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尸聚毛家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6-03-02 18:29:29 字数:2433
  整个镇子的诡异气氛令毛一凡和黄雨希感到十分震惊。

  毛一凡努力循着记忆的残片寻找毛家道堂的所在地,那么大的一座标志性建筑,广场中央一个巨大的浮雕太极图,一年四季高高飘扬的道堂旗帜,整个镇子绝对再也找不到第二个。

  当毛一凡仰头看见鄍山的山巅时,一些记忆渐渐从脑海中的空白处浮现出来,他不由得心下一喜。毛家道堂正位于鄍山南麓,地处极阳之地,聚天地日月之灵气,纳山川云霓之气象,正气浩然,巍峨屹立。

  “看,那座山!”毛一凡指着鄍山惊喜地对黄雨希道,“毛家道堂就在那座山下,我记得。”

  “嗯,那我们赶紧过去,镇子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道堂现在怎么样了。”黄雨希望着那座山微微蹙眉。

  二人便向着鄍山南麓进发。

  可是,当他们抵达山麓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们顿时感到如遭五雷轰顶。

  毛家道堂的院落,包括广场中央的浮雕太极图,以及四季飘扬的旗帜,早已成为一片废墟,断井颓垣,朽梁碎石,残败的台阶……瓦砾间荒草丛生,长势魏然,蓬蓬勃勃,野兽出没其间,一点怕人的迹象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道堂里的人呢?”毛一凡把眼睛揉了又揉,眼前的一切依旧如故,完全没有任何改变,没错,这就是昔日的毛家道堂——那个他长大的地方!

  “看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黄雨希四下搜寻着,想看看能否寻获一些蛛丝马迹。但把整座废墟查看了个遍,仍然一无所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毛一凡突然感到头痛,过去在道堂生活的记忆如同海浪一样一浪一浪地拍打过来,他有些站不稳了。

  “会不会是搬走了?”黄雨希问。

  “搬走?”毛一凡细细思量了一番,“不,不可能。鄍山是本地阳气最盛的地方,没有哪里比这儿更适合建道堂了。况且,毛家道堂在这里存在了几百年,自建立开始,从来都没有搬迁过,就因为无论从哪些方面看,这里的条件都是最适合的。绝对不可能搬迁,而且,就算要搬迁,有必要毁掉原来所有的东西吗?你看看这里,简直跟战场一样!”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黄雨希一惊。

  “难道什么?”毛一凡猛地转过头来。

  “难道是被灭门!”

  “什么!”毛一凡仿佛被雷劈中了一样,突然浑身僵硬。

  “你想想看,自从我们进了镇子,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不对劲,镇子上那些像木偶一样毫无生气的人,还有这毁掉的毛家道堂,不仅仅这里,我们所经过的所有地方,几乎都没有生命气息。”

  “不,这绝不可能!毛家道堂存在于凰岭镇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谁有这个能耐叫它灭门?况且,如果真的是灭门,那这里应该有很多尸骨才对,就算有人帮忙埋葬,这附近也该有很多坟茔。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有死过人的迹象。所以,道堂的人应该都还没有死。”毛一凡脑袋里一团乱麻,他想努力捋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他毫无头绪,道堂里的人都去哪儿了呢?眼前这一切,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把毛一凡层层包裹起来。

  “如果没有灭门,如果那些人都还活着,那既然道堂已毁,说明他们很可能是被人抓走了。”黄雨希若有所思地说。

  “抓走?谁会抓他们?”毛一凡惊讶地转过头看着黄雨希。

  黄雨希轻轻摇摇头。

  “我隐隐感觉到,毛家道堂被毁和整个镇子的诡异好像存在某种联系,但具体是什么,我说不清楚。看来,这件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慢慢调查。”

  “可是,怎么调查?我们连一个目击者都找不到,唉……”毛一凡重重地叹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一块断裂的汉白玉石头上。

  由于赶回来已经是傍晚,再加上在毛家道堂逗留的时间过长,他们已经来不及赶回镇子找客栈休息了,只好在野地里升了一堆火,将就着等到天亮再说。

  这夜正好月半,月亮大而圆,月色如洗,清辉熠熠。

  “我怎么感觉阴气沉沉的?”黄雨希扫视了一下四周,白天还只是觉得人们怪异,但到了晚上,似乎这里的空气也变得很诡异,冷而沉闷,透着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因为今晚是月圆之夜,阴气最重的时候。”毛一凡用一根木棍挑了挑火堆,又放了几根木柴上去。

  “可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你没感觉到?”黄雨希满脸狐疑地看着毛一凡。

  毛一凡皱皱眉头,挠挠脑袋,“可能是我失去修为之后,变迟钝了许多,对周围的气氛没那么敏感了。”

  黄雨希不说话,看着火堆发呆,火光在他们脸上跳动着。

  两个人正昏昏欲睡,突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睁眼一看,一大群黑压压的人顺着他们前面不远的山路往镇子西边去。

  “怎么这么多人!”毛一凡大惊。

  “还不止呢!你看那边,还有那边,那边……”黄雨希用手指着。

  他们这才发现,原来,不止这里,四面八方的人都在朝着一个方向移动着,不紧不慢,井然有序。

  “他们这么多人,这是去哪儿?”毛一凡已经像绕了满脑子的蜘蛛网,疑惑重重。

  “咱们跟过去看看。”黄雨希道。

  “嗯。”

  于是,二人便悄悄顺着人群移动的方向,跟着人群一同前进。而这些人,正穿过整个镇子,往村子最西头的螟山聚集。

  毛一凡大惊失色,“不好!”

  “怎么了?”黄雨希见状,开口问到。

  “凰岭镇的地理有些特别,东边的鄍山是极阳之地,但西边的螟山却是极阴之地,山分阴阳,东属火,西属水,相生而相克。这么多人,一起往螟山去,必定是有大事要发生了!”毛一凡紧皱双眉,眼睛里流露出沉沉的担忧。

  当他们随着人群到达螟山脚下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处巨大的院落,所有人都正朝着那处院子而去。二人挤进人群,借人群做掩护,随着那些移动的人流一同往院子里去。

  到门口时,毛一凡一抬头,猛然被那张匾吓了一大跳——毛家道堂!

  那匾非常诡异,不仅字是血红色的,还仿佛是在一滴一滴正滴着血,整个院子弥漫着一股逼人的寒气。

  毛一凡双脚随着人群的流动迈进了门槛,这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前面的人已经站成了黑压压的一大片。广场正中央搭着一个祭坛,祭坛上摆着一个香案火烛,灵旗灵幡随风而动,一个人正对着香案舞剑做法。

  “我好像认识他……”毛一凡疑惑地盯着祭坛,凑到黄雨希耳边小声地说。

  “你认识他?”黄雨希转过脸来,有些吃惊地看着毛一凡。

  “就是感觉很熟悉,但具体他是谁我想不起来了,应该是认识的。”

  “这个人和其他人看起来不同,而且,这地方给人的感觉很邪门……”

  黄雨希稍稍偏着脑袋看着祭坛,微微蹙眉。

  突然,黄雨希浑身猛地一震,惊道:“不好!我们身体的阳气正在流失!”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