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一章 闹事

作品:刚刚好遇见你 作者: 萧桐 更新时间:2017-12-11

  林梦雅是从换药的护士口中得知这场风波的,她身体没好全,也只能和贝雯雯发几条语音,说一下自己所知道的大概,偏偏贝雯雯又是个好管闲事的主儿,一见是落亦杉有难,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傅子珩,她放下手头工作,编辑了一条自认逻辑、语言都很完美的微信,发给了傅子珩。

  收到消息时,盛圣集团高层正在开会,傅子珩在前边讲着规划,眼神一瞥看见手机屏幕闪了一下,贝雯雯。

  开始他并没有理会,心中还有些不满,想着有必要让各部门整顿一下上班纪律,要不然一个个上班时都抱着手机玩,工作效率怎么能高。

  “行了,今天先到这儿,各自回去执行。”他快速结束话题。

  “是”大家应答着,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傅子珩又说道“另外,通知下去,各个部门负责人注意一下,上班时间不准随便拿着手机聊天,发现一个,处理一个。”

  “是”经理们四散而去,沈晓宁顿住步,回头说道“傅总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整顿纪律来了。”

  傅子珩没有接话,随手点开那条微信,看到亦杉姐三个字时,他就下意识的将手机往前凑了凑,等到看完,已经是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帮我和沈董说一下,我去处理件事。”

  “哎”他抓其大衣就往外走,沈晓宁喊了几声也无济于事,心中暗怨。

  下午三四点,车流量并不算很大,傅子珩一路驱驰,很快就到了仁济医院。

  “喂,欧阳”他没有选择直接打落亦杉的电话,而是给能将此事了解的很清楚的欧阳百川打去了电话,“亦杉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你怎么也知道了?”没等他回答,欧阳百川就放弃了这个话题,他发现这是一个最不值得深究的问题,接着说道“本来那群患者已经平复下来,但不知道是不是找了医闹,现在又折腾起来了,我不敢让她出面,就让她在办公室里待着了。”

  “外科办公室吗?在几楼?”

  “三楼,306。”

  “好,我马上到。”

  “我的天哪!我怎么办啊!”医院走廊里传着女人的哭喊声,一男一女架着她,旁边还站着几个穿着皮夹克的大汉,周边围满了医生护士,傅子珩刚上楼梯,远远看见这一幕,想上前说几句话,谁知视线中忽然多出一个从办公室冲出来的落亦杉,随后还有欧阳百川,他怕那些大汉上前,落亦杉讨不到便宜,也随着冲了上去。

  果然,落亦杉刚一出现在那些人的视线中,那个女人就甩开旁边的人,疯了一般扑向她,巴掌高高举起,眼睁睁要落下去,却被人截在了半空。

  傅子珩用力甩开她的手,另一只手揽过落亦杉的肩膀“有话好好说,你要是敢打上,我就让你付出代价。”

  “你是谁呀!撑腰的是吧!”

  “是啊!算老几呀!”

  又是一阵争论,那女人却突然笑起来,向着落亦杉走两步,欧阳百川下意识挡住,“落医生,有人护着你是吧!你有男人是吧!可我呢!谁护我,我的男人,因为你的渎职,因为那个医生的错误治疗死了,你知不知道,丈夫死了,我的天就塌了,我一个好端端的家庭,没有了顶梁柱,是怎样的灾难。”

  “对于你丈夫的死,我很抱歉。”对于她一下子软下的气势,落亦杉也狠不下来,淡淡地说道“但我要请你明白一个真相,你丈夫的身体已经每况愈下,一周前我就提醒过你,心率下降他就可能有生命危险,这些你知道的,昨天我因为私事请假,没有照顾到你丈夫,我很抱歉,但是我们的医生没有进行错误治疗,他是医学院毕业的研究生,是一名真真正正的医生,他有最起码的判断能力,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他的果断,将这场灾难延迟了大半天,他没有做错,不叫越权,我和你说一句实话,这个手术换我做,这也是最好的结果。”

  “胡说,前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突然死了、肯定是你们的失误,你们医院在掩盖自己的错误。”

  “就是你们不想好好救”一个大汉提高嗓门,“反正你们是医生,你们说的那些专业名词我们听不懂,现在就这样,你,还有那个医生,出来负责,另外再赔给我们八十万,这事儿就了。”

  “你做梦,你怎么不去抢啊!不是程医生他早死了,还想把我们主任拖下水,混蛋。”尤优实在快气炸了,当众就骂出来了,“大不了我今天辞职不干了,我也得说句公道话。”

  “哎!你这丫头片子,找揍是吧!”大汉撸撸袖管,拿起架子。

  “苏护士长,带她回去。”落亦杉喊着,那边早有几个护士把尤优拉回了科室,落亦杉又回身看着那个想要打人的大汉,已经毫不示弱,“如果各位今天动手,那我们就只好报警处理了。”

  那些人也知道走司法途径占不到什么便宜,便也稍微消停下来,落亦杉接着道“32床家属,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失去爱的人有多么难受,我懂,就在前天,情人节的那天晚上,我交往四年的男友和我分手了,我也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我需要调整我自己,也是本着对病人负责的原则,我才会请假,去整理自己的心情,我没有料到你丈夫的病情会恶化的这么突然,我也不想在你最脆弱的时候和你对薄公堂,但是如果你们逼人太甚,非要医院承担那么大的一笔赔款,非要我与程医生为不应该的事情负责,我也不会容着你们欺压我,这是尊严问题,我绝不软弱,大家就法院见吧!打官司,我奉陪到底。”

  落亦杉深深鞠个躬,转步向办公室走去,身后还有男人的喊叫声,她已经懒得理会了。

  “哎,什么态度啊你这是,你们这是处理问题的态度吗?”

  傅子珩一步挡住那些大汉,对那女人说道“你丈夫已经走了,在他尸骨未寒的时候来找无辜的人讨说法有什么意义,为了给他治病,你们也花了不少积蓄吧!如果真闹到法院,且不说输赢,光请律师的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且,我敢和你打赌,你们请到的律师,一定比不上我请的,再加上你们本来就不占理,官司要赢,可太难了,你们不就是想讹点儿钱嘛!那就识趣一点儿,拿点儿赔偿金就别闹了,别到最后,落个人财两空。”

  傅子珩语气很轻,没有刚才的凌厉,他有些同情这个女人,为着丈夫的离去而不理智,有些像当年的妈妈,只不过,这其中夹杂了贪欲,他希望那个女人能明白,免去自己的麻烦,也免去落亦杉的麻烦。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