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十章 借钱

作品:刚刚好遇见你 作者: 萧桐 更新时间:2017-12-26

  宝马车在灯红酒绿的都市中,疾驰而去,车上是正往心海岸赶的落亦杉与傅子珩。

  “沈姐能有什么事,竟然还躲到你家里去了。”落亦杉含上一片薄荷糖,随手喂给傅子珩一粒。

  傅子珩表情冷淡,说道“沈兰兰这个人,问题很大的,要不是看她和贝雯雯手无缚鸡之力,容易吃亏,我才不会管这档子事,你最好也不要同情心泛滥,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楼上楼下的,能帮就帮一把呗!人家怎么得罪你了,你这么不屑。”

  傅子珩摇摇头,“她倒是没得罪我,只是这个人的行为方式,令我作呕。你还记得颜嘉谦婚礼上见到她和她男朋友一起往各个老总手中递名片的事儿吗?从那时我就觉得,这个女人是个视金钱高于一切的人,而且她对于感情的态度,我也不敢恭维,周建峰出轨被她抓个正着她都选择原谅,别说是因为感情太长,离不开,没有谁离不开谁的,根本就是她住着周建峰的房子,花着周建峰的钱,怕分手没人养她罢了。”

  “有你说得那么不堪吗?确实我也搞不懂她为什么在周建峰身上耗那么久的时间,但不会像你说的,只为了钱吧!”

  “感情当然还会有的,一点点。上次欧阳医生带她回来,你猜是谁领她去的歌厅,说起来都好笑,竟然是沈逸尘。”

  “沈逸尘,盛圣前总经理。”

  “嗯,说我和他争公司的那个,真是物以类聚。”

  傅子珩的语气满含不屑,倒让落亦杉有些惊讶,她从前只以为他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现在看来,他竟心细如发,将身边人的性格行为分析的头头是道,欣赏成见都有秤来衡量,落亦杉盯着他棱角分明的侧颜,调侃道“你是不是也这么分析过我,什么时候分析的。”

  傅子珩细品此话,觉出几分娇嗔,不禁浅笑,“我哪敢分析你,我的智商、情商在你面前,永远都是负无穷。”

  落亦杉哼一声,转正了身子,顺势扳正傅子珩将要靠过来的脸,口中嘀咕道“油嘴滑舌,倒像是情场老手。”

  “都是Alan教的,你去找他算账吧!”

  ......

  “吃饭了吗?我现在去找你。”沈兰兰跑到阳台上,接通周建峰的电话。

  “你别来了,我不在家。”

  “这个时候了,你不在家在哪儿?”周建峰料到她可能还在生气,连声哄道“行了,宝贝儿,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不行吗?”

  “我真不在家,我现在被讨债的堵在十六楼,我连家门都进不去。”沈兰兰不想让Alan听见自己家里的事,尽量压低声音说道。

  “你说什么?讨债的,他们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周建峰闻言大惊,急忙拿起了衣服,“他们不找你爸要钱,跑来找你算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可能是我妈说的,也可能,哎呀!我搞不明白。”沈兰兰快急哭了,周建峰连忙安慰道,“好了,你别急,你没和他们起冲突吧!没受伤吧!我这就去,我这就去找你。”

  沈兰兰挂断电话,一个人在阳台上徘徊着,她想给妈妈和妹妹打电话,但是无论是座机还是手机,都一样无人接通,她一边忧心自己的处境,一边又挂着家里的情况,简直快要抓狂。

  “总监,亦杉姐”贝雯雯起身,和刚进门的傅子珩、落亦杉打招呼,Alan也从里间出来,玩笑道“哟!约会成功。”

  “别闹”傅子珩无心搭理他,Alan只好识趣的闭嘴。

  沈兰兰这才满脸愧疚的说道“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对于傅子珩,沈兰兰一直尊敬的很,相仿的年纪,每次交谈时,却总不自觉地用“您”。

  傅子珩习以为常,也不觉得别扭,只是随口问道“这是出什么事儿了,动静这么大。”

  “沈姐,你可向来是个有主意的人,到底怎么了?”

  “亦杉,那个,我能去你家和你说嘛!”

  落亦杉迅速看一眼傅子珩,见他眼神中充满了阻拦,本想听他的置之不理,又见沈兰兰越发可怜,便也答应道“好啊!”

  傅子珩无奈,只能放她离去,贝雯雯收拾着东西道拜拜,也随着去了落亦杉家。

  “亦杉姐,你不知道,刚才可吓人了,我和兰兰姐刚跑进楼道里,那人就冲下了电梯,然后兰兰姐就“哐”一声将门关上了,吓死我了。”贝雯雯拍着自己受惊吓的小心脏,侃侃而谈。

  落亦杉更加疑问,说道“沈姐,你能和我说说吗?”

  “亦杉,我知道不能和你开口,但我也实在没办法了,你帮帮我吧!借我三万块钱行吗?”

  数目不大,还算在预料之中,落亦杉赶口问道“我能问问,你要这笔钱做什么吗?不好意思,我需要知道这笔钱的去向。”

  “当然,我也不怕丢人了,我爸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好赌,这次又欠了三万块钱,我妈拿不出来,就把我给推出去,让那帮人来找我要,可我也没钱了,我的钱都还了房贷,更不想开口问周建峰要,我只能,只能借了,你放心,我给你打借条,到时候连本带息还给你。”沈兰兰有种病急乱投医的感觉,用尽量清晰的语言和落亦杉解释着。

  落亦杉略微一思量,说道“沈姐,我也不瞒你,三万块钱不多,要我拿绝对没问题,若是能帮你解燃眉之急,我也不会在乎利息,但我请你搞明白一件事,你们家不只有你一个人,出了这种事儿,一定要自己担着吗?你没有兄弟姐妹吗?或者你父母那儿没有存款吗?像这样把所有的事情全揽在自己身上的做法,恕我不敢苟同。还有,你父亲好赌,应该不是一两天的问题了,今天他欠了赌债,你找我借,好,过去了,那下次呢!他们已经知道你的地址了,你以后又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我不知道。”

  “很简单,报警”

  门口留着缝,傅子珩在门外听了会儿,便恰时走了进来。

  “报警”沈兰兰和贝雯雯同样惊讶道。

  “没错,报警。”傅子珩重复一遍,“聚众赌博是违法的事,可以量刑的,像你父亲这种情况,也只有法律可以约束了。当然,如果你非得要顾念父女亲情,那我也没办法了。”

  “我不是没想过这条路,只是我父亲那么大的年纪,让他去蹲牢房,我于心不忍。”

  “让他蹲牢房你于心不忍,给他还债你就心甘情愿了,你在这个家庭付出的太多,他们只会一味索取而已,为什么还债的事情会全落在你头上,肯定是你曾经很顺利的还过款,才会让你父亲越来越肆无忌惮,以为自己有路可退。”

  落亦杉和傅子珩一针见血指出沈兰兰在这个家庭中所做的事情,让沈兰兰一度陷入无奈,她不得不承认,傅子珩指出的这条路是最一劳永逸的,可让她怎么报这个案,怎么把自己的父亲,推进牢房。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