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粉色章鱼

作者:周钟万安用美则光 发布时间:2017-06-14 06:45:31 字数:3048
  顾连朝一直站着一直站着,直到夜越来越黑,温度越来越低,直到天空重新泛白,顾连朝终于动了,摘掉领带,丢在地上,脱掉身上的外套,丢在地上,低头走进夏后的浴室,打开沐浴喷头,任由冷水冲头顶留下来。

真冷啊。

他的夏后,一个人在这里那么长的时间,她是不是也会冷,心冷,在他顾连朝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之后,在他顾连朝是她为路人甲乙丙丁之后。她每天站在这里,她是什么感受,她在想什么,她有没有一个人在哭,她有没有很恨他,很讨厌他。

洗完澡之后,顾连朝坐回卧室,在窗前站了一会儿,直直躺了下去,在这张他挚爱的女人曾经躺过的床上。

顾连朝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去会意,就这样静静地躺着,他甚至以为自己在慢慢死去。

外面的声音渐渐多了起来,有晨起的人互相打招呼,问候早安的声音,有小贩叫卖的声音,有大妈赶鸭子赶鹅的声音,有学生骑着自行过大笑着聊天而过的声音,还有窗户前面鸟儿的声音……

某一时刻,原本躺在床上不动的男人突然做了起来,直奔向卫生巾剧烈呕吐了起来,马桶里猩红的血逐渐晕开,像是枯萎掉落的花。

急火攻心。顾连朝有一瞬间突然害怕起来,害怕余生这么长,他要怎么一个人走完,害怕会意那么多,他要怎么慢慢去痛,有那么一瞬间,顾连朝想死了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李繁华个傅一找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凌晨了。

之前忙了好一阵子,这段时间大家都休假,没有什么事情,平日里几乎都是在家里,李繁华陪着妻子戴清欢和开始会手舞足蹈的幼小儿子李欢。赫连良夜带着江南每天四处闲逛游玩。傅一窝在家里,陪他的童养媳打法时间,第一个发现的事爱弥英,他要去汇报工作上的事情,却怎么也找不到顾连朝。

HM大厦没有,赌场大楼没有,顾连朝家里也没有,打电话是关机,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没有回音。爱弥英预感到事情不对,这才立刻联系李繁华、赫连良夜和傅一三人。

三人一接到消息,都惊讶不已,立刻赶了过来,同样,哪里都没有顾连朝的踪迹,谁也联系不上他。

李繁华突然回想起他们婚礼的那天夜晚,他们四个喝的伶仃大醉的时候,顾连朝问他夏后的事情。不安的感觉猝然自心底窜出来。李繁华再也顾不得其他,立刻带着傅一赶了过来,赫连良夜则直奔夏后之前一直带着的治疗室。爱弥英也往慕容先生家里去。

……

李繁华和傅一推门进来的时候,顾连朝正背对着他们,在阳台旁边的地板上枯坐着,听到声音,顾连朝转头过来。

“朝哥!”傅一小心翼翼叫了一声,平常子弹入肉都不会叫一声的年轻男人突然哽咽了,眼眶一阵发酸,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顾连朝的脸色憔悴地像死人一样,眼窝深陷,一脸的胡渣,两三天不见,像是大病了一场似得。

“你们来了?”顾连朝笑了笑,漫不经心地打了一声招呼,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就好像这里不是夏后的公寓,好像他也什么事都没有,好像还跟平常那样,只是更他们寻常见面,寻常打了个招呼。

“走吧,回去。”顾连朝走两步,从地上捡起外套,搭在自己胳膊上,经过李繁华和傅一当先走了出去。

“朝哥!”傅一刚开口,李繁华狠狠撞了他一下,给他使了个颜色,不让傅一继续讲下去,默默跟着顾连朝。若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能了解这种失去的绝望的悲伤,那他们几个人中,李繁华绝对是最了解现在的顾连朝的心情的。

戴清欢不见的那几年,他几乎是连心都死了,每天活着,逼着自己去做一件件自己都看不到意义的事情,行尸走肉一般。那时候他还满心希望,他不断在寻找戴清欢的踪迹,毕竟她只是生气离开了,他李繁华,总有一天还是会找到她的。

可是,顾连朝的,这茫茫人海,他怎么可能还有机会找到那个已经不再人世的女人,那个顾连朝心尖尖上的女人,那个要走了顾连朝的心,付出了一切直至生命的女人。

“是,我是被窝男人抛弃了,但是顾连朝,你拼什么这么自以为是,我白夏后孤独终老,也不会跟了你去做你跟仓婪之间的小三。我男人,他就是抛弃我,他就是再怎么伤害我,他在我眼里好过你几千倍,几万倍。我肚子里是我跟他的孩子,流言蜚语算什么。全天下都跟我作对,我白夏后也不怕,我也要把他生下来,我凭什么跟了你!”

她的声音还在耳边,一直都在,他竟然对她说出那些话,顾连朝一步一步往前走,他看不见路,看不见天空,也看不见来来往往的人。

他看到那天夏后说这些话时候的狠决,让他心慌的狠决。

是啊,她眼里,以前的顾连朝就算在怎么对她不好,也好过现在的,这个把她完全忘了的顾连朝几千倍几万倍是吗?

夏后,这个顾连朝他是魂淡,是全天下最混账的魂淡,你会不会再也不想原谅他?

“顾连朝,我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我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一个好男人,可是,我爱他,很爱很爱,甚至超过这整个世界在我心底的地位,你说的没错,任何一个有男人爱护的女人,都不会在怀着这么大肚子的时候,还到处招摇。”

“他跟我分开了,我很难过,也很想他,每天都想,每时每刻都想,我想他想得快疯了,很多时候我会怒他,甚至恨他,恨他抛弃我和孩子,恨他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总是不能陪我,恨他不管不顾,把所有的事情都扔给我一个人,可是顾连朝,我不管多恨,我从来没有后悔遇见他,认识他,爱上他,和他在一起,和他一起拥有这个孩子。”

“顾连朝,我只是想说,我爱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非常爱他,如果我白夏后这些年重新来过,如果我已经知道事情的最后结局,所有的决定还是不变,我的选择也是一样。我只希望他平安,幸福,有没有我都不要紧,以后有没有人代替我也不要紧,我只要他和孩子都能好好的,好好生活下去。”

顾连朝和夏后吵架的那天,顾连朝情绪失控,所以当时只是觉得夏后说得话莫名其妙,还当夏后是故意气他的,原来,那个时候,夏后已经感觉到他们不会再见了是吗?

他确实是说给他听得,说给有朝一日恢复记忆的顾连朝听的,她说她爱她,她说就算重新开一次,她的选择也不变,她还要和他在一起,她说她要他好好活下去,和他们的孩子。

……

第二天,顾连朝打了一通长途电话去维琴吉利亚洲,那边接电话的人是顾清。

第四天,顾清亲自派人从维琴吉利亚洲过来A市,带着一名身份尊贵的男婴。

李繁华、戴清欢、赫连良夜和傅一四人亲自去接机,顾连朝反而没去。

等他们回来,顾连朝远远看着李繁华怀里的男婴后,竟直直站在那里,从未胆怯过的男人,那一刻竟一步都无法迈出去。

……

“那只,那只,姐姐你快帮我抓那只,对对对,就是那只粉红色的章鱼。”

“好勒!”

“哇,抓住了,姐姐你太厉害了!”

“厉害吧,开玩笑呢,姐姐抓娃娃可是超有天赋的,你呢,你要哪一只?也是要送你的小女朋友的吗?”

……

傅一远远过来,就看见前面的几个夹娃娃机前面挤满了小学生,一群小学中里一个年轻极了的长着一张桃花一样粉嫩的桃花脸的单眼皮女孩笑得贼开心,一头及腰长的黑发垂落在背上,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像是极美的黑色上等绸缎。

傅一眉目间不自觉增添了许多光彩。

“傅一哥哥。”那单眼皮姑娘抬头要起来,看见买东西回来的傅一,笑得十分开心,远远地举手起来,朝傅一打招呼道。

“姐姐,那位哥哥是谁?你是男朋友吗?”

“好帅啊!姐姐你家男朋友长得可真帅啊!”

“难道我不美吗?”单眼皮姑娘有些不服气,看着眼前的小不小,面带威胁。

“美美美,姐姐你也超美的,跟那个帅哥哥刚好真生一对!”看见自己要人家抓的娃娃还在人家手里,小男孩十分识时务地猛点头,跟小鸡啄米一般。

“那还差不多,这个给你了,还有,顺便告诉你们个秘密哦!”单眼皮姑娘朝小朋友们招招手,让几把个小脑袋都凑过来了,才开口:“那个帅哥哥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以后的老公!”

“哇!”一群孩子起哄起来。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了,姐姐要走啦,下次要抓娃娃抓不着随时可以来找我!”

“那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呢?”见单眼皮姑娘要走,一个小男孩,急了,追了过来。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