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求求你,好吗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11-06 14:30:35 字数:3095
  当紫萱和易凡俩人离开禁地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是月明星稀了,看样子已经是深夜了。

  “唔,真没有想到这个碧溪泉的水居然是跟禁地想通的,小师弟,你是怎么知道的?”

  紫萱师姐喘着粗气,拧了一把自己身上的水珠问道。

  “山洞之中是不可能有水潭的,因为没有水源,是不可能久存的,那么就一定有一处活水与之相通,刚才我在禁地取剑的时候,也感受到了。”

  易凡不敢与这个身材火辣而且又湿身的紫萱师姐对视,一不小心自己身体就容易发生反应,别忘了,身处在茅山这种深山老林的女孩儿,好像都是不穿**的……

  “这你都知道?小师弟,你发现你很聪明的呐。”

  紫萱师姐忍不住地拍了拍易凡的肩膀说道。

  “这个……”

  被紫萱师姐这么一赞赏,易凡的脸色也忍不住地红了起来,不过眼前月色不是很好,紫萱师姐倒是没有看见。

  “紫萱师姐,这次我们禁地之行要不要如实的告诉师尊?”

  易凡扯开话题闻到这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虽说这个师尊跟自己素未谋面,但是好歹人家救治了自己,还收自己为徒,就这么把后山禁地的宝贝给拿走了,多多少少,有点对不住他老人家。

  “不要,要是说了,我们可就都完蛋了,你别忘了我先前给你说的茅山门规,这是其中最严厉的几条之一,你放心,师父他老人家也不是经常去这个后山禁地的,一般好像是三个月一次,前不久师父还去过这个禁地的,三个月之后,可能我们就已经去往灵异大学了,那个时候,就算师父知道了,也不一定能把我们怎么着,嘿嘿。”

  紫萱嘴角翘起一个很美的弧度笑着。

  “灵异大学?这是什么?”

  易凡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呃,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是这是历届茅山大会的规矩,每一届茅山大会的前十名,都会保送进这个灵异大学,至于这个灵异大学是干什么的,我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听师父说这里能学到更加高深的法术,见识到更加厉害的人……”

  紫萱一脸憧憬地说道。

  “你说茅山大会的前十名才能去这个灵异大学,难道你这么自信我们能拿到这次大赛的前十名吗?”

  易凡泼了这个浮想联翩的丫头一盆冷水。

  “小师弟,你对自己能不能有点信心啊,我告诉你,你已经跟我一样,是我们信岳的代表弟子了,这种丧气话,不要让我在听到了,否则你师姐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紫萱气呼呼地看着易凡说道,眼神中也充满了不满。

  “信岳的代表弟子?这是什么?”

  易凡突然发现自己有好多东西都不知道,或者说都蒙在鼓里,自己就是在荒尸村里面倒下了,醒来了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回到了茅山信岳,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这个素未谋面的信岳岳主的弟子,而且,什么时候自己还成为了信岳的代表选手了?

  还有什么是我易凡不知道的吗?

  “这个代表弟子,就是你参加这次茅山大会的身份,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你个人,更代表着我们信岳的实力,你也知道,茅山共有五岳,分别为:仁岳、义岳、礼岳、智岳和信岳,这一届的茅山大会,茅山五岳不仅代表着茅山与华夏各个修道门派斗法,也是内部自我实力展示和自我实力重新排位的比赛。”

  紫萱师姐顿了顿说道:“每一个种子选手,就是代表着茅山一岳的实力,除了种子选手,和其他门派的选手之外,可以说,代表选手就是茅山各个峰岳的实力,而作为各个峰岳的代表选手,可以直接进入百强决赛,也就是说,在茅山大会没有百强之前,茅山各个峰岳的代表弟子都不需要参赛的,可以直接进入百强。”

  “靠,代表选手居然有这么好的待遇?那岂不是这一百强的一大半人都是茅山的吗?这对其他门派的选手不公平!”

  易凡不禁语气急促地问道,他知道跟他一起来的蜀山伟哥和嵩山林枫,如果说前一百强绝大部分的席位被这些不用参赛就直接是百强选手的茅山占据的话,那他们很有可能就没有那个席位进入百强啊。

  好霸道的条款!

  易凡这边吃惊,紫萱那边却给了他一个白眼的说到:“笨蛋,你觉得茅山这样做,其他门派不会说么?那样茅山大会还有什么意思?”

  紫萱师姐的话让易凡一愣,难道还有什么后文?

  “虽然我恨茅山掌门,但是我并不恨茅山,而茅山身为华夏第一玄门门派,自然有他的骄傲和自豪,这个百强名额里面,茅山代表弟子可以占据五分之一的席位,这是茅山跟众多门派商议之后的结果,茅山的强大,必然有其强大所带来的利益,就算一场斗法盛会,也一样如此。”

  “五分之一的席位。”

  易凡一阵冷汗,一百强的五分之一的席位,那不就是二十个人吗?易凡想着自己以闲散修道士,当初在茅山外院遇到的一系列待遇和决斗,不仅有些愤怒,这个茅山,还真是恃强凌弱了。

  同是驱魔修道人,何必如此来算计?

  不过紫萱师姐说的也对,茅山毕竟强大,强大也就必然有其强大的利益链条,而这个百强五分之一的席位,只是一个很小的缩影罢了。

  “嗯,本来玄门道法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只有实力,才让你有更多的话语权,茅山五岳之中,我们信岳是修行氛围最和谐的一个,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我们信岳是茅山修为最弱的一角,这一次我们的茅山信岳代表弟子,就只有两个名额,师父给了一个我,另一个给了你。”

  说到这里,紫萱师姐还眼含深意地看着易凡这个小师弟,信岳的希望,就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了,师父对她那么好,紫萱是无论如何都要拿到那个前往灵异大学的资格,因为,那不仅是荣耀的称号,更是实力的证明。

  她要用自己的实力回到师父多年来的悉心栽培,她要用自己的实力,给茅山信岳的下一届茅山大会争取更多的名额。

  感觉到紫萱师姐眼中灼灼的热量,易凡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他参加茅山大会,更大部分的理由就是遵循了前辈的意思,努力修炼自己,提升自己的修为,他倒是看得开,既然是修炼,就不必为了名次而争得头破血流,这也是为什么那一次跟土行孙的后人土行慕明决斗失败后,易凡从容的离开茅山的原因了。

  “小师弟,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易凡低着脑袋半天没有说话,紫萱率先打破宁静地说道。

  “嗯?”

  易凡没有抬头的应道,对于这个紫萱师姐的所求之事,易凡已经有些知道了。

  “我希望你能认真参赛,我说的认真参赛,是指你不要隐藏自身的实力,就当我们茅山信岳,就当我紫萱,求求你,好吗……”

  虽然易凡猜到了紫萱要说的话,可是当紫萱用这么无助的一个语气对着易凡说这话的时候,易凡的心中还是掀起了不少的波澜。

  “为什么?”

  易凡想不到紫萱对自己说这话的理由,虽然同为代表弟子,但是紫萱完全没必要对自己说这些。

  “为什么?”

  紫萱懊丧地重复了一下易凡的话,缓缓地说道:“小师弟,你不懂,我们茅山五岳虽然在外面看起来是铁板一块,是一个门派,但是,我们内部,却并不和谐,或者说,纷争不断……”

  “嗯?”

  听紫萱这么一说,易凡一惊,难道这华夏修道士视之为图腾一般的茅山,内部还有问题?

  如果茅山有问题,那绝对不是小问题,作为华夏正道领袖的茅山,可是在这千百年没有动摇过根基,哪怕好几次妖魔兴风作浪,也未能让茅山倾覆,倒是如果内部问题严重的话,那么他们茅山瓦解,也就不远了。

  茅山的事,不仅是玄门道法界的头等大事,更是华夏牵动所有正邪之人的神经。

  “茅山仁岳是茅山的主峰,也是最强大的茅山峰岳,因为强大,所以仁岳在很多的地方都表现出跋扈的性格,虽然其他四岳看不惯,但是毕竟仁岳是主峰,茅山掌门更是仁岳主峰的岳主,表面上看,各个峰岳的岳主都在遵循着仁岳的意思办事,但是私底下的都知道,不过都是在阳奉阴违而已。”

  “准确来说,茅山五岳有三个势力派别,主峰仁岳与综合实力倒数第二的义岳走的较近,而综合实力第三的智岳和第四的礼岳关系非同一般,而我们信岳则秉承着祖上教训,不拉党结派,保持中立之态,而在主峰仁岳和智岳的两派之争中,因为实力问题,我们信岳最没有话语权,而且因为长期以来我们信岳都不投靠任何阵营,从而被两派共同排挤。如果在山下碰到,你如果说是信岳的弟子,搞不好就会被茅山任意一个峰岳弟子揍一顿,而我们信岳的弟子,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面吞,因为高层的博弈,我们信岳一直处于弱势一方。”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