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土行慕明的故事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11-26 15:09:13 字数:3320
  "等等!"

  就在易凡准备手起刀落的时候,土行慕明突然叫道,让易凡的右手手掌与他的脖颈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如果易凡不顾这家伙的喝止的话,就是这一下,就可以结束这家伙的生命了。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易凡冷冷地问道,其实,易凡并没有打算真的杀了这小子,刚才的那一掌看似凶猛,其实只是有着打昏他的力道,如果易凡代表个人的话,一定可以将这个小子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但是他不是代表个人,代表的是茅山,是身为正道领袖的茅山,如果就这样的杀了土行慕明,只能证明自己的强大,但是如果打晕而不杀他,却能让茅山获得比杀了他更好的效果,叫做口碑,叫做胸怀。

  这一点,不是简简单单的杀了人就可以做得到的。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打败我,为什么?"

  本来应该说的声嘶力竭的一句话,从土行慕明的嘴里发出的声音却异常的低沉,沙哑,仿佛一瞬间,这家伙就苍老了一般。

  可能这是绝大部分人哀莫大于心死的第一反应吧,毕竟自傲了那么久,却在今天,在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面前,输的一塌糊涂,输的一败涂地,这让他,和他的骄傲和自负,无地自容。

  "你是说我怎么知道你的血继限界的缺陷和躲避你意念锁定么?"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小矮子倒在地上,易凡心中没有了先前那么强大的杀意和怨气,也对,不就是一个比赛么,何必如此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嗯,我想知道为什么。"

  土行慕明的语气从易凡活着出现的那一秒,就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份趾高气扬,也没有那幅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的,只是一个失败者的颓废。

  "你还记得在上次的信岳外院你跟我的那场决斗么?"

  易凡回想起当时的经历,就有些懊悔,如果自己真的小心谨慎一点的话,就不会败给这个家伙了,也不用被这个家伙当众羞辱了,可是如果真的没有败给这个家伙的话,自己就没有了那些下山的经历啊,自然也不会在遇到薛文意大师兄,和师尊,以及这个可爱调皮又有点脱线的紫萱师姐了。

  "嗯,我记得,你当时输给了我,难道这是你有意为之的?"

  今天的决斗可以说他是竭尽全力的,至于易凡这个家伙有没有竭尽全力,他是不得而知的,但是自己真的是所有的看家宝贝都拿了出来,但是,尽管这样,自己还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他肯定不相信就着短短的十几天的时间这家伙的实力就突然暴增这么多,既然不是这样,那么先前的情况一定还有隐情,而这个隐情很有可能就是易凡这个家伙在故意隐瞒自己的实力了。

  可是,一旦失败就会被淘汰,还需要隐藏实力吗?

  而且当时的场面也没有那么简单,看易凡的样子,也绝不像是装出来,更不可能是做戏,毕竟没有人愿意拿这么重要的机会来演戏吧,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

  不过再次看见这家伙出现的土行慕明当时就知道了,这可能就是一场有预谋的赛事吧。

  "不,不是有意为之的,是当时真的败给你了,虽然是我的一时大意,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我当时确实输给你了,但我败的不是技不如人,而是自己的心境。"

  易凡解释道:"你的意念之力和土控之力确实很强,说是我见过最强的人也不为过,但是你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太过自信,当然,你的自信是有所凭借和资本的,不得不说,你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有着无与伦比的先天优势,但是你的自负断送了这些。"

  "嗯?"

  土行慕明那浑浊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易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易凡要这么说,难道自己真的输给自己的自负了么?

  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如果土行慕明真的像大多数人看到的那样自负的话,恐怕这家伙早就输了。

  做人跟战斗风格有着一定的关系,但是并不是绝对的,土行慕明虽然为人自负,但是他在战斗中并没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这也是土行慕明非常不理解的地方,究竟是哪里错了,还是说这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虎?

  "不得不说你的战斗技巧相当的好,以你最强的土控之力来掩盖你同样不俗的意念之力,这就是我上次输给你最重要的原因,当然,这跟我的大意有着直接的关系,否则,你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将我打败。"

  易凡顿了顿接着说道:"关于你的血继限界,这只是我偶然发现的一些小问题,至他是否真的应验,在今天,我也得到了应证,你的血继限界,确实是个被动防御法术类的无消耗的技能。"

  如果不是当时在后山禁地易发想方设法的突破那层金色光幕的禁制,恐怕今天就要出大丑了,这家伙的土系防御性的血继限界,绝对会让自己陷入被动尴尬的的境地。

  "至于你的意念之力。"

  说到这里,易凡顿了顿,然后说道:"这就是你输掉的根本原因,你已经习惯了意念去锁定对手,然后施加打击,不错,你的这种战斗风格很彪悍也很有效果,在信岳外院的决斗上,我也确实输给了你的这个意念之力,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的意念之力能成为你的利刃,同样也可以成为你的软肋,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一开始较量的时候,你的那把弓箭就可以射死我,但是你却太相信你的意念了,结果才竹篮打水,如果你稍微有点教训的话,就不会被我刚才的故技重施给迷惑到了。"

  "故技重施?"

  土行慕明的脸色有些惨白,确实,第一次自己的地母天弓居然射错了人,而最后的尘刺地狱再次的欺骗了自己,这一切都怪自己太相信自己的意念之力了,真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用自己的最长处来对付自己,这小子,很不简单啊。

  "至于你想知道的为什么我可以躲掉你的意念之力的锁定,这个就属于我自己的秘密了,无可奉告,不过你应该知道,你自己意念之力的缺陷,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躲掉吧,你的这一旦锁定,一击必杀的战术,得改改了。"

  易凡淡淡地说道,至于自己为什么可以躲掉这家伙的意念锁定,原因很简单,身外化身加上血之契约就可以做到了,然后真身在隐藏气息,这一点对于一般人来说,自然很难想到喝做到,而且,这个血之契约,也不是所有人都会的,易凡所不知道的是,这个血之契约,是已经失传很久很久的神奇法术。

  血之契约,天使之域内必修技能,逃生必备。

  这些,易凡自然不会对外说出去,别说一个土行慕明,就算是自己的师尊绝尘道长在这儿,也绝不会告诉他。

  人,总要有点神秘感,不是么?

  "你,你不可能这么聪明,不可能打败我,我,不能输,不能输!"

  土行慕明目眦欲裂地说道,可是此刻的他也只能色厉内荏的叫着,他已经无力再反抗了。

  "何必如此执着呢?名声对你真的那么重要么?"

  易凡有些愣然的反问道,土行慕明,慕明,慕名,这名字,多念叨几遍,仿佛能看出来这家伙对名声确实有种特别的狂热,虽然现在无数人都想着成名,但是如果渠道不对,就算成名了,又能怎么样?

  "珍贵如命,我不能输,因为我有着绝对不能输的理由,我必须要赢,我必须要让那个男人看到我的存在,看到我的荣耀,我要让他亲自到我母亲的坟头忏悔,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土行慕明几乎是吼出声的,他知道,当易凡毫发无伤的从自己的意念沙暴和尘刺地狱中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意味着自己的失败,可是他不相信,他不甘心,更不能服气啊!

  自己坚持了那么久,更有着么多强横的实力护身,如果不是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易凡,可以说土行慕明就是茅山信岳分赛区的冠军也不为过,更有可能杀进茅山大会总决赛的前十,但是,当易凡出现在他身后的那一刻,似乎这样的梦,瞬间就破碎了。

  可是能怪谁呢?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你这是?"

  感觉到土行慕明言语中的悲愤,易凡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家伙应该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尤其他说的那个他,和他的母亲。

  "你知道吗?看似强大的我,一直在用着慕明的身份,尽管我有着强大的土控之力,和土行门门人的外表,我也依旧不是土行门的门人。"

  "我母亲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早年是给土行门门主一家打杂的,那一天他喝醉了酒,碰巧看见我母亲在给他收拾房间,那个畜生竟然兽性大发地将我母亲给**了,事发之后,他害怕东窗事发,还将我的母亲赶走了,他哪里知道,十八年前的那个被他赶出家门的丫鬟会生出一位他们土行门千百年来不曾有过的血继限界的婴儿?"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