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448章各样的刑具武器

作品:三千繁花挽:美人嫡妃 作者: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2018-04-16

  <br/>正说着,马车停了下来,外头传来侍卫盘问的声音。

  也不知那马夫如何说的,那侍卫也没有检查车里,便放行了。行了一段路,马车又停了下来,外头传来男子的声音,“三位,到了。”

  紫霞搀着苏婉柠下了车,小林子随后。

  车夫又道:“时间有限,三位需要在子时赶回宫中,必须在这之前,回到与他们交换的地方。”

  苏婉柠抱拳行礼,“大恩不言谢。”

  那车夫并不搭话,只是钻入了车内。

  “小姐,我们快些走吧。”紫霞搀着苏婉柠往里走。

  大理寺的牢房都是独间的,小林子早已经得到了地图,在前头带路,遇到侍卫盘查,便亮出了挂在腰间的腰牌,轻易便过去了。

  小林子早已经得到了大理寺的地图,在前头开路,行了约莫一刻钟,便到了关押苏凌鉴的地方。

  高耸的楼房灯光的照应下,犹如张开巨爪将猎物掌控在手中的猛兽,令人不寒而栗。

  门口数十侍卫带刀而立,远远见了三人,为首之人手里提着刀上前来,将他们呵斥住:“哪里来的?”

  小林子躬身上前,递了腰牌,又暗中塞了一包银子过去,讨巧地说道:“我家主子只是进去看看,一会子就出来,还望官爷行个方便,这点小意思,请几位官爷喝点小茶吧。”

  那侍卫掂掂手里的腰牌和银子,再看过三人,声音小了不少,显然这样的事情没有少做,“这腰牌只能进去一人,你们谁进去,另外两人在外头候着。”

  这大理寺如此诡异,紫霞如何放心让苏婉柠一人进去,正要上前说话,被苏婉柠拉住,悄声嘱咐道:“你和小林子在外头,我自己进去,到了这里,出不了事的。”

  紫霞正要说什么,苏婉柠已经向前一步,朝侍卫做了个揖,沉声道:“还请官爷前头带路。”

  那侍卫守在这里,什么人没有见过,一看就知道苏婉柠是主子,也知道能够进来这个地方的,都是身份尊贵的,因此也客气了不少,“跟我来吧。”

  说着,侍卫转身过去,和那边几人打了个招呼,苏婉柠跟着进去。

  这牢房外头与寻常楼阁无疑,进了里头,却是别有一番天地。

  宽敞的石质通道内挖出无数的小房间,里面防着各式各样的刑具武器,有些上头还有凝成黑色块状的血迹。

  苏婉柠一路看着,也暗暗吃惊不小。怪道说进了大理寺的人,没一个不吐露实情的,这十八般刑具都尝一遍,哪个都是受不了的,哪有不招的?

  这么多年来,大理寺从未出过一件冤假错案,原因只怕就在这里了。

  那侍卫一眼瞧出苏婉柠女扮男装,见她一路上从容淡定,心里也不由得佩服,没有几个女子看到这样的阵仗后还能如此镇定。

  行了半刻钟,他拿出一条黑布,递到苏婉柠面前,唤了声:“公子请。”

  苏婉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却不知他这是几个意思。

  侍卫道:“大理寺不是别处,这里的犯人要是丢了,属下一干人等的身家性命不保。”

  原是为了防止有人劫囚。

  苏婉柠明了,取了黑布自己蒙上,随后一根光滑的棍子递到自己面前,“公子抓紧了,跟着来吧。”

  因蒙着眼,对前面的路又不甚清楚,苏婉柠磕磕绊绊,好在是很快就到了。

  “公子要见的人就在里头,属下在外头候着,只有半个时辰。”侍卫说完,便离去。

  苏婉柠眯了眼,好一会子才适应里面暖黄的光线,四下打量,竟身在一条大理石打造的甬道中。

  眼前是一扇纯钢打造的大门,门上镂刻一只凶兽,想来是震慑用的。

  稳定了心神,推开那扇大门,里头倒是宽敞,也很干净,只是除了一张床和一桌一凳,便再无旁的。

  床上盘坐了身穿里衣的苏凌鉴,背对着牢门。桌上放了一壶酒一个杯子,还有三两小吃。

  苏凌鉴正闭目养神,听得人进来的脚步声,并不睁眼,懒懒说道:“我说的很清楚,回去告诉爹爹,即便我无罪释放,也定会为她服刑三年,减轻罪孽。”

  苏婉柠将房中量一圈,行至桌边坐下,笑道:“怪道二哥哥不肯回去,一壶薄酒三两下酒菜,这日子别提多逍遥,又不用管苏家的事务,但真逍遥。”

  听得熟悉的声音,苏凌鉴转身,见桌边浅笑着的人,不由惊讶,“七妹,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二哥哥即将度过三年的地方。”苏婉柠不动声色。

  苏凌鉴大惊失色,也不顾不得些许礼仪,起身将苏婉柠推着往外去,“这大理寺岂是你能来的地方?趁着还没有被发现,赶紧回去,纵然不要了自己性命,也该为家中姨娘着想。”

  苏婉柠旋身躲到一旁,蹙眉道:“二哥哥这话不通,你连自己的身子都不要了,何苦来管我?”

  苏凌鉴愣了一下,眉眼一低,自觉没脸见苏婉柠,颓然坐在床上,“你说的不错,我是没有资格说你的。”

  “新婚夜二哥哥并未在新房,只怕是连那秦文长得什么样都看不清,纵然失手错杀,也不会如此甘愿为她服刑三年。二哥哥素来都是洒脱不羁的人,为何在这件事上,拘泥如此?”

  苏婉柠心里清楚的很,却想听他自己亲口说出来。

  苏凌鉴苦笑不语,他要如何说出,所谓服刑并非为了秦文,而是为了她的孩子,自己亲手杀了的外甥。

  “这样,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前些时候,原本已经死的潇妃被玄武将军带回宫,还有周贵人的哥哥。湄姐姐一力承担下所有罪行,皇上大怒,二人殒命,湄姐姐也因此而病情恶化不久离开了人世。”

  想起林月湄的死,苏婉柠又是一阵痛心。

  她每说一句,苏凌鉴的心便沉了三分,不敢去看苏婉柠的眼。

  “周贵人如今疯疯癫癫生不如死,柠儿一直奇怪,潇湘的事是我一手策划,万无一失,即便苏婉汐要调查她的死因,是如何知道她竟然还活着的?”

  苏婉柠神色平淡,倒了一杯酒递给苏凌鉴。

  苏凌鉴心中痛苦,接过便饮尽,眼眶泛红,直直地看着苏婉柠。

  “直到那日我去周贵人,在周昭给她的信中发现,潇湘出城前,碰见过二哥哥。”

  手中杯盏落地,却在地上旋转起来,并未碎裂。

  苏婉柠捡起,放在桌上,“直至那个时候,我也从未怀疑过二哥哥,你素来不是那般会管他人闲事的人,何况潇湘的事实在匪夷所思。”

  “你的信任,不值得。”隔了许久,苏凌鉴才道。

  “二哥哥这句话,是要将咱们兄妹二十几年来的情谊都丢的干干净净吗?”苏婉柠痛心问道。

  “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为人兄长。”苏凌鉴苦笑,看七妹如今的态度,只是知道了潇湘的事,若知道了天宏的事,还不知两人还有机坐在一起。<br/>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