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来自智岳的威胁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12-14 08:14:26 字数:3155
  “对不起,你们现在不能进去。”

  选手休息区,仁岳内院弟子拦着两个神情紧张的人,不让其入内。

  “我就进去找一个人说一句话就走,不会耽误你们什么的,麻烦你通融一下。”

  穿着灰布衣服的中年人朝着守卫说着好话,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来自毛家道堂的毛小方和马家家主的马苏灵,刚才易凡的那一场战斗,他们也是看在眼里啊,虽然不相信那个实力逆天的家伙是毛一凡,但是他的外表确实跟毛一凡一模一样啊,无论如何,毛小方都想去看看,问个清楚。

  “不好意思,为了比赛公平公正,比赛期间是严禁外人与选手进行沟通的,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如果你们有事情的话,可以等今天的大赛结束之后说,多谢配合。”

  说话的内院弟子,眉目清秀,看似比较和蔼,但是说话是不留情面的,一点通融的可能性都没有。

  “我说你是不是仁岳的弟子啊,你知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他是谁吗?”

  马苏灵在一旁不爽地质问道,虽然这是茅山大会的规矩,但是规矩不外乎人情,如果知道他们两个人的身份的话,想必这个家伙也不会这么作死的拦着吧。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茅山大会的规矩,就算是岳主来了,我也一样这样说,对不起,这是我的工作,请多多包涵!”

  眉目清秀的内院弟子目不斜视地说道。

  “哎,你这人……”

  马苏灵一看这家伙油水不进的样子,忍不住地想要发飙。

  “算了,马师妹,反正也不急于一时,我们在等等看吧。”

  毛小方伸手拦住了想要上前理论的马苏灵,摇了摇头,率先离开了,不过他的内心还是波涛汹涌的。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屠龙斩啊,是《天诛诀》的屠龙斩啊,是他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啊,普天之下,除了毛家传人,毛小方再也想不到有其他人会《天诛诀》,可是,就算毛一凡有了任督二脉,哪怕给他一个火箭,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面达到人家三、四十年才能达到的修为啊。

  那个人究竟是不是毛一凡?现在是毛小方最想知道,却又最怕知道的事情,犹豫再三,毛小方还是决定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等这场决赛结束之后再去询问一下看看。

  主席台上,因为绝尘道长的离席,本来五个蛮和谐的位子突然变得有些不协调起来,而这主席台上剩下的四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那个文淑道长。

  夏宇落是她的关门弟子,这一次的茅山大会,本来智岳的代表名额就不多,这才刚开始两场,一个被修为低于自己一段的器法师给打败,这已经够丢人了,可是她比较看好的具有龙脉之力的夏宇落这个弟子,居然被一个修为低于他两段不止的家伙直接给秒杀了,还是三擒三放的那种,这让一向爱好情面的她,脸色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处在他们对立面的沈弘仁和三修法帝也没有来取笑什么的,毕竟夏家二少爷身陨怎么说都跟茅山有些关系,恐怕茅山在解释夏宇落的问题上要多费点口舌。

  茅山智岳的代表弟子一共四名,除了徐云音和夏宇落之外,就剩下徐云音的妹妹徐翠儿,以及她最终的底牌和杀手锏的竹攸了,可是,这开局都不好,你让文淑道长怎么能安心,要是这一次智岳在茅山大会上来个一轮游,那就掉大了。

  “我有事,先离开一下。”

  智岳岳主文淑道长也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其他人说,撂下一句话之后,就离开了主席台,径直地朝着茅山各峰岳代表弟子休息区走去。

  “哎,决赛期间不允许……”

  三修法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旁边的天仁法帝给打断了:“算了,如果她在不去敲响下警钟,怕是智岳无缘百强了……”

  “哼,有点意思……”

  与三修法帝和天仁法帝所不同的是,敬天法帝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狡黠的神色从他的眼底溜走。

  “你好,这里是代表选手休息区,比赛期间严禁入内!”

  虽然眼前这个中年女人打扮的很漂亮,但是这个眉目清秀的内院弟子还是按照规矩的提醒道。

  “我也不行么?”

  这个中年妇女的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这几个字几乎是从她的牙齿缝里面咬出来的。

  “这个……不行,不好意思,有事的话,请等今日的大赛结束后再说吧。”

  感觉到这个漂亮女人不同寻常的气息,这个内院弟子隐隐有些心怯,但是想着先前老大的嘱咐,只能咬着牙说道,他也在心底里好奇,为什么今天这么多人来找代表弟子?就算是粉丝也要看场合好不好,这里是茅山代表选手休息区,不是旅游景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你知道我是谁么?”

  漂亮女人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个头比自己略高一点,剪着寸头的家伙,不怒反笑的问道。

  女人的话,让这个寸头的内院弟子一阵无语,今天是刮哪阵风,来的人怎么都喜欢这么说话。不过他还是照例地说道:“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茅山大会得规矩,就算是岳主来了,我也……”

  可怜的家伙,话还没说完,嘴角就溢出大量的鲜血,想要说话,可是喉咙仿佛被人用绳索紧紧地勒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知道死的前一秒,他还瞪大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女人,想要发出敌袭的信号,却怎么也动不了手,哪怕一根手指头。

  “就算岳主来了,你也要干什么?在茅山,我就是规矩!”

  寸头的内院弟子,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为什么先前还好好地,换了个人,同样的话却不能再说一遍呢?

  “师父?”

  内院休息区的徐翠儿一见文淑道长走了过来,赶忙地小跑过去,一脸愁容地抱怨道:“师父,你是来看我哥哥的吧,你快去看看他吧,他伤的不轻,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呢,那些治疗系的法师都没有办法救醒他,我就这一个哥哥,我不能失去他啊,我……”

  “够了!”

  代表弟子休息区的人虽然不多,但还是有三、四位包括易凡和紫萱在啊,这来的中年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智岳的岳主文淑道长,而她的这一声够了莫名其妙的带有震慑之力,不仅吓了徐翠儿一跳,就连闭目养神的易凡和紫萱都被惊吓了一下。

  “你哥还死不了,真正死掉的却是比你哥还要重要的人!”

  文淑道长的一句话,让徐翠儿的脸色骤然一滞,那哀怨的神情立马凝固在那里,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师尊发这么大脾气,而且会这样训斥自己,自己可是……

  “师父……”

  徐翠儿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文淑道长那阴沉的脸色,也不敢再做声,只能小声的呢喃了一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徐翠儿被这个师父这样教训,这对要强的她来说,实在是有点难以接受,一丝异样的神情也从她的眼底悄然溜走。

  “小师弟,她怎么过来了?”

  望着文淑道长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正抱着易凡的脑袋给他轻轻按摩的紫萱小声地嘀咕道。

  这并不是紫萱第一次见茅山智岳的岳主文淑道长,但是以前这个文淑道长给人的形象都是和蔼贤淑,而且通情达理的,看着她此刻要吃人的神色,紫萱也有点小小的胆怯的。

  “没事,应该是找我的。”

  易凡淡然地说道,当他知道夏宇落身死的时候,就想到这一天了,只是没有想到发生的这么快。

  夏宇落那小子敢有恃无恐的不怕自己击杀他,恐怕就是凭借自己的家族势力和他师尊的庇佑吧,虽然易凡真的没有打算杀他,但是他却因自己而死,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易凡就做好了一些准备。

  “要不要避一避?”

  紫萱尽量低声地问道,虽然她知道这么近的距离,更别说她还是一个法帝修为的强者,这话,她自然是听得见的,但是紫萱这话的意思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的紫萱师姐是跟你在一条战线上的。

  “不用,该来的始终会来的,再说,她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易凡的声音可没有控制大小,这话可是原原本本地听在文淑道长的耳中。

  女人记恨起人来,那是相当恐怖的。

  “你知道你先前的对手是谁么?”

  文淑道长强压住心中想要一巴掌拍死这个见到自己都不行礼的混蛋,冷冷地问道。

  “知道,茅山智岳文淑道长座下的关门弟子、夏家夏宇落。”

  易凡依旧没有睁开眼睛,或者说懒得睁开眼睛。

  “知道?知道你还敢对他下如此狠手?”

  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从文淑道长的身上释放出来,速度之快,让一旁的紫萱反应不及,当时就瘫软倒地,而这个木棚之内所有的桌椅瞬间化为残肢,距离文淑道长三米开外的徐翠儿也同样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

  笑话,法帝级别的至尊强者,玄门道法界最顶端的存在,那气势,是人能承受得起的吗?

  但是,在众人惊骇地不敢抬头的时候,整个休息区,只有一个人傲然站立,目光平视这个中年女人。

  “你的气场,还不够强!”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