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八梨之木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6-03-05 18:29:29 字数:3564
  "师父呢?对,师父呢!"

  正在毛一凡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中年人,那个全身上下充满正气的毛小方,而他,正是毛家道堂的堂主,凰岭镇真正的主事人,其实自己同意黄雨希来这里,也正是想来见见自己的师父,可是这一路上的一切,仿佛都变了样子。

  "殇情法帝?"

  黄雨希只知道这家伙的师父可是茅山五岳中信岳的绝尘道长,可是这个绝尘道长怎么可能不在茅山呆着,跑到这儿来了?

  "不,我是说我原本的师父,毛小方,他是这一块的修道士,守护着这个凰岭镇,他也是毛家道堂的堂主,只是这次我们并没有看见他。"

  毛一凡凝视着眼前这萧索诡异的场景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记忆有些模糊,不过这个龙脉树他却似乎记得一些模糊的片段,好像是已经被毁掉了的,怎么还会出现,而且变的如此诡异。

  毛一凡自然不知道毛小方从茅山大会回来前在茅山又要了一颗龙脉树,只是没有想到,刚回来的他,就遭到了不测。

  "原来如此,看来你还是记得一些,不过眼前的情况很不妙唉,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

  黄雨希感受着外界传来的邪魔之气,皱着眉头问道,毕竟这是毛一凡曾经呆过的地方,而且,这些阴邪的玩意儿跟茅山道法最为相生相克,让黄雨希出手,这倒是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这里的阴气太重,不适合我们久待,而也正是这里的阴气破坏了凰岭镇的风水,导致凰岭镇发生异变,所以我们必须要把这儿的龙脉风水逆转过来,也只有这样,才能缓和凰岭镇风水生变,阴阳失调的现象。"

  毛一凡思索了片刻说道,他之所以没有说逆转龙脉风水就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原因,就是这个幕后黑手并没有找到,能施展这么大的阴邪法术来控制整个凰岭镇,这个人显然很不简单,就算说是出自十大邪法师之手,毛一凡也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幕后黑手不除去,一个龙脉,解决不了问题。

  "嗯,那这儿的龙脉风水怎么样才可以逆转?"

  黄雨希对这些事情并不太了解,所以在毛一凡介绍的时候,还是扮演了一个多听多问,少说废话的角色。

  "让我看看。"

  毛一凡额头上的冷汗开始不断的往外冒,他很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深处在龙脉树边缘,却因为囚困之术的存在,不能接近,而且附近的阴气越来月旺盛,囚困之术越来越牢固,这倒是让毛一凡有些举足无措。

  "但凡阵法,必然有其阵脚,这囚困之术显然不是以消耗法力来维持其存在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这个龙脉树的周围,一定有什么灵石之类的玩意儿来维持这个囚困之术的阵法能量消耗。"

  黄雨希在一旁兀自的说道,她对于玄门法术的东西了解的并不多,但是对于这个阵法还是有一定的研究的,俗话说触类旁通,玄门阵法,和仙灵阵法,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相同之处吧。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快找找,这附近应该有一些有灵力的东西!"

  毛一凡眼中泛光的看了一眼黄雨希那精致的侧脸,这丫头,又漂亮,又聪明。

  虽然毛一凡很惊喜,可是黄雨希却摇了摇头:"我刚才就试着释放自身的灵力去感应周围的环境,但是遗憾的是,并没有发现什么。这里的气息,让我很不舒服,灵气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影响,感应不出来。"

  "嗯?"

  毛一凡微微一愣,不过随即释然了,一脸自信的说道:"看我的。"

  "你?"

  看着毛一凡朝着自己释放的结界外面走去,黄雨希的脸色大变,结界是她释放出来的,外面的压力有多大他很清楚,别说现在的毛一凡还不是一个正常人,就算是一个壮实的大胖子,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走出去,那也绝对是被邪气入体,轻则丧失心智,跟凰岭镇的那些人一样,重则,化为枯骨。

  "没事!不用担心我,山人自有妙计。"

  毛一凡回过头来给了黄雨希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然后就来到了结界的边缘地带。

  "阿呆,看你的了。"

  毛一凡右手捂住胸口,一个深蓝色的如同水滴一样的东西出现在毛一凡的右手手中,悬浮于他的手心之上。

  鬼泪之蓝,免疫一切阴邪附带的侵蚀气息,就这样,在黄雨希震惊的瞪大她那好看的小眼睛的状况下,毛一凡走出了黄雨希的结界。

  不过毛一凡也并非是完好无损的走出黄雨希的结界,毕竟现在的毛一凡没有一丁点的法力可供自己使用,仅凭自己的精神力是不可能毫发无损的在鬼泪之蓝营造的那个天蓝色的防护罩里面久待。

  好在毛一凡出去的时间并不长,只是脸色煞白的回到了黄雨希的身边。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黄雨希见毛一凡走回结界,慌忙朝着他的体内注入一股温和的能量,替他驱除邪气,这也让毛一凡煞白的小脸回复了些许血色。

  "好强的阵法,如果不是有它的话,恐怕我还真的发现不了,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竟然出现了八梨之木控魂索引**,施法之人,怕是很不简单了。"

  毛一凡的脸色无比的沉重,从踏入凰岭镇的那一刻起,自己跟黄雨希就已经陷入了这个只能进不能出的阵法之中了。

  "八梨之木控魂索引?"

  黄雨希脸色微微一变,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个阵法是什么,但是看着毛一凡那铁青的脸色和这霸道的名字,想必就不简单了。

  "嗯,所谓的八梨之木控魂索引**,其实就是玄门到法界明令禁止的顶级吸食灵魂的禁术。"

  毛一凡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个禁术准确来说,应该算是两个法术,但是能同时出现的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这个施法者修为不亚于法帝。"

  "哦?"

  黄雨希略微一愣,一个法帝修为的修道士对她来说并不可怕,不过一个法帝修为的邪法师,那后果可是相当可怕的,毕竟邪法师玩的可不是什么玄门正统的招式,各种恶心死人,阴邪之极的法术都是他们惯用的伎俩,正是因为不熟悉这一类的邪法师,所以正邪对决中,除非修为碾压对方,否则一般败下阵来的都是正统法师。

  "八梨之木控魂索引**,分为两部分,分别是八梨之木**,和控魂索引**,而八梨之木**作为一个吸纳灵魂与天地灵气的阵法装置,一般都是设在灵气比较充盈的地方,无论是阴气最盛还是阳气最盛,都可以给施法者提供强大的灵魂之力。"

  "而控魂索引**,则是一个接受的阵法,从八梨之木阵法上收集的灵魂之力,可以通过控魂索引**加以转化提炼,最后供施法者吸食,而这个法阵的位置一般就在施法者的身边。"

  "值得一提的是,八梨之木阵法还有一个特殊到**的特性,就是这个阵法会形成一个强大的绝对领域,一旦有人进入到这个领域,除非破掉这个八梨之木阵法,否则不可能走得出去,直至灵魂完全被八梨之木吸食干净。"

  毛一凡按照自己记忆中的东西说道,至于他怎么知道这个阵法的原因,那是在茅山信岳的那段时间,从藏书阁里面学到的。

  "这么说,我们已经处在这个阵法里面了?"

  黄雨希的小脸变了变色,先前俩人只是抱着过来看一看的态度,后来发现这儿的风水生变,准备能逆转就逆转一下,不能逆转就下次再来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两人必须得破阵才能出去,如果只是黄雨希一个人的话,她倒是不用担心什么,可是现在有毛一凡,那就不一样了,而且现在的毛一凡,除了脑子里多了一些东西之外,也不能给自己提供多少帮助。

  "嗯,当务之急,我们先要破除这个囚困之术,解决龙脉树的问题,然后在想办法突破这个八梨之木的束缚。"

  毛一凡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先前还是青天白日,可是现在的毛一凡俩人周围的天气可以用乌云遮天蔽日来形容也不为过。

  阴气太盛,居然改变了天象,这是大凶之地啊。

  "这囚困之术没有那么容易破掉,我们应该从长计议,先解决这个八梨之木,脱困了再说。"

  黄雨希有些着急的说道,囚困之术种类繁多,而且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另外一个困局之中,黄雨希的想法是线解决了这个八梨之木,拖一步再说。

  "不行,八梨之木的破除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必须要找到阵眼加以破除才能从根本上破掉这个阵法,否则我们只会做无用功,而这个八梨之木阵法的阵眼就跟它的存在意义有关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八梨之木阵法的阵眼,就在这个囚困之术之中的龙脉树那儿!"

  毛一凡沉着脸说道,生死之间,容不得他开半点玩笑,正是因为自己没有法力,所以毛一凡更希望自己在智力上多帮上一些忙。

  "好吧,这样一来也好,解决了龙脉树的问题,也解决了八梨之木的问题。"

  黄雨希无奈的耸了耸香肩,一脸无奈的看着毛一凡。

  而毛一凡却眼神深邃地看着那颗枯萎了的龙脉树,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这个人究竟是谁,能够如此歹毒的用出这样的阵法!"

  毛一凡没有说的是,这八梨之木阵法是用八个人的躯干骨合着梨木做成的木桩子,插在八个不同的方位,由死去的恶灵作为守护,永世不得超生。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