “炼尸?哈哈,你以为老子会怕么?来吧,有种你干死老子!”

  毛一凡嚣张的叫着,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嗓子突然变得无比的沙哑,不,不能说是沙哑,而是一种沧桑,毛一凡也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了一跳,怎么会有这么苍老的声音?

  毛一凡摸了摸自己的脸,却发现脸上的皮肤无比的干燥粗糙,而且额头上长满了皱纹,再看看自己的双手,毛一凡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骨瘦如柴,仿若七、八十岁的老头一般。

  我今年才十七岁啊,不是七十岁啊!毛一凡心中颇是无奈,看着自己手里刚才抓下的一缕枯燥无生机的白发,毛一凡心里已经隐约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

  须臾芳华尽,一夜变白头……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