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299章自尽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2-13

  <br/>金蝉一听,已经颤抖一回,嘴上道:“原是如此。”

  苏婉柠又将花解语与竹素之间的事情,一一详细说了一番,又将一番打算说了,只听得金蝉脸色更白。

  苏婉柠又拿出那枚玉佩,咯噔一声放在桌上,竟然生的叮咚作响,断裂两半。

  金蝉身躯一震,立即倾身跪下。

  “事到如今,你竟还不肯说,这枚玉佩究竟如何出现在本宫后院,近日,你可从未出现在清云宫后院。”苏婉柠沉声喝道。

  金蝉眼泪已经徐徐落下,连连叩首道;“娘娘息怒,嫔妾知罪了。”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竹素的?”苏婉柠见话已经说开,便也开门见山问道。

  “自上次凉亭,娘娘解困,又让竹素太医为嫔妾包扎伤口。”金蝉应声道。

  苏婉柠又问道:“为何要推解语?”

  “嫔妾嫉妒她能嫁与竹素,只拌嘴了几句,便迷了心智,将她推下去了。”金蝉又俯了俯身道。

  苏婉柠又沉默了,只怔怔地盯着金蝉,不说话。

  金蝉又道:“嫔妾已经知罪,只求娘娘保重身体,要如何责罚奴婢都受着。”

  苏婉柠看了看桌上的玉佩,轻声道:“你可知这玉佩究竟从何而来?”

  金蝉抬首,不解。

  苏婉柠看了看花解语道:“是本宫命紫霞从你身边拿来的,在后院只找到了两枚拢翠庵的竹叶。”

  金蝉闻言惊讶地长大了嘴,她竟不知苏婉柠诈她,又有紫霞在身边这样诓骗自己,身子一软,便瘫下去了。

  苏婉柠又道:“你又可知本宫为何设下这个局来找套你的话,只因你是四姐姐身边的人,我不敢信也不能信,四姐姐那样一个水灵的人,你是自小跟在她身边的。”

  “嫔妾有愧娘娘信任,罪该万死。”金蝉已经是泪雨涟涟,唯有叩首认罪的份儿了。

  “你究竟没有其余的话说?”苏婉柠眯了眯眼。

  “嫔妾再无分辨的话,任凭娘娘处置。”金蝉道。

  苏婉柠又默了许久,方才叹道:“你的罪是实得,只是由不得本宫来判,只等解语醒来后,看她如何处置你,你且先回去罢。”

  金蝉又是一愣,苏婉柠已经起身到了解语榻前,不理她了。

  金蝉便含泪在原地叩下三个叩首,起身离了清云宫。

  紫霞瞧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心中一痛,道:“小姐,就这样了吗?”

  锦荷道:“这未免也太便宜她了。”

  苏婉柠仔细看了花解语的情况,“这两日竹素家中忙着,锦荷,你的多注意些解语,身边不能离了人。”

  “小姐,这些倒不必你吩咐,奴婢已经安排了流萤几人轮流看守这。”锦荷又提起了金蝉的事情,道:“小姐,奴婢之见,倒不如把金蝉的事告诉太后听,这两日太医院翻得厉害。”

  苏婉柠又掖好了花解语的杯子,又回到榻上,将桌上的碎玉拿起来在手里磨砂着,道:“金蝉虽说都是她做的,可却说得不尽不实,当中漏洞颇多,我一时半会也摸不着。”

  苏婉柠说这儿将那玉佩递给紫霞,道:“你仔细拿去镶嵌好了,再拿来给我就是,也不用再回来了,还去湘云宫照看着金蝉。”

  “小姐,此番让紫霞回去,金蝉又如何会用紫霞?”锦荷担忧道。

  苏婉柠道:“她会的。”

  紫霞又不解,还是拿着玉去了。

  锦荷尚且不满,又要说话,被苏婉柠打住,“你且去弦月阁请了湄姐姐来叫她带着天心来玩玩罢。”

  锦荷便去了。

  自花解语伤了后,恭顺与天宏都安静异常,恭顺整日就陪着天宏待在朝阳殿内,许久不曾有人出来。

  苏婉柠又为了花解语的事情,几日少有见他们,如今恭顺见了她来,忙跑了上来。

  “额娘,解语小姨还没有醒来吗?”恭顺被苏婉柠抱在怀里,问道。

  苏婉柠摇摇头道:“你解语小姨太累了,让她多休息。”

  恭顺便不再问,看了看天宏,道:“额娘照顾解语小姨,恭顺照顾天宏弟弟。”

  “恭顺真乖,弟弟这两日可还好?”苏婉柠一头为恭顺的勤劳而欣慰,一头又为天宏担忧,见天宏仍旧躲在馥郁怀中,连自己都不亲近了,心里更是难受。

  “就是不大爱说话了。”恭顺眉宇皱了皱眉头。

  “弟弟受了惊,过两日便好了。”苏婉柠勉强笑了笑,又问了些天宏的情况,便离去了。

  才至灵夕殿,就见紫霞跌跌撞撞跑来。

  “你向来是个知道规矩的,今儿个这是怎么了?”苏婉柠先看了花解语,到榻上坐着,方才问道。

  “小主死了。”紫霞这头喝了茶,缓口气儿方才说道。

  “哪个小主死了?”苏婉柠一心都在花解语与天宏身上,眼下奶还顾得上旁人的死活,因此也不在意,漫不经心问道。

  “金蝉小主自尽了。”紫霞又顿了一下,方才道。

  苏婉柠心中一惊,站起身,又疑问道:“你说谁死了?”

  紫霞双眼一红,眼泪就簌簌下来了,道:“奴婢听小姐的话,将玉佩拿去镶了金,又回到湘云宫去照看小主,见一应的丫头都在外头伺候着,担心小主有事,便撞门进去,哪曾想,就看到小主已经悬在梁上,早已气绝。”紫霞哭着跪倒在地,从袖中拿出一张纸,递与苏婉柠,“这是小主留在桌上的,奴婢趁着人乱,就带过来了。”

  苏婉柠忙接过去一看,登时吓得连连后退几步,靠在桌上方才停止,喃喃道:“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啊!”

  锦荷上前去扶着她,问道:“小姐,到底怎么了?”

  “金蝉将一切都招认了,因愧对解语,所以自尽了。”苏婉柠身子一软,瘫在榻上,瞧了瞧花解语。“我本无意要她死去,如今到了九泉之下,如何有脸去见四姐姐?”

  锦荷看过信,也是大惊,却压住心中的不安,“小姐,这也是金蝉自作自受,小姐不必自责。”

  紫霞与金蝉到底有些情谊的。此刻眼泪已经连成了串,又道:“小姐,金蝉小主向来慈悲,她定不会起心推解语姑娘的。”

  苏婉柠心中也是沉吟,金蝉看着不似那样的人,即便是无心之失,也断不会隐瞒自己啊。

  遂又细细看了那封信,看完后果然又是大惊,将信细细收好,收拾了心情,方才道:“皇上知道了吗?”

  “因皇上在上书房有事,奴婢已经令人去弦月阁请示了庆妃娘娘,想必娘娘这当口已经赶过去了。只因这封信重要,一头来给小姐通告,一头把这信送来了。”紫霞轻声道。

  苏婉柠闻言,只细声道:“你先去罢,湘云宫还有诸事要料理,我换身衣裳就来,可千万别叫其他人知道了这封信,我自有打算。”<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