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决赛新形势

作者:红尘道人 发布时间:2015-12-23 18:29:29 字数:3054
  

  不知道为什么,回到宿舍里的易凡总有着莫名的不安感,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可是仔细去想却又想不清楚是个什么,隐隐感觉跟今天晚上的那个人有关,可是他那么高的修为,能有个什么事?

  暗忖了一句自己杞人忧天之后,易凡去水房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就盘膝坐下,开始整理今晚的所得了,好在林枫和吴镇伟来人睡得沉,并没有发现易凡这出去了一趟。

  与此同时,一片小树林里。

  “师父,小师弟的事情您看?”

  说话的是一袭白衣的女子,洁白的月光洒在她俊俏的脸上,有着别样的魅惑。

  “哼,闻淑平常蛮横无理也就罢了,今天居然也敢动我的人,你放心,大赛期间,她应该不会有所作为的,也是时候得请那些老祖宗出来说说话了。”

  应声的是一个老者,虽然鹤发童颜,但是声音并不那么沧桑,反而沉淀着一种稳重和大气,不过这份稳重和大气,在此时却隐隐有些杀机。

  “师父,您的意思是……”

  白衣女子试探性地问道,心中约莫也有了答案,俊秀的脸上也忍不住地流露出几分惊骇之色和喜色。

  “这件事你先别管,就当做没有发生一般,你今天跟他的表现很好,不过胜不骄,要再接再厉,越往后走,这条路,越难,信岳的未来,就在你跟你小师弟的身上了。”

  鹤发童颜的老者语气有些低沉,甚至有些沧桑,这一句话里面的希冀,是无比浓厚的。

  “师父放心,紫萱和小师弟一定会为信岳的未来拼尽全力,绝不辜负师父的栽培和期望。”

  说这话的时候,白衣少女眼中溢出无与伦比的决绝,她是师父一手带大的,更是师父呵护照顾的小宝贝,现在这个小宝贝长大了,是时候给疼自己的师父报恩了。

  “那就好,去吧,后面还有比赛。”

  鹤发童颜的老者说了一声,就背对着白衣少女,不在言语了,而他的眼中也凝出一抹沉重。

  “嗯,师父请多保重!”

  白衣少女说了一声,就转身飞走,仿佛不曾出现在这个小树林里面一般。

  “哼,文淑,老夫忍你很久了!”

  ……

  “哇喔,易凡,要不要这么勤快,今天就要打比赛了,还这么紧张的修炼,就不怕比赛的时候没有力竭而溃啊!”

  吴镇伟刚伸着懒腰走出宿舍门的时候,就看见易凡站在门口吐故纳新,行拳走身,不由自主的调侃道。

  “总比你就知道睡觉好多了吧。”

  林枫紧随其后的帮易凡开解到,这俩活宝,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吵得起来。

  “收拾下吧,今天的比赛应该没有昨天那么简单。”

  易凡并不参与俩人的斗嘴之中,这倒是让吴镇伟和林枫少了许多的乐趣,不过易凡说的也对,经过昨天的激烈的淘汰赛,无论是吴镇伟还是林枫,都是九死一生般的获得了最后的胜利,这还是茅山大会总决赛的第一场,就如此辛苦了,那么后面的比赛,更不用说了。

  经过昨天的数据统计和战损情况,茅山大会临时增加了许多规矩,比如说故意伤残对手判定为负,杀死对手,直接淘汰,还有就是不得在比赛过程中进行召唤类的法术,这个召唤类的法术主要是指邪灵之类的,毕竟茅山大会是正道的修道士进行比武切磋的场合,你召唤出一群厉鬼妖兽出来有什么用?

  当然,这最后一点的规定只是对于那些极少数罕见的召唤类的修道士而言的,绝大部分的修道士都不太会这一类法术的,不过会这一类法术的修道士,都是相当的**的,这还是茅山大会第一次出现闲散修道士会这样的法术,话说会这样法术的法师确实不怎么受人待见。

  经过昨天那一场激烈的战斗,剩下的人参加茅山大会的就只剩下一百五十人左右了,按照茅山大会的规矩,无论是茅山的代表弟子,还是其他门派的代表自己,以及一些闲散的修道士,都将在这一轮进行无差别的战斗,这一场战斗,是茅山百强的战斗,也是功成名就的一场战斗,无论是你来自哪个门派,无论是是否代表个人,只要能在接下来的一场战斗中获胜,那么就是可以功成名就的说你是茅山前百强选手。

  茅山前百强,不仅仅是一个排名,更是一种荣耀,但凡参加茅山大会的前百强选手,都会被记录在茅山大会的花名册上面,而且还会有一部分人选取为茅山执法队的成员,从而享受茅山最优厚的培养资源。

  随着茅山大会渐渐地进入白热化,仁岳广场的观众也是呈几何倍的增加,而且私下赌盘也是开了不少,各类花样的都有,比如说今天决赛,信岳能否再接再厉的闯入下一关,还是就此止步百强;还有比较搞笑的赌注就是信岳的两匹黑马,尤其是易凡能否再次秒杀对手,如此等等,参与的人还不少,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昨日一战,林枫和吴镇伟再次双双出线,虽然战斗的并不轻松,但是好在俩人都险险过关。

  “死林子,今天的比赛,能胜则胜,不能胜,就不要勉强了,毕竟你是嵩山的独子,也有这么高的修为,别有了个三长两短的,让你爹妈哭死苦活的,知道不!”

  看着观众席后面人山人海的样子,吴镇伟朝着林枫说道,虽然平常俩人插科打诨的惯了,但是到了危急时刻还是挺关心彼此的。

  “切,你忘记我学的是什么了?倒是你,脾气冲,性子也冲,别到时候上场了,人家一激你,你就脸红脖子粗的跟人家干,要量力而为,打不过就认怂,男人嘛,能屈能伸才算是男人。”

  林枫的声音也不大,看似嘲讽的样子,语气中也带有分明的关切。

  “啧啧,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们跟上战场似的!”

  与林枫和吴镇伟俩人的肃穆相比较,一旁的紫萱倒是看得蛮开的,不就是一场比赛么,怎么这么紧张呢。

  “唉,紫萱师姐你有所不知,这比赛越往后面越难,昨日一战,我就已经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且,旧伤并未痊愈,今日一战,怕是我的极限了。”

  吴镇伟随着易凡的叫法说道,脸上也不由得闪现出一抹无奈之色,可能,自己这一趟的茅山之旅就到此为止了吧,不过也值了,能打到茅山大会的总决赛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老头对自己的期待了,回去不仅可以交差,还可以引以为豪呢,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参加茅山大会,自己还年轻,就算再参加一次也绝对没问题,那个时候,自己的修为跟现在比较绝对是天壤之别吧。

  “嗯,伟哥说的不错,茅山大会果然名不虚传,这里有着不少天才能人,我见到的就有不少,先前在茅山信岳的土行慕明也是,我想我们还是太年轻,而且,我们嵩山弟子本来就不算战斗力,也不擅长战斗,我能撑到这里,也绝对是赚够本了,今天的比赛,我也没打算能赢下去了。”

  林枫的话听起来比吴镇伟更加消极,听得一旁的易凡只皱眉头,还没开打,这俩人就认怂了?那上场还打个什么呢?直接认输不就得了?

  “还是不是兄弟?”

  就在俩人灰心丧气,而一旁的紫萱又无可奈何的时候,易凡突然开口说道、

  “易凡?”

  吴镇伟和林枫同时看向这个经过跟土行慕明一战之后变得沉默寡言的话题终结者,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如果是兄弟,就别给兄弟我丢这人,我丢不起!”

  说完这句话,易凡就把脑袋偏向一边,不在理睬吴镇伟和林枫。

  “小师弟,你……”

  紫萱看着易凡,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么绝情的话,不像是易凡这个小师弟能说出口的啊,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易凡不是存心找茬跟两个人吵架么?

  不过让紫萱意外的是,林枫和吴镇伟的脸蛋都因为易凡的这一句话而变得有些通红,更是地下脑袋不敢抬头。

  “死林子,你是嵩山的代表对不对,无论怎么样,都该尽力,不是么?”

  吴镇伟瞅了一眼林枫,小声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鼓励。

  “别说我,你不也是蜀山的主力么?你这么废物,将来还怎么成为蜀山的掌门,不是么?”

  林枫同样看了一眼吴镇伟,俩人相视一笑。

  “哈哈,这就对嘛,我们当然是兄弟了!”

  吴镇伟和林枫俩人将易凡拉了过来三个人搭着肩膀,一副好哥们的模样。

  “那我呢,那我呢?”

  就在易凡微笑的下一刻,一旁的紫萱就忍不住地插嘴说道,真没有想到,本来以为小师弟的一句话会让这两个人跟他吵架的,但是没有想到俩人非但没有因此吵架,反而看起来斗志高昂呢。

  “你啊,肯定也算咯!”

  吴镇伟一把拉过紫萱,四个人围成一个圈,然后林枫第一个放手下去,吴镇伟第二个,紫萱第三个,易凡最后一个。

  “必胜!”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