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卷1 归来-这名字真是美极

作品:独宠嚣张世子妃 作者: 初夏月未央 更新时间:2014-02-22




玉惊鸿斜靠在车厢里听着大街上嘈杂的人声不断,眸光幽暗,神色莫测。

车帘外侍女软儿的声音小心的响起:

“公主,已经进了京都了,这条街上人流太多所以车子行进比较慢,公主莫要着急。”

玉惊鸿也不搭言,一把撩开帘子,看见人头攒动的景象不由皱了下眉头,随即淡淡道:

“比五年前倒更盛了。”

软儿心头一跳,玉惊鸿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她拿捏不准自家公主的意思,一时没敢答话,良久无声,她抬眼再看,却见车帘早已放下。

马车继续往前走,却是走了没多远,大量的老百姓聚在一起,堵住了唯一的路口。

一辆白色的马车远远的停在人群后边。上等的白锦缎包裹的车厢,雪丝锦的车帘,连拉车的马都白的没有一丝杂色,在杂乱的人群中分外醒目。

不远处锣鼓喧天,唢呐阵阵,豪华的仪仗队敲锣打鼓,高头大马,八抬大轿,正是娶亲的队伍。红艳艳的绸布包裹的嫁妆排成一长串,十分打眼。

车夫将自家红纱缭绕的马车与白马车并排停在一处,软儿隔着帘子轻声道:

“公主,路被娶亲的仪仗队堵住了。”

良久,马车里才传出淡淡的回答:

“那便等会吧。”

同样听不出喜怒,软儿却已经紧张起来。

陪伴公主六年,她亲眼看着自家公主从一个刁蛮任性、唯我独尊的女孩长成一个性格捉摸不定的少女,软儿深知自家公主的情绪有多么善变。

两辆马车安静的站在一处。一个雪白无暇,一个艳红如火,却莫名的让人觉得相得益彰。

良久,车厢里传来玉惊鸿不耐烦的声音:

“软儿,我的琴呢?”

软儿一颤,连忙道:

“公主,那把流月在咱们出发前一个晚上被您给弄断了四根弦,扔在南越了。”

车厢里的声音顿了一下,又问:

“那乘风呢?”

软儿声音更低了:

“也坏了,工匠师傅说修不了。”

“那穆世子送的那把冰离呢?”

车厢里的声音明显带上了怒气。

“碎成了三块,公主忘记了么?”

软儿战战兢兢道。

“哼!一个比一个垃圾,弹两下就碎,没劲!”

软儿内流满面——公主,您那是弹么?分明是砸好不?

但是心里怎么想,面上是绝不会显露出来的,只能闭紧了嘴不说话。心里暗自祈祷自家的公主今日的耐心能稍微多一些。

但是显然她的祈祷老天爷没听到。

不久,车帘唰的一下被撩开,玉惊鸿皱眉不耐烦道:

“车夫,给本公主闯过去!”

软儿吓了一跳,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公主,不行呀,这些人都是老百姓,万一伤了他们,皇上一定会怪罪的!而且,对公主的名声也影响不好啊!”

玉惊鸿懒洋洋的斜靠在车厢上,眉宇间带着不屑,嗤笑道:

“名声?什么东西?能吃能喝还是能救命?软儿,枉你跟了本公主这么久,除了不了解本公主,旁的,你学的倒是快。”

软儿一惊,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公主虽然不在意名声,可这些老百姓也是无辜的,请公主体恤!”

抬头望向指指点点的人群,玉惊鸿目光飘渺,良久之后,才淡淡道:

“行了,起来吧,众目睽睽的,像什么话!”

随即啪的放下了帘子,虚合眼睑,掩饰了眸底深处的那一道寒光。

软儿站了起来,擦了擦眼角,余光瞄了一眼低低私语的百姓,微微扯了扯唇角。

“发什么呆,还不快赶紧想个法子给本公主解闷儿!”

车厢里突然硬邦邦的扔出一句话,随即一阵清脆的叮当声响起。

软儿一听这熟悉的动静,连忙心疼的惊呼:

“公主,您可小心些,那套茶具可是南华太子送您的,还有那张墨玉琉璃的桌子,价值连城啊!”

眼见马车里的碰撞声消失,软儿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这公主,太败家了!

“对了,上次教习本公主琴技的那个乐师,叫什么珑臻的那个,后来怎么样了?死了没有?”

软儿嘴角一抽,想起那位琴师教习自家公主而被气的吐血三升的样子,眸光微微一闪,乖巧道:

“南华太子亲自请御医诊治,休养了一个月,后来也没事了。”

“这些个琴师,本事不大,一个个尾巴却翘到了天上,还没怎么着呢,就先指责本公主天赋差,本公主若是才华盖世,还用得着他们指手画脚?”

玉惊鸿嘭的一脚踹在墨玉琉璃桌子上:

“便宜他了,下次别让我看见那个家伙!”

随即又道:

“现在怎么办?就这么干等着,岂不把本公主郁闷死!”

软儿也急的满头的汗,还来不及说什么,却听见旁边马车里传出一个清润浅淡的男声:

“阿江,把我的琴送与公主解闷。”

随即便见一双如白玉般修长的手掌从车帘后探出,递出一把同样是白色质地的古琴。

白马车的车夫唤做阿江的恭敬的接过,转而走过来,递给软儿,朗声道:

“我家世子说将这把琴送与公主解闷。”

软儿松了口气,道谢接过,却听车厢里自家公主无甚情绪的声音:

“看来本公主今天打算秘密提早半日回京的想法泡汤了?”

软儿神色一凛,托着琴的手顿时不知道是收回还是送出,却又听见白马车厢里那个清浅的声音:

“哦,看来云凉误会了,公主这般张扬,云凉还以为公主唯恐天下不知。”

车厢里的玉惊鸿眉尖一挑,眸光顿时带上了一丝兴趣:

“云凉?这名字真是美极。”

软儿托琴的手一哆嗦:

“公主,镇国公府的萧世子送来的琴,您··········”

“拿来吧”

玉惊鸿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镇国公府?据自己这几年的调查,第一代镇国府乃是本朝的开国元勋,手掌天下兵权,帅印代代相传。

到第二代的时候,镇国公死于沙场。第三代镇国府战捷回国,半途遇伏,侥幸捡回一条命,却是腰部以下经脉具碎,终身不能站立行走。

而当时身怀六甲的国公夫人也险死还生,动了胎气,后又中了毒,撑到孩子出生后撒手人寰。

而胎儿因为众多原因,导致全身经脉脆弱细小,身体虚弱,常年以人参灵芝雪莲等药物保命,而且终身不能习武。

虽说是个废物,偏偏自小饱读诗书,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无不精通。又因为其样貌生的极其艳丽,所以被送称号“病西子”。

这个人就是第四代镇国公,现在的世子,萧云凉。

接过软儿送进来的琴,玉惊鸿垂首细看,指尖轻轻抚过,琴弦轻颤,泻出一串清脆之音。

“果然好琴。”

玉惊鸿由衷的赞叹,随即扬声:

“世子这把琴可有名字?”

“碎雪。”

萧云凉的声音清浅如旧,似乎并没有因着玉惊鸿先前的话而有所波动。

“碎雪,呵呵,空山玉碎,九霄清雪,果真绝配。”

外面依旧是锣鼓喧天,噪杂而繁乱的声音令玉惊鸿再次皱起眉头。

“软儿!去看看哪家娶亲,这么大的阵仗!”

软儿无奈的应了一声去了,不出片刻,面带难色的回来:

“公主,是凌小王爷娶亲···········”

“徐子凌?”

玉惊鸿似笑非笑:

“娶的谁?”

“丞相府的大小姐··········方彩烟。”

软儿战战兢兢的答完,又连忙紧张道:

“公主,小王爷定不知您这么快就回来了,否则不会····”

玉惊鸿把琴放在墨玉琉璃桌上,拿起一只玉盏,语气中带着讥笑:

“软儿,你这可说错了,徐子凌这是算着我回来的日子呢。”

软儿有些不明所以,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还没回过神来,车帘子被啪的撩开,却见自家公主兴致勃勃道:

“凌小王爷娶亲既然被本公主赶上,怎么能不讨杯喜酒喝!软儿你自己回宫去吧,本公主要去随个份子!”

软儿吓了一跳:

“公主一路舟车劳顿,奴婢看还是先回宫觐见了皇上皇后比较稳妥!”

“没事,父皇母后什么时候见不行,本公主离开五年,可得好好准备给父皇母后一个大大的惊喜!”

玉惊鸿说着,已经跳下了马车,望向人群前面那隐约可见的仪仗队,眼底有一丝幽暗的光闪过。

软儿不敢再拦,只得退到一边,玉惊鸿刚走了几步,却听许久未出声的萧云凉缓缓道:

“正好本世子也要去凑个热闹,不若与七公主同行吧”

玉惊鸿回头,看着雪白的车帘安静的垂挂,眸光一闪,随即笑道:

“如此,劳烦萧世子了。”

而后利落的回身,在软儿小心的搀扶下,撩开帘子,钻进马车中。

首先入目的是一片雪白,车厢的四壁,顶棚包括脚下,全都是厚厚的白色锦缎,以至于安然斜靠在躺椅上一身白衣的萧云凉都溶于白色中。

玉惊鸿笑意吟吟的坐在一边,认真的打量对方。

萧云凉果然不负“病西子”这个美称,果然是极其艳丽,艳丽中带着英气。

本是妖娆的容貌,却生生被一身素净的白衣增添了三分清雅,便有了一股阳春白雪的极致。

萧云凉神色不变,就那么淡淡的看着对方打量自己。

良久,玉惊鸿收回目光,萧云凉方才伸手倒了一本茶递过去:

“七公主觉得这具皮囊如何?”

玉惊鸿一口饮下,依旧笑容不改:

“不错,当得起美人这个称呼。”

萧云凉的神色微微一僵,随即云淡风轻的一笑:

“多谢公主赞誉。”

玉惊鸿眉心一动,这家伙不错啊,居然能这么隐忍······不过,以他的身体状况,虽说出身名门,所受到的白眼非议,想必也不少吧?

还有,镇国公现在名为镇国,其实已经名存实亡,皇帝在萧云凉的父亲身残之后,已经收回了帅印,虽说其他的赏赐多如牛毛,可比起兵权,那都是浮云。

玉惊鸿无声的扯起一个讽刺的笑来,功高震主,其下场,不外如是。

“七公主孤身在南越五年,功成归国,也算是我北冥的一大喜事。”

良久,萧云凉忽然出声,嘴上说着喜事,可他神色依旧浅淡,丝毫看不出喜悦恭维之情。

“喜事?”

玉惊鸿抬首一笑:

“不错,想必对于父皇母后来说,没有什么比我活着回来更让他们‘惊喜’的了。”

眸子里的寒光微微一闪,她忽然看着萧云凉低声笑道:

“你说,如果令尊的身体忽然好起来,或者世子其实武功盖世,不是外人传言那般不能习武,朝不保夕,是不是我的父皇更惊喜一些?”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