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大结局

作者:安安 发布时间:2019-02-11 17:07:29 字数:3372
  

  江盛衍看着她没说话,夏澄怔了怔:“她竟然,竟然动了要杀我的心思?”

  “小澄。”江盛衍忙拉住她,“我已经让她暂时回家休息不来公司了,对她来说也算是一种惩罚,这一次这件事李雪已经全数招供了出来,娜娜肯定是难逃法网的,一切就交给法律去制裁吧,我的意思是……”

  夏澄苦笑一下,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跟她到底多年兄妹感情自然不忍看她落得那般可怕下场,再加上她是冯家独女与你们江家向来世交要好,无论于公于私都没有过分的说法,她怎么做都是她自己心想偏了,我们却是不能跟着偏的。”

  “更何况,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一直针对于我,说到底还不是想跟你在一起。可是如今事情还未暴露出来之前我们已决定了定婚结婚,你也把她赶出了公司,算起来她已是没有胜算,对我来说她早已不算威胁,我又何必再咄咄逼人。”

  “小澄……”江盛衍很是感激的看着她,毕竟这事若是夏澄不打算大事化小执意过不去的话,哪怕是起诉冯家也是必败无疑,到时候还会闹得人尽皆知,冯娜娜的名声完了也就罢了,冯家也要受到不小的影响。

  到时候指不定江家跟冯家也要闹掰,生意肯定是没得做,多年世交一瞬就会变仇敌。

  “阿衍,你也不必用这种眼神感激的看着我。”夏澄又道,“我这么说完全是因为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不过分追究,只看警方怎么做我接受就是了,哪怕冯家最后出大钱将他们女儿又捞了出来于我而言也没有什么。”

  “但这不代表我就是原谅她了,这种事真要我原谅我也是做不到的,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你不知道那一刻命悬一线是什么感觉,有多可怕。”夏澄道,“所以,我今天既表了态,我要你也向我表一个态,从今往后,无论冯娜娜如何,我不想你再见她,也不想她再出现在我们中间。”

  江盛衍点头,她抱住夏澄:“这是自然的,她做出这种事,我纵是看在冯家的面子上,不过多计较,但你是我未来的夫人,我怎么能容忍你独自受到伤害,这一点我也会跟冯家说清楚的,冯家是知书达理的,必然能理解这一点。”

  ……

  转眼过去十几天了,这些日子除了公司里照运行着外,江盛衍跟夏澄也忙着另外两年事,那就是年前的定婚宴,江家是大家庭,唯一的独子结婚自然是要办得热闹喜庆,什么也不肯错过。

  夏澄每天除了被林舒可他们拉着去试礼服外,也常常往警察局跑,无外乎便是之前公司的纵火案,不过因为涉及到冯娜娜,江盛衍明言将此事压了下来,所以也只有他们知道这件事的主谋,公司里其他谁也知道李雪已被带了回来。

  李雪的案子在不断的审理之中,冯娜娜原本是要被扣押的,但冯家有钱,她被取保候审了。

  不出意外应该还能参加得到夏澄跟江盛衍的定婚宴,不过江盛衍已明令冯家人可以为,冯娜娜绝不能出现。

  “快点说嘛。”林舒可揪着夏澄不住的问。

  林瑜也跟着道:“就是就是,快点说。”

  “哎呀你们不要再烦我了。”夏澄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我不管,反正你的伴娘我是当定了。”林舒可道,“林瑜,你不许跟我抢。”

  “哎哟,这才定婚宴呢你就这么着急。”林瑜道,“你让人家小澄好好想想嘛,难道你是想让她为了你得罪我。”

  这话明摆着就是她也要当夏澄的伴娘了。

  夏澄笑了,只道:“你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分明就是想把我架到火上烤嘛。”

  “谁都不许争。”这时江艺溪突然来了,“我就知道你们在这儿试礼服,哎呀,小澄姐你这身红色鸢尾抹胸礼服真好看,若是我哥看到了铁定眼睛都要直了。”

  “艺溪,不许取笑我。”

  江艺溪嘿嘿一笑:“对了,你们不是在说伴娘的事嘛,我可是你未来的小姑子,你要是想在江家过得好,这伴娘必须得是我,听见没有。”

  “看看看,你们两个还不够,这儿还来了一个威胁我的。”夏澄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众人笑作一团,夏澄又道:“好了,实话告诉你们吧,阿衍知道我闺蜜有你们几个,所以早就说了,伴娘会找四至八的样子,到时候你们人人都有份,谁也不必争。”

  “真的。”大家这才笑了。

  林瑜摊手道:“所以敢情这伴娘团其实还不够人数呢。”

  “哈哈哈。”大家笑了。

  “对了,你怎么一个人来试礼服,我哥呢,不会又借口忙跑了吧。”江艺溪问道。

  夏澄笑道:“他正在赶来的路上,不过他的礼服也没什么好挑的,其实不过是个定婚宴,实在没必要弄得这么隆重正式的。”

  “这怎么行呢,我哥说了要给你最最完美的婚礼呢,定婚宴也绝对不能有半点水分。”

  “这可真是幸福啊。”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陡然响起。

  几个姑娘回头一看,只见导购员领着一个女子朝他们走来,导购员说:“夏小姐,这位陆小姐说是您很要好的朋友,是您邀请了她来参加试礼服的,所以我就带他来了。”

  “她说是就是啊,你怎么回事,什么人都往这边领?”林舒可一见陆菲菲立刻就竖起了眉毛。

  林瑜翻起了白眼,刚才的笑容也不见了,江艺溪扯着林瑜问,林瑜这才低声向江艺溪解释。

  夏澄看着陆菲菲,只见她今天竟然破天荒的没有化妆,还穿的是平底鞋,头发随便梳了一下,看着着实憔悴不少的模样,倒是对着她摆出了笑脸。

  夏澄扬了扬手,只道:“你下去吧,这儿没你事了。”这是对导购员说的。

  导购员被林舒可呵斥了一句已是知道犯了错,但听夏澄这一说便赶紧离开了。

  陆菲菲展望了一眼四周,宽大的厅堂,灯光流彩如幻,礼服漂亮精致,装修也是富丽堂皇。她笑道:“这么高大上的店面,还有专门为你服务的人员,夏澄你可当真是一步登天,成了人上人了啊。”

  “想来你也不是来祝福我的,你想做什么,直说了吧。”夏澄看着她。

  陆菲菲却笑了:“我知道我从前做了不少错事,这一次江盛衍在慧眼告了我,我不仅工作没了,还被行政拘留了一个多星期,才放出来没多久了,不过倒也让我想通了不少。”

  夏澄疑惑的看着她,她朝夏澄行去,只道:“我知道你不可能原谅我,不过能不能看在如今我落迫无依,工作无着;而你却要跟江盛衍步入幸福婚姻的殿堂,成为江氏的夫人的份上,就别跟我这种人计较了。”

  “陆菲菲,我从来没有跟你计较过。”

  “就是,分明就是你自己一直咬着我们小澄不放手。”林舒可在一旁翻着白眼。

  陆菲菲苦笑一直,已是走到了夏澄的面前,伸手摸着她的裙摆,只道:“真漂亮,真好看,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嫉妒你,羡慕你,为什么总比我好运,比我好命……”

  “别相信她,她不来真心实意来致歉的,她身上有刀。”突然冯娜娜冲了进来指着陆菲菲大叫道。

  这一声吼大家都吓到了,林瑜跟林舒可立刻护到夏澄面前来,而陆菲菲似乎也没想到冯娜娜会突然出现甚至还知晓了自己的计划,她来不及想太多便直接拿出了藏在身上的短匕首当着众人之面便朝着夏澄面门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场面一度混乱,江艺溪吓得尖叫失了分寸,林瑜跟林舒可及时将夏澄拖开了两步远,陆菲菲的匕首只划到她的裙摆,只听得哗拉一声,是绸缎断裂的声音,随之冯娜娜也跟着冲了上来,拖着陆菲菲菲远离了夏澄。

  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在一瞬之间。

  “冯娜娜?”夏澄怔住了。

  “你敢坏我好事。”陆菲菲暴怒转身匕首便对着冯娜娜刺去。

  “快救人。”夏澄叫了一声,外面店里的人已是闻声扑来,大家赶紧将冯娜娜拉开,不过她的手臂还是被划伤了,醒目的鲜血流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时,江盛衍到了。

  “哥。”江艺溪先叫了起来,“她,她,这个坏女人要杀嫂子,还刺伤了娜娜姐。”

  很快,保安们进来制止住了陆菲菲的疯狂行为,可是陆菲菲还在骂骂咧咧:“夏澄我恨你,你毁了我的一切,我恨你。”

  众人心有余悸,江盛衍赶紧叫人送冯娜娜去医院,冯娜娜却突然拉住江盛衍的手,哭着道:“阿衍,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我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你都不肯让我去你的定婚宴。所以我悄悄来看她试婚纱,我曾梦想嫁给你的人是我,可是今天我真的没有一点恨意,我只是想来看最后一眼。”

  江盛衍低着头:“娜娜,一切都过去了。”

  “阿衍,我会听我爸爸的,以后做一个和善的好人。”她哭着道,“我只求,只求你们不要恨我好不好,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夏澄其实也是十分意外,今天的事情对她冲击也很大,陆菲菲发了疯不顾一切触犯法律,等待她的必将是严惩;而冯娜娜却幡然醒悟,后悔自责。

  她对冯娜娜道:“你已经在做一个和善的人了,之前的事情我们会跟警察那边说清楚,你也只是一时玩劣而已,相信一定会得一个宽大处理的。”

  “小澄,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夏澄点头,她笑道:“当然了。”

  冯娜娜被送去了医院,江艺溪受了惊吓江盛衍也找人把她送了回去,随后才看向夏澄:“没伤着你吧。”

  夏澄摇头:“算了,该来的总会来,如今来了我们反而可以安心定婚了,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麻烦事了。”

  江盛衍笑了,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对,你就安心做我的新娘吧,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