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双喜临门

作者:雨轩 发布时间:2015-12-25 11:18:46 字数:5141
  
  从这个人的动作和身形来看,哪里像是一个曾经受过重伤的人。赵勤和云蓉不得不怀疑,这个人既然可以一直装睡又一直装聋作哑,那么他身上所受的伤虽然不能伪装,但是他可以假装自己恢复得很慢,但实际上却是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如此看来,要让赵勤他们不怀疑这个木头都不行,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处处都透着值得让人怀疑的地方!现在,更是证明了他们的所有怀疑!
  要不是现在身处这种凶险的情况之下,只怕赵勤又要抓住机会来讽刺上神医几句了!为什么神医对这个木头一样的人的病情总是估计错误!
  侍卫们拼死拦着,绝对不让这些人能够闯入皇宫,而那个木头自然也在其中。只不过这个木头的武功绝对不是这些随随便便的武林人士还有这些缺乏实战经验的侍卫们可以阻挡的。眼看着木头已经进去了,赵勤他们要是还不快跟上的话,就要再一次失去他的踪迹!
  赵勤他们也已经来到了皇宫的入口处,好在,这些侍卫们不认识其他所有人,但基本上都是认识赵勤和云蓉的,甚至还有人能认出来神医。相比起新上任不久的皇上赵凛和皇后青青,已经升级成为太上皇的赵勤和皇太后的云蓉在这些侍卫心目中的威望来得更大。
  看到赵勤和云蓉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些侍卫们差点没有跪下来高呼万岁。
  赵勤只说了一句话:“誓死保卫皇宫!”
  “是!”大批的侍卫们二话都不用说,只需要他们的这一个字就充分表明了他们的所有衷心,而且更加大大增加了他们的势气!同样,那些武林人士或许一开始还不认识赵勤和云蓉是谁,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太愚蠢也都能猜出个大概来了。侍卫们势气大增的时候,他们也相对的有些动摇了。
  战场上,任何的一点变化都足以造成截然相反的后果,不得不说,赵勤和云蓉回来的刚刚好!
  赵勤和云蓉也顾不上他们,继续追击那个木头而去。奇怪的是,那个木头好像也对这个皇宫相当的熟悉,看他所走的路线,竟然是直奔皇上和皇后的寝宫所去。他们一边紧追不舍,一边心中更加在怀疑:这个人,果然是有备而来。那么,他受伤到底是真是假?是使的苦肉计故意来到他们的身边以最清楚他们的行踪,甚至借由自己受伤的身体而减慢他们返回皇宫的速度来让他计划顺利完成吗?
  如果是真的,这个人对自己都可以如此狠毒,城府如此深沉,与之同行的这十几天的路途之中,他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无时无刻不是一个假装的他。那么,真实的他,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
  一想到这里,赵勤和云蓉甚至都绝对有些不寒而栗了!那么,他们更加不能让这样一个人伤害到他们的孩子!
  前面,灯火通明,宫殿的大门敞开着。
  那个“木头”已经冲了进去,紧随其后的赵勤和云蓉就听到这个人忽然大喊了一声:“大哥!”
  这里是皇宫,哪里又会有什么他的大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赵勤和云蓉之前对他的任何最恶毒的猜想都有可能是就是真相!
  赵勤和云蓉也冲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到手挽着手跌坐在一起的赵凛和青青,他们都受了伤,嘴角都还流着血。他们的前面,还站着一名男子,手中正拿着一把长剑。而刚刚冲进来的那个木头的手中,也正拿着一把长剑。
  但是,让赵勤和云蓉还有之后跟进来的神医和吴桐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手中拿着长剑,不是对准了地上的赵凛和青青,而是瞄向了这名陌生的男子。根据这个人刚才的那一声喊,难道这个男子不是他的大哥吗?他们不是兄弟吗?不是一起来犯下这大逆不道的罪行的吗?
  那名陌生男子原本指着赵凛和青青的剑,现在也转而指向了“木头”,不俗的容貌,细细看来确实和木头有几分相似的地方。但是,除了一双眼睛,他的眼睛满是阴狠,让人看了就不寒而栗。而他说出口的第一句话,更是让人直接寒了心:“你运气不错,还没死。”
  木头的握剑的手已经明显颤抖了起来,但是,他还是固执地握着这把剑,不肯有丝毫的松懈。他说:“大哥,算了吧!”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那名男子阴狠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不是木头亲口承认,谁又能相信他们是兄弟。不过显然这个人根本没有把他这个弟弟放在眼里。而且就冲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估计之前木头的满身伤就是被他造成的吧!
  “大哥,事已至此,你斗不过他们的!”
  “哼!”那名男子冷笑一声,立即挥剑相向,对准了他的兄弟。
  木头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但是他的实力比起他的这个哥哥来,着实差太远了。才不过几招,他手中的长剑便被打落在地。而他的哥哥明摆着就是趁人之危,知道他身上最严重的伤势在哪里,就专门攻击他的这三处伤口。虽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毕竟还是有一些差别。
  赵勤和云蓉他们原本还以为这个木头是多么狠毒,见识到了他的大哥,才知道真正的狠毒之人原来是他。之前的种种,看来都是他们一厢情愿地误会木头了!
  眼见着木头没有了武器,而这个大哥手中的长剑还毫不手软地朝他刺过来,赵勤和云蓉当然不可能就是站在一旁光看着,马上就出手相助。两个人缠上了这个人。
  趁着这个功夫,神医和吴桐就去察看还坐在地上好不容易都爬不起来的赵凛和青青还有木头三个人。
  真正对上手了,赵勤和云蓉才知道,他们绝对遇上了这辈子最强大的对手。两个人打一个人,竟然都没有什么胜算。而外面,又是一片水深火热的情况。其实双方心里都在担心,这样打下去,到底谁胜谁负。
  而这样危急的时刻,为什么专门负责保护皇上和皇后的血色和残阳却偏偏不在这里!
  说曹操曹操到,血色的声音在外面高喊着:“皇上,救兵来了!”
  声音传来,又等了一下,血色这才冲了进来,一看到眼前的情况,马上就也加入了战斗。
  赵勤还记着他刚才的话,一边问道:“你说谁来了?”
  “云动云将军!他带着大批人马赶过来了!”血色回答。
  云动,云蓉唯一的亲哥哥。每当云蓉身处危难的时刻,总有她的这个哥哥出手相处。一次一次又一次,如果没有这个哥哥,只怕云蓉还有她的孩子早就已经丧生了。想不到这一次,又是她的这个哥哥出手相助了。云动早已不是将军,但是凭借他的丰功伟绩,还是有很多忠实于他的人马,只要他登高一呼,就有无数人响应。而他为了自己这个唯一的妹妹,什么都愿意为她做!
  这便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兄妹之情,却让眼前的这两个兄弟情何以堪!
  赵勤一边打着,心里已经稍微松了一口气,嘴上更是不无得意地说道:“你听到了,云动带着大批人马赶来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束手就擒,我可以饶你一命!”
  “哼!”那个人又是冷笑一声,下手却更加狠辣快捷了。他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杀掉眼前的这几个人,招招都是奔着人的要害而去,不要人命不罢休!
  此时此刻,就在这寝宫的外面,喊打喊杀声几乎是震天响。而里面的人更是不敢有丝毫松懈,只要有稍微一点的松懈,就是要命的瞬间!
  云蓉瞄准了时机,趁着这个人被赵勤和血色同时给缠上,无暇旁顾的时候,手中的剑狠狠刺了过去,正是他身上的要害之处。眼看着这一剑就要定乾坤,但是这个人似乎也是豁出去了,竟然不顾自己会受重伤,立即就就将自己手中的剑也朝云蓉刺去!
  云蓉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手,眼看着就是两败俱伤,而赵勤和血色眼睁睁看着这个变故,都顾不上自己,都一心想着要救云蓉。离她最近的血色甚至连挥剑都来不及,直接整个人就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扑了过去!
  赶在这剑刺伤云蓉之前,血色扑到了云蓉的身上。几乎是同时,云蓉手中的剑将这个人刺成了重伤,而赵勤还不敢懈怠,更是又狠狠补上了一剑。
  而这个人手中的剑却也正好刺入了血色的身体。血色猛地吐出一大口血,扑在云蓉身上的身体慢慢滑到下去。
  “不要!”寝宫里猛地响起了两个喊着这同样的两个字的声音。一个是木头,一个是云蓉!
  宫殿外面,云动带过来的大批人马顷刻间就颠覆了整个战况,将那些武林三六九等的人士聚集而成的乌合之众全部压制了下来。
  宫殿里面,那个最强大的敌人在三个人的合力阻击下,终于功败垂成一命呜呼。但是,血色也身受了重伤。
  这个时候,什么都顾不上了,神医赶紧过来给血色治伤,云蓉更是紧紧握住他的手,不敢放松丝毫。
  但是,就算是神医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他曾说过,死人救不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只要有他神医在,就一定能将这个人救活,但是,血色是个例外,他身上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那个人将剑刺出来的力道之大,还有上面灌注的内力,不仅将血色的整个身体刺穿,甚至还将他身体里面的内脏给震碎了。
  正因为如此,血色不停地大口吐血,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当神医无力地摇了摇头的时候,血色却是微微笑了一笑,最后看了云蓉一眼,缓缓闭上了眼睛……
  叛乱出现得很突然,但不是没有原因的,活了下来的木头告诉所有人,他的大哥一直都在筹划着颠覆整个大楚国的计划,算来已经有快二十年的时间了。他们的父亲曾经在朝为官,但是只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罪了赵勤,竟然就被赵勤下令要将他们满门抄斩。要不是早有安排得以侥幸逃脱,只怕早就已经死在了赵勤手上。
  他们保住了性命,也没有忘记要为父亲报仇。眼看着他们筹谋已久,而赵勤在自己正当壮年的时候忽然卸下了皇位,新皇继位,正是时局动荡,政局最为不稳定的时候。这个时候出击,无疑对于他们而言是有最大胜算的时候。
  只是,大哥坚定不移地要报仇,而他这个弟弟却不愿意这样制造战乱。兄弟二人观念不合,二弟忽然就离家出走了。
  路上,那么巧,就让这个木头遇到了出外游玩的赵勤和云蓉。他认识他们,他们当然不可能认识他。一路上,他都小心翼翼跟在这两个人的后面,凭借自己不错的本事和谨慎的行事,还真没让他们发现。
  而他还看到了那个小偷偷窃赵勤和云蓉身上钱包的全过程,不过那个时候他就去抓住那个小偷的话,无疑就把自己曝光了。他只好退而求其次,等小偷得手离开以后再去找这个小偷的麻烦。
  他会如此大费周章地将小偷丢下赵勤和云蓉投宿的客栈的门口,其实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引起他们两个人的注意。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行踪并不是那么秘密,还有人能发现他们的存在,并且还能跟上他们。而这个人既可以在小偷的事件上帮助他们一把,同样可以在别的事情上害他们一把。
  只是,他费劲了心思,赵勤和云蓉却没有想这么多。他们自持自己的功夫不错,遇到一般二般的人都能安然度过,更是没有把这种小贼放在眼里,第一次虽然不幸中了招,那也正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了这第一次之后,就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这个“木头”本来还想继续跟下去,却让他的大哥发现了他在背后搞的这些事情。他彻底把自己的大哥给惹恼了,这个大哥一不做二不休,对着自己的弟弟做出了这么狠毒的事情,将他打成了重伤,却又不会要了他的命,但是至少可以让他不在威胁到自己的机会。
  木头更是不甘心自己就这样一命呜呼,就算是掉入了河水中,也要努力爬上岸。或许是他命不该绝,也是他运气实在太好,这一次,轮到他被赵勤和云蓉所救了。
  其实在山路上遇到老虎的时候,那么大的动静,他只是昏死过去,又不是真的死了。他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有半清醒半昏迷的时候,只是他自己一直都装作昏迷。但是他们几个人为了救自己而跟老虎做搏斗,他没有看到整个过程,但心中都已经非常明白。
  之后,他得到了神医的救治,心中更是存有感激。只是一边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边是自己的亲哥哥,他心中拿不定主意,只好第二天一大早醒过来之后就假装自己消失了。没想到自己都已经花费这么大的精神躲到屋顶上去了,却还是让他们给发现了。他知道他们对自己有了怀疑,却什么都不说,甚至还是愿意这样细心的照顾他。
  听到他们说的话,他知道大哥的计划开始行动了。而他没办法再顾忌那么多,张口就说带着他一起走。他不愿意泄露大哥的,但也不愿意这几个真心救过自己的人受到伤害,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出现能最终改变大哥的计划。
  最后的事实证明,他还是将自己在大哥心中的地位看的太重了。比起过往的深仇大恨来,他自己根本算不了什么。只可惜,大哥筹谋策划了一辈子,最后还是失败了,甚至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而他自己,更是无颜面对所有人。
  木头的大哥就这样过世了,木头顶多就是一个知情不报的罪名。如果是以前的赵勤,肯定会连他也一起杀了,但是现在的赵勤,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他放过了。
  尘埃落定,叛乱也平定了。
  云动就是如此的神出鬼没,带着他手下的大批人马忽然出现,然后又忽然消失了。但是云蓉知道,只要自己有需要的时候,云动总会是跑在最前面的一个。
  神医和吴桐也应赵勤和云蓉还有赵凛和青青的请求,在皇宫里面居住一段时间,这两个人还是经常为了一些医术方面的问题大肆争吵。但是聪明的旁观者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比起最早见到他们的时候已经大为不同。现在,他们之间,多出了一种叫做暧昧的东西。
  可怜血色,为了救云蓉,自己惨死,只留下无辜的妻子和幼儿。而赵勤和云蓉只能承诺,绝对要照顾他们好好地过以后的日子,不会让他们在受到一点委屈和伤害!
  赵勤和云蓉在出外游玩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回到了赵凛和青青的身边。这一对小夫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眼前他们就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他们的父母亲还有师父,就是青青有喜了。
  当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赵勤和云蓉首先当然是为他们高兴不已,不过接下来他们就有些尴尬了,因为,他们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他们的孩子和朋友。那就是云蓉也怀有身孕了……
  双喜临门!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