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百零七章 合伙

作品:刚刚好遇见你 作者: 萧桐 更新时间:2018-01-30

  闹铃短促的叫声把张成杰从睡梦中惊醒,打个激灵,翻身起床,租住的房子空间并不算大,出了房间走几步就是厕所,同住的舍友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做早餐,张成杰说了声早安,就眯着睡眼到了卫生间。

  镜子起了一层薄雾,地面有些潮湿,张成杰猜到是舍友又冲澡了,对着雾蒙蒙的镜子看去,头发蓬蓬乱,双目无神,整个人毫无精神。

  这是怎么了?上班族的生活似是消磨了他的锐气,每天早出晚归,做一个打工仔,干一辈子,也是个无名小卒,在海市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能不能买上房子都还要画个问号,难不成真在出租房中结婚生子啊!

  一想到贝雯雯的笑脸,他不禁僵住了正在洗漱的动作,贝雯雯天真单纯,现在不同他计较这些,追求精神上的富足而不在乎金钱,确实,谈钱很俗,但俗物自有俗物的用处,没这俗物,也是寸步难行。

  张成杰突然萌生想法,连忙吐出漱口水,三下五除二的洗把脸,把这月还未用完的假给请了,电话打给两个大学同窗,约他们在金融街咖啡厅见面。

  上班时间,地铁人满为患,张成杰赶到金融街,两个朋友已经到场,大学毕业,大家虽都留在海市,但各自奔波于自己的工作生活鲜有联系,今日相见,倒是好好寒暄了一番。

  从小胖和达子的表述中,张成杰也能感觉到他们的无奈,孤身一人漂泊在海市,与他人合租房子,出门地铁公交,每天像机器人一般完成上司的工作,很枯燥,很难熬。

  大家并非没有创业的念头,但每次提到资金,就会一个头两个大,父母年龄也都不小了,一辈子都为儿女奔波,又怎好伸手要钱,张成杰探明二人的心意,心底有了数,才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他们大学的专业是计算机,维修计算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张成杰的意思,是想先印名片,做计算机维修,等日后攒了钱,再扩大规模,小胖早就受够公司的约束,决定和张成杰一伙干,达子做事有些瞻前顾后,说是要先考虑考虑,张成杰也了解他,由着他的性子,没有多说,和小胖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沈晓宁的升职宴闹的有些不愉快,可想而知,落亦杉和沈晓宁两个强势的女人碰在一起会发生多严重的化学反应,一顿饭下来,几乎就是两个人的争奇斗艳,傅子珩无理由的偏向落亦杉,在公司比较有实权的技术总监偏向沈晓宁,其他几个总监在旁大气不敢出,大家纷纷同感,史上硝烟味最重的一顿晚餐。

  这场戏的三位主角却是从这一言一语的讽刺中寻到了乐趣,谁也不甘示弱,谈到兴处,仿佛还带着几分享受,这场对战无关胜败,用傅子珩的话来说,和落亦杉比唇舌战,沈晓宁是自讨没趣。

  沈晓宁终于还是忍不住,急切地想知道落亦杉到底是何方神圣,既然身份设计那么保密,就说明她不是普通人,这次她一定要搞清楚落亦杉的家庭,才好决定对她是友好还是狠恶,相比上一次,她的方法倒是成熟了不少,不会傻乎乎的明目张胆地去调查,而是暗访跟踪,誓出结果。

  回家的路上,傅子珩和落亦杉的气氛有些不同,和一个情敌呛了一晚上,心情自然是好不到哪儿去,傅子珩惯会察言观色,抬手抚着落亦杉的头发,还没等开口,落亦杉就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拿下来。

  傅子珩陪笑,柔声问道“生气了?小美人儿。”见落亦杉板着脸仍不理自己,傅子珩又问道“真,真生气了啊!怪我,怪我没想周到,不该答应她吃饭的。”

  “你还知道”落亦杉带着几分薄怒,“你没听见她话中带话,什么花无百日红,先遇到的不一定是最好的,还给我举什么卓文君的例子,在我面前拽什么文啊!就她知道啦!句句话暗示我你会变心,你变不变心她知道啦!当然是我知道啦!”

  “是是是,您说的对,我怎么会变心呢!她知道什么,胡说八道。”傅子珩顺着她说,倒是引得落亦杉一脸不高兴,侧过脸来怒视着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无理取闹。”

  “没有啊!”傅子珩一脸无辜。

  “那你干嘛敷衍我。”

  “我没有敷衍你啊!”

  “明明就有,是是是,这种话不是敷衍是什么?”落亦杉嗔怒着,傅子珩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把车靠边停好,耐着性子说道“亦杉,你才是最好的,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生气呢!”

  “我们是不相干,可她和你相干啊!一口一个'我们傅总'叫的那么亲热,哎!搞搞清楚好不好,你是我男朋友,我的......”落亦杉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唇上湿湿凉凉,等她反应过来,傅子珩已经伏在自己身上,情不自禁地吻住她的唇。

  等傅子珩控制住情欲,落亦杉也恢复了安静,还是有几分不快的倔强的想要别过头去,傅子珩眼疾手快,将她的头扳正,逼着她直视自己,“落亦杉你听好了,我傅子珩认定一个人,就是一辈子,你很不幸,被我认定了,你永远都别想逃走,我永远都不会放手,沈晓宁也好,米菲儿也好,还有你的那个前男友白笑天、颜希明之流,都不能构成我们的威胁,爱情是一场戏,这场戏我们两个是主角,我们两个是唯一的拥有者,他们都是戏外人,没有话语权,不配成为我们的羁绊,你明白吗?”

  落亦杉愣愣地盯着面前傅子珩完美无缺的脸颊,心中说不出是种什么情感,庆幸、激动、还是抱怨,她说不清,脑中盘旋着他的这番话,心中浪起千层,傅子珩什么时候开的车她都不记得了,似乎上电梯时碰到了约会晚归的林梦雅,说了几句话,就被傅子珩抱进了屋中,而后是沉沉的睡意。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