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她早就千疮百孔

作者:桃林桃落 发布时间:2020-02-28 00:56:30 字数:2044
  一年多前,云熙是被逼出星海城的,黄家仗着花雨寒的庇佑对她玩起阴的来简直肆无忌惮,而这一世,云熙本也是抱着将花雨寒还给黄钰书,再也不涉足他们之间的决心。

  云熙知道花雨寒不会喜欢自己,他跟黄钰书是天定的缘分,自己强迫了两世,除了花雨寒冰冷的厌恶,什么都没有。

  人要脸树要皮,不是吗?

  黄家一逼,云熙顺势离开星海城,游玩散心到了伏加国,她在这里认识了纪臣深。

  早在楚幽之前。

  那天云熙在古玩店碰碎了一个花瓶,是老板专门给纪臣深从大洋彼岸淘来的,钱不钱的先不说,至少在伏加国,纪臣深的东西就是天上星,海上月,老板当时吓得半死,连带着云熙也以为闯了滔天大祸,然后纪臣深顺路,发现了站在墙角缩的跟个鹌鹑似的云熙。

  纪臣深没有从这个女人眼中看到任何惧怕,她的表现完全是为了配合现状,这让纪臣深觉得有很意思。

  或许真的是闲出泡了,纪臣深信口胡诌了一个云熙绝对掏不起的价格,将人带回了纪家。

  就当养了个阿猫阿狗。

  可云熙很特别,她的眸子一直很平静,从中窥探不出任何情绪,渐渐的,纪臣深发现她的害怕并非真的害怕,喜欢也并非真的喜欢,像是跳出了这滚滚红尘,在一旁冷眼旁观,也是那个时候,纪臣深知道云熙会调香心术,他当时怒不可遏,受奚影的影响,他觉得这种东西根本不配存在于世。

  将云熙绑起来的那晚,纪臣深第一次真正看到对方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绑不绑,生与死,对她来说无关痛痒。

  每天都有给云熙送饭的人,纪臣深知道这个女人若是想离开,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她蛊惑人心的本领太强了。

  可连续四天,云熙什么动静都没有,她好像也乐于待在那处不见阳光的阴森地方,有天晚上纪臣深喝了些酒,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去地下室看云熙,然后听到女人轻声开口:“今天厨房的绿豆糕做的很好吃,我留了两块,你吃吗?”

  笑话,纪臣深是什么人,用得着吃这些烂点心?

  可他真就吃了。

  因为纪臣深进去,所以地下室难得亮了灯,云熙当时打量着纪臣深的脸色,问道:“你几天没睡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诡异的像是在喝茶聊天的朋友,纪臣深不耐烦道:“每天断断续续都会睡两三个小时。”他也是人,不可能一直撑着,可一旦睡着,就是无休止的噩梦。

  之后发生了什么纪臣深想不起来,他只记得云熙的手很软,按上自己太阳穴的时候有一种神奇的魔力,那是纪臣深睡的最踏实的一晚,梦里没有张牙舞爪的暗影,而是阳光明媚,伴随着淡淡的青草香。

  等纪臣深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云熙恬静的睡颜,平心而论,云熙并非他见过的最绝色的女子,然而这一刻,纪臣深却听到了心底某处破冰的声音。

  第二天上午,纪臣深放了云熙。

  云熙也开始着手如何除去纪臣深的梦魇之症,情愫可能就是这个时候生出的,又或许更早。

  离开花雨寒,云熙发现外面的世界更加广袤,这个世上不止一个花雨寒,还有一个纪臣深。

  比起总是冷眼相对恶语相向的花雨寒,但凡不是受虐心理,说句实在话,都会觉得纪臣深魅力更大一些……

  云熙得承认,本以为千疮百孔的心,确实又一次炽热地跳动起来。

  可很快云熙就从奢望中惊醒,她是将死之人,为何要拖着纪臣深不放?伏加国第一人,纪家的掌权人,前途无量,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能纪臣深此刻对她的好都是真的,可云熙在相信的同时又不相信,保不准某一天,纪臣深也会遇到让他十分心动的人呢?然后自然而然,觉得跟自己的一切都是错误而已。

  三世为人,云熙的确对很多东西都看淡了,但这是她的永远无法抚平的痛点。

  即便这样云熙也没下定决心离开,直到那晚纪臣深同她一起躺在床上,男人忽然单手撑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纪臣深说:“云熙,我们结婚吧。”

  彼时云熙还不知道纪臣深说出这句话究竟代表着什么,她只想逃。

  云熙真的逃了。

  她之所以能三世都保留住那份记忆,是因为她的眼睛,一双可以窥探过去未来,绝不遗忘的眼睛,可这样逆天的东西,肯定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云熙的寿命一次比一次短,第二世几乎是花雨寒郁结而亡后不久,她也离开了,云熙一直都会调香心术,她完全可以对自己用术,将这双猩红色的瞳眸彻底遗忘,可云熙觉得既然是她误了花雨寒跟黄钰书两世,怎么都该给他们一个交待,算是成全所有人。

  这一世,她仍旧爱花雨寒,却觉得那份爱已经轻的风都能吹散。

  也多亏了花雨寒,云熙终于明白爱一个人不是将他占为己有,而是给他更明朗的世界。

  可她不该是纪臣深的世界,她早就千疮百孔。

  纪臣深是个意志力非常坚定的人,奚影的调香心术下到那种程度都没有把他逼疯,可见男人是何等心性,为了抹去纪臣深对自己的记忆,云熙将这双眼瞳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而代价就是寿命继续缩短,平时用这双眼睛迷惑一下人没什么,毕竟这个世上九成往上的人都心怀杂念,可要纪臣深违背本心忘记一个人,尤如登天。

  云熙做到了,她仓皇逃回国,找了个地方将用调香心术暂时让自己昏迷,用以修养,谁知道花雨寒跟犯了病一样四处寻她,云熙当时没想那么多,根本没有伪造身份,自然被花雨寒找到,然后接到了身边。

  再往后推几个月,花雨寒找到了楚幽,借灵涎救人。

  云熙缓缓睁开眼睛,身体还没从刚才的情|浪中恢复,身上酸疼的厉害,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万万没想到有天这样的感情,还能落在自己身上。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