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章 惺惺相惜

作品:刚刚好遇见你 作者: 萧桐 更新时间:2017-12-03

  这边傅子珩挂了电话,这才回到刚才的座位上,笑道“不好意思落总,耽误了点儿时间。”

  对面修身西装,英姿风发的男人,正是落子骏。傅子珩表示歉意,他只是微微摇头,其实早在傅子珩电话响的时候,他就逮眼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备注,是自己弟弟落亦凡,心想这小鬼头不知又搞什么名堂,竟不自觉的勾起唇角。

  “工程第一阶段进行的很顺利,效果比预期的要好得多。”傅子珩谈起正事,“总算没有辜负落总的信任。”

  “这是傅总案子做的漂亮,昨天让项目经理去工地看了看,确实不错,希望成绩可观,我可是等着喝庆功宴啊!”落子骏端起酒杯,两个杯子发出清脆的一声。

  “问句不该问的话,你和沈小姐……”

  落子骏话没问完,傅子珩就呵呵一笑,“这些事,怎么还传落总耳中去了,空穴来风而已。”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希望傅总被卷入这些无所谓的家族内斗中去,空穴来不了风,沈小姐要是有心,你就处在被动中,还是早些了断为好。”

  “落总提醒的是”傅子珩低下头,细思方才的话,不禁浅笑,“都说落总待人冷傲,其实不然,坐在别人奋斗终生都坐不到的位子上,只怕想不冷傲都难。”

  “哈哈哈”落子骏笑起来,“我生来就是太子爷,有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家产要继承,市长见我都要给几分薄面,可高处不胜寒,生在我们这些家庭的孩子,从一开始,就是命运的束缚者,我们永远都要活在闪光灯下,一举一动,搞不好还会父子反目,兄弟相残,夫妻算计,最悲哀的是,我们这一辈子都很难交到真心朋友,说到底人与人之间不过就是一个相互利用的关系,接近每一个人都是有目的的,我弟弟也常说我待人冷血,可坐在我这个位子上,要是把人情看得太重,恐怕早就成了任人唯亲的昏君了。”落子骏收住笑,目光看向对面的傅子珩,“所以我很欣赏傅总,因为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类人。”

  “一类人”傅子珩捧起酒杯,两人对视一笑,惺惺相惜。

  沈兰兰和周建峰两个人几乎是摔到沙发上的,沈兰兰还算清醒,起身倒了两杯水,刚递到周建峰手中,就听他骂骂咧咧地说起话,“什么东西,眼睛就没从你身上离开过,老子找他是找出路,不是给自己老婆找男人。”

  “向来都是这样,你让我去,不就是向那些人卖弄风骚嘛!”沈兰兰讽笑道,“从来都不在乎,今天怎么在乎起来了。”

  “我什么时候不在乎过”因为酒精的麻醉,周建峰此时舌头已经僵硬,仍旧高腔道“你以为我愿意把你推出去,我愿意看着他们戏弄你,我有别的办法吗?那些人眼中,除了女人就是钱,钱我没有,我只有女人。”

  “只有女人,这女人不是你的吗?”沈兰兰一时像放开了关闭的闸门,委屈滔滔而下,“从我们在一起后,你让我陪你去应酬,去见朋友,好,我给你面子,我去,为了你递个名片,要个联系方式,我在人家的婚礼上使劲陪笑脸,你呢!你和那个院长的女儿上床的时候,你考虑过我吗?我们这段关系的意义何在?互相背叛对方,取悦别人,来维系这所谓的爱情嘛!况且早就没有爱情了吧!”

  “胡说八道”周建峰踉跄着起身,“沈兰兰,我们在一起十年,十年啊!你敢说你对我没有感情。”他将她逼到墙角,质问道。

  沈兰兰死死盯着他的目光“我对你的感情,在你的背叛,在你的不在乎中,只怕消耗殆尽了,如今仅剩的一丝情意,只是十年相伴,而已。”

  泪水不争气的落下,周建峰放下手,踉跄着走几步,开始大笑,“沈兰兰,我和你,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哈哈,因为钱,我们输给了最肮脏的金钱。”

  ......

  一觉起来,周建峰不记得昨晚说过什么话,他最后的记忆,只是自己一头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沈兰兰的记忆也是零零散散,昨晚那种感觉,好像每次被家里的烂摊子压的喘不过气,很难受,很压抑,但无论多大的不满,在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就缄口不提了,这是十年的习惯,也是他们之间,所剩不多的默契。

  落亦杉照常排班坐诊,整理完前边病人的资料,喊道“下一个”。

  来人用脖子上的围巾挡住脸,轻轻走到面前坐下,落亦杉埋头处理着东西,伸手说道“您好,请出示一下病例”。

  来人只是递上手,落亦杉余光看见一只熟悉的手型,抬眸一看,才知是落亦凡。

  “臭小子,你又搞什么名堂。”落亦杉不带半分好气的说道。

  “来看看你嘛!”落亦凡放下围巾,向前凑凑,“你这专家号这么难挂啊!我在外边等了两个多小时。”

  “有事说事,没事快走,别耽误我工作。”

  “有事有事,来跟你道个歉,对于昨晚打扰你们郎情妾意的蜜汁氛围,我感到非常抱歉,请姐姐原谅。”

  落亦杉瞪他一眼“你一天天就干这种小孩子家的东西,无不无聊。”

  “就是无聊才找点儿乐子嘛!再说,我这也是为你好,你这个男朋友,比子珩哥差远了。”

  “子珩哥”落亦杉重复一遍,对他这种称呼露出一丝嫌弃,“你什么时候改称呼的”。

  “哎!你注意抓重点好嘛!白笑天这个人可挺自负的,他画的画一直不得人赏识,不找自己的原因,反而怨天尤人的,这种人,我可不看好。”

  “你调查他”

  “调查他”落亦凡侧面一笑“他这点儿背景,都不值得我去调查,一个电话就全知道了,没什么大的成就,家庭普普通通,还想配上你,痴心妄想。”

  “落亦凡,你再胡说八道我生气了啊!”

  “你别护着他,姐,长痛不如短痛,你可不能被爱情蒙了眼睛。子珩哥那么好的人在你身边待着,你得把握住啊!”

  落亦杉努力平息怒气,叫着弟弟的名字“亦凡呢!你以后别玩IT了,改行当媒婆吧!”

  “你就不识好人心”落亦凡干脆站起来,“行,我话也说了,你心里肯定也明白,反正决定权在你手里,我先回去了,明下午来找你,一起去接爸妈。”

  落亦凡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落亦杉心头有些微颤,落亦凡说的不错,白笑天与自己的差距随着光阴流逝在不断加大,这些天,她不是没有感觉,从那天和黎静夫妻吃饭时,落亦杉就觉出他的退缩,还有昨晚,他说的话,像在苦苦维持这段恋情,等她回过神来,面前已坐下了别的病人,她只好清空杂念,接过病例,投入工作。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