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23章方才罢休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1-13

  <br/>苏婉柠稍稍放心,随后道;“清云殿自是好的,只是静和命丧里头,怕是冲撞了恭顺。紫霞,你去见偏殿朝阳殿整理出来,迎接公主入宫。”

  紫霞应声而去。

  苏婉柠又叫小林子,“稍后本宫回去找皇上,求他给你了旨意。你出宫找道馥郁,问清楚了公主平素的饮食起居,回来后预备着。”

  小林子也兴高采烈地去办了。

  锦荷眼见苏婉柠为恭顺考虑这么多,又见她脸上发自真心的笑,心也宽慰了不少。

  苏婉柠又吩咐人准备裁制了恭顺的衣物,又准备了好些的玩具,随后自己都忙的找不着北了,一个劲问锦荷:“本宫还需要准备什么?”

  锦荷笑道:“小姐什么都不用准备了,剩下的奴婢去办。您就安安心心等着公主回宫罢。”

  苏婉柠在榻上坐一会儿,又起身在屋子里走着,嘴上念叨:“当初送走她是还是个婴孩,现在她记得我吗?”

  又担心恭顺回来后不生她可怎么办?又担心恭顺回来后水土不服怎么办?

  问的锦荷也无奈了。

  晌午时,花解语拎着自己小包来了,嬉笑着问苏婉柠,“皇上说给我一个娃子玩玩,柠姐姐,那小娃娃何处?”

  苏婉柠瞪大了双眼,“皇上真这么说的?”

  花解语悻悻地摸摸鼻子,诺诺道:“皇上说,恭顺和孝公主即将回宫,让我来照理她的身子。”

  苏婉柠暗道原来如此,不过有花解语在恭顺身边,倒是令她放心不少。只是花解语就是个小孩子心性,不知道恭顺会被她带成什么样。

  苏婉柠又叮嘱了花解语好些话,只听得后者耳朵都结了疤,方才罢休。

  “柠姐姐,你就放心吧,没吃过猪肉我总见过猪跑吧,相信我吧。”花解语拍着胸脯保证。

  锦荷睨了花解语一眼,“花公子这是什么比喻?”

  “又没有错。”花解语不满道。

  苏婉柠无奈地扶扶额,真不知道如此安排,到底是对是错。

  七日后,恭顺和孝公主的仪仗回宫。

  两年前送她出宫时,是苏婉柠、林月湄与刘静和,如今迎她回宫,依旧是这个地点,人却只有林月湄与苏婉柠了。

  林月湄瞧出苏婉柠的紧张,拉了拉她的手,轻声道:“见自己女儿也能紧张成这个样子?这可不像你平素的性子。”

  苏婉柠道:“湄姐姐,孝淑恭亲皇贵妃将公主托付与我,我却未曾尽过一个母亲的本分,令公主宫外受苦几近三年。即便恭顺不叫我额娘也是对的。可我心里实在是害怕,又怕公主真的不生我。”

  林月湄紧了紧他的手,道:“你送公主离宫,全是为了保全她的性命,若不然恭顺早已经被皇后杀了。再者孝淑恭亲皇贵妃生前是一个温和的,恭顺的性格定然是与她无二般,你就放心吧。”

  随着一声“恭顺和孝公主回宫!”

  苏婉柠远远看着一队仪仗从南门偏门中进入,穿过长街,朝他们行来。

  仪仗中间一顶素色的八人,大轿,旁边跟着的是馥郁与祥梦,二人都穿得素净。

  不时有一双小手掀起帘子,馥郁都要凑过去,提醒轿中的人儿放下帘子。

  林月湄远远看着,笑道:“看来,恭顺可不太宁静哟。”

  苏婉柠也笑笑。

  仪仗很快在二人面前停下,众人下跪,齐声道:“庆妃娘娘万安,贤嫔娘娘万安!”

  林月湄与苏婉柠都示意他们起身,苏婉柠看着轿子落下,走了过去。

  馥郁带着从宫中带去的丫头又见了一次礼,苏婉柠示意他们起身,打量了几个丫头,精神都还好。便笑道:“一别两年,馥郁姑娘在外面受苦了。”

  馥郁连忙道:“小主千万不要这么说,这是奴婢们本应该做的,没有什么苦不苦的。”

  苏婉柠红了眼圈,如今宫中物是人非,看着昔日的旧人,又想起当年自己刚入宫时的情景,感慨万千。

  “当年本宫得孝淑恭亲皇贵妃托孤,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幸而有你们的相助,却累的公主在外受苦。”苏婉柠由衷道。

  馥郁连忙道:“娘娘给了公主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孝淑恭亲皇贵妃与公主都感念您的恩情。”

  言罢,便转身去轿前,请了恭顺和孝公主,“公主,咱们到了,请下轿参见贤嫔娘娘。”

  就见一双粉嘟嘟的小手掀起帘子,一张粉雕玉逐的笑脸从帘子后探出来,黝黑的头发被分别绑在两边,像极了小包子。她眨眨眼,目光落在苏婉柠身上许久,随后展开一抹笑颜,直接蹦下轿辇,就朝苏婉柠奔去。

  苏婉柠未曾料到这孩子竟然如此不认生,就看着她奔到自己面前,抱着大腿脆生生地喊了一声:“额娘!”

  苏婉柠愣了许久,看见抱着自己大腿的小人儿,一身碎花小棉袄已经有些旧了,却仍旧没有磨损。

  “哎!”过了许久,苏婉柠才答应一声,将小人儿抱起来,眼角悄然落下一滴泪。

  恭顺摸着苏婉柠的手,嘻嘻笑道:“老是看着画中的额娘,摸着冰冷的。可为什么额娘的脸也是冷的?”

  林月湄眼见这一幕,强压住心里的伤心事,上前道:“你额娘为了等你,站在这风口吹了半个时辰了,不冷才怪了。”

  恭顺将目光转移到林月湄身上,歪着小脑袋想了许久,一双手捧着苏婉柠的脸,道:“恭顺给你敷敷,就不冷的,恭顺的手时热乎乎的。”

  苏婉柠连连点头,闭了闭眼,又笑开怀了。她看着了林月湄,轻声道:“这位是湄娘娘。”

  “湄娘娘好。”恭顺礼貌地喊了一声。

  林月湄笑着凑过脸去,轻声道:“恭顺叫我姨娘好不好?”

  恭顺却没有马上开口,而是转头看了看馥郁,见后者点点头,才对着林月湄叫了一声,“湄姨娘好!”

  林月湄也笑的乐不可支。

  苏婉柠一路抱着恭顺回清云宫,听小人儿一路上都在讲着平素的事情,脸上的笑一直挂着。

  林月湄看着也是喜不胜收。

  回了清云宫,恭顺便与花解语打成了一片。大小两个孩子简直是玩疯了。

  苏婉柠与林月湄看着二人玩了一会儿,便让锦荷一旁看着,叫了馥郁和祥梦二人进灵夕殿,将四下的丫头都清下去。

  “适才我见你二人似乎有话要说,可是关于恭顺的?”苏婉柠轻声问道。

  馥郁与祥梦纷纷跪地,都扣了头。

  馥郁道:“娘娘,此次皇陵失火,并非天灾,实乃人祸。奴婢实在担心有人要对公主不利,还请娘娘一定要想办法,保全公主性命。”

  苏婉柠与林月湄对视一眼,他们猜想果然错不了。皇陵是什么地方,虽然多烛火与幔帐,可到处都是守卫,怎么会一下子将整个皇陵都烧没了,如此还无人知晓?<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