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给墨烨漓一个琉百叶

作者:慕蓉一 发布时间:2017-05-26 02:34:28 字数:5312
  气愤的离开,叶爱却一直没有发现自己的蝴蝶刀已经不在身上。

  而在公园里安静的站了良久的男人手里,赫然就是那把他曾经送给叶爱的蝴蝶刀,他曾经送给她,只是想让她注意到他,可是没有。

  在商场那么多年,他看着她一步一步起来,一点一点壮大,背后数次默默伸手而不留痕迹,她都没有发现,逼得他在最后的一年只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肖总,瑞士那边来电,说需要您回去一趟,有几分文件处理不了。”不知何时出来的助理在肖墨漓身后恭敬的说。

  他微微侧首,然后只是点了点头。

  助理再开口:

  “您去瑞士这段时间,叶氏还需要照顾着吗?我看叶小姐一直不领情……”

  “要,我来去不会超过三天。”肖墨漓打断助理的话。捏了捏手里的蝴蝶刀。他也还要完成她的愿望。

  ……

  墨清的繁荣已经影响四方,从先皇离开已经快两年,四岁多的煊帝更加稳重,治理有方,唯独宠爱妹妹这一点没有变。

  当然,他也还有一件头疼的事。这不寝宫里他和叶寒这位军事都皱着眉。

  其实当年先皇和先皇后的遗体双双消失,只留了一张字条。一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两人什么状况。

  但是可以肯定他们真的活着!这让墨琉煊又喜又悲:

  “义父,您说既然母后和父皇都活着,为什么就不能来看看我呢?在平常百姓家,我也只是个孩子,却要承担国家命脉,他们就不心疼我吗?”

  叶寒也心疼这孩子,私底下真的拿自己的孩子看待,但是对于这件事,他也毫无办法,连圣手姥姥都消失了,他能怎么办呢?

  “箫儿,你母亲是爱你的,只是不得已,这宫里是非多,真情少,你如今没有这些困扰,就当孝敬你的母后父皇了!”可是叶寒自己心里却过不去。

  小姐就这么走了,什么话都没给他留。只好歹给他留了个箫儿。

  不过几天,相传有人在塞外云颠彩色的湖泊外见过两个如神如仙的眷侣,那女子惊艳绝伦,只是喜欢蒙着面纱,武功超群,化叶即能成剑。而那男子总是痴痴的看着女子,英俊挺拔总是面带和笑。

  此刻,中原的一处难得翠林间,一双人正与湖边垂钓,只是女子却靠在男子肩上睡过去了。

  “叶儿?”男子试着喊了一声,最好只好宠溺一笑:

  “还是这么爱睡!”

  而此时睡过去的人却微微蹙眉,梦里不真实的见到了一些人,脑子里只是回想着:

  “你会失去所有柳蔓的记忆,只存琉百叶的,这是上天的恩赐……”

  ……

  一个月后。

  “真的?”墨琉煊听了飞雪忽然说的一句话,猛然站起来,不可置信:

  “在哪里,快带朕去!”

  飞雪也觉得惊诧,小姐竟然真的回来了,原本她以为,雨雪峰柳蔓的那具尸体没了,这是柳蔓假冒的,可是她却知道所有小姐的经历。

  刚到了皇帝寝宫,墨琉煊急急忙忙往里走,果真见了两个人坐在桌边。

  “母后!”他轻轻唤了一句却再也说不出话来,眼里都是泪在打转。

  此刻的柳蔓除了身体真的就是琉百叶了,看着儿子这么可怜巴巴的模样,一时心疼,伸手让她抱抱。

  “不行,孩儿现在是皇上,不能随便抱,不合礼数!再说了,母后和父皇自己逍遥,却留儿臣一个人在这里孤苦伶仃,不能说抱就抱!”

  一听墨琉煊的话,琉百叶忽就笑开了。

  墨琉煊这才看了自己的父皇,只是进来的一瞬间父皇看了自己,其余时间几乎都是温和的注视着母后,真是可气!

  “哼!我去看恋儿!”墨琉煊一赌气,擦了鼻涕眼泪就往里走。惹得两人疼爱的笑起来,也跟着墨琉煊往里走。

  “啊~!”听到一声惨叫,侍卫们呼啦啦一下围了一圈。

  这速度和阵势把琉百叶吓了一跳。众侍卫面对两人却不知该怎么办?墨烨漓这才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众人才转眼又消失了。

  而里头发出惨叫的正是墨琉煊,他看着恋儿旁边多出来的摇篮里头睡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孩,能不被吓到吗?

  “这这哪来的?怎么回事啊?

  “箫儿,那是你的弟弟和妹妹,龙凤的,以后你就有伴了!”

  这话听的墨琉煊目瞪口呆,心想,原来父皇母后是来送孩子回来的?可是虽然说以后就有伴了,这么下去,以后他岂不是要接收很多孩子,专门给父皇母后带孩子?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才转头看两人,心底却其实是感动的,至少他的双亲都在,至少他知道有人在远方看着自己的成长,至少他不是孤独的。

  想着想着,他就笑了。

  那一夜,宫里的人只知道皇上进去之后就没再出来,足足呆了三天,不得任何人打搅,说是要一家团聚,好好陪乾恋公主。

  第四天出来,皇上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天下却才忽然知晓,皇上又多了一个王爷弟弟和公主妹妹,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玲珑不已,见人就笑。

  上朝路上,墨琉煊还在走神,想着,母后说了:

  以后每年一见,每见三日,也就是每年父皇母后检查一次他的治理成果。

  这让他更加有劲了,连脚步都稳健了许多!

  当然,世人的猜测依旧在继续,就是没人真的见过先帝和显皇后了。这也成了民间各式各样的神话题材。

  ……

  叶爱的世界已经过了一天,她原本打算今天起来好好治理公司事务,可是却病倒了,脑子里还留着和肖墨漓生气的画面,却总是想不起来她到底为什么和肖墨漓那样一个半陌生的人生气。

  陈梦然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一顿骂:

  “你说说你,我才旅游刚到半路,你又生病,让不让人省心哪!我好容易谈个恋爱,估计又要夭折了!”

  叶爱一脸的歉意:

  “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我忽然又生病了,好容易醒过来的呢!不过现在好多了,其实你也不用过来的,我还想着一会儿看看公司资料的,因为没那么难受了!”

  这话让陈梦然心底愕然了一下,叶爱真的恢复了?居然真的开始看公司资料了?

  见陈梦然没动静了,叶爱戳了戳她:“你干什么,着急傻了?我都说了我没事!”

  对面的人立刻笑起来,丝毫不揭穿,心底也终于是放心了。

  “要不,我现在就走,继续旅游?”陈梦然放心下来说着。

  叶爱白了她一眼,说有了爱情就什么都不要了,却也答应了,忽然也对着陈梦然道:

  “很奇怪,我知道自己死过一回了,以前只想工作只想自己活,现在看看你,忽然也很想真的好好爱一回啊,确切说是被爱一回!”

  陈梦然一听,更加惊讶,差点把肖墨漓脱口而出,却还是含笑没说人,然后安静的消失,去追求她的爱情,她也相信,叶爱会与肖墨漓遇到的。

  没错。

  第二天,叶爱想着,肖墨漓既然帮了自己,至少也应该感谢一下,所以打算去他公司找他。

  去的路上,一直都在看肖墨漓的资料,他什么时候开始挣第一桶金,什么时候和谁出席宴会,等等。

  就算别的没记住,叶爱也知道这个男人很优秀,优秀到所有人都认识他,所有女人几乎都爱他,他好像就是与生俱来的英俊,每一件衣服都那么考究得体,**迷人。

  看的入迷之际,她笑了笑,笑自己也有花痴的一天。她也不知道怎么就不再受宋祁的失败婚姻影响了?

  “叶总,已经到XM集团门口了,咱们现在进去吗?”司机助理问。

  叶爱这才如梦初醒,然后点了点头,下了车,整理了一下依旧柔美的披肩长发,理了理柔水色的裙角,她这一身素净却又优雅,斜向侧边开的鱼尾样式凸显了她**的个性,美得其所。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