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104章 奈何缘浅

作品:婚痒:爱你依旧是我的信仰 作者: 娜些年 更新时间:2017-11-24

  酒吧。

  包厢内震耳的音乐,调笑声,喧闹一片,男男女女们玩的正嗨。

  相对他们的热闹,角落处一个独自喝着酒的人,显得有些落寞。

  “宝贝,去陪陪我哥们,把他伺候高兴点。”慕洛川左拥右抱好不快乐,一回头看见好哥们独自喝着闷酒,推了推黏在他大腿上的火辣妞菲菲。

  火辣妞瞄了陆旭一眼,迷离的灯光下,他棱角分明的面孔俊美异常,尤其是他解开了衬衣纽扣,袖口随意的挽起,整个人透着慵懒的性感。

  “慕少,你那位朋友,今天心情可是不佳。刚才我几个姐妹过去搭讪他都不理人的。”

  慕洛川坏坏的一笑,拿出一沓钞票塞进了她的胸口,轻佻的捏了捏她的脸蛋,“拿出你的本事,只要你能让他高兴,这些都赏给你。”

  菲菲笑着收下钱,起身扭摆着翘臀走到了陆旭身边,长腿一迈直接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声音又酥又嗲,“老板,一个人喝酒多闷啊,我来陪你喝几杯怎么样?”说着,从陆旭手中夺去了酒杯,将他剩下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离我远一点。”陆旭的剑眉拧了拧,身子向后靠懒懒的靠在沙发背上,声音冷冰冰的。

  “老板,别这样嘛!来玩就不要再想那些烦心事,让我好好陪陪你,保证你开心。”菲菲大着胆的将柔软的身体贴向了陆旭,一只手搂住他的脖子,一只手缓缓划进了他结实的胸膛。

  迷离的灯光下,穿着清凉的菲菲风情万种,妩媚的眼睛,丰盈的身体,没有男人会拒绝这样的诱惑……

  “啊!”一声娇呼。

  在她的唇就要落在他唇上的前一秒,陆旭猛然擭住了她的手腕,把她从身上扯离。

  众人看去,只见她狼狈的跌倒在了地上。

  “慕总。”菲菲脸色又尴尬又委屈的爬起身。

  慕洛川挥挥手,她只好扭身出去了。

  “我说兄弟,出来玩不就要高兴吗?别这么没劲儿好不好。”慕洛川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他身旁。“不就一个女人嘛!要不是一辈子找不到,难道你还一辈子不碰女人吗?”

  陆旭横了他一眼,自斟自饮一杯,将酒杯重重放在桌几上。

  “OK,OK。我说错了。”慕洛川举起双手投降,只要一提及沈初晴,陆旭的情绪就不受控。

  陆旭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

  “她会去哪里呢?找了那么久,就没有一点点线索?一个大活人也不能平白消失了!”起初,慕洛川以为陆旭对沈初晴只是一时兴起。

  没想到,自从她失踪后,陆旭对所有都失去的了兴趣,整个人都变了。他这才知道兄弟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陆旭视线垂了垂,黑眸凝着某处,无比认真,“她还有家,还有父母。不可能躲一辈子,我一定会找到她。”

  慕洛川叹了一口,拍了拍陆旭的肩膀。

  他本身是不看好他们的,并不是嫌弃沈初晴离婚的身份,单说她的前夫是骆晋。他们两个就玄。

  可他也知道陆旭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不过他心下奇怪,以陆旭的势力怎么可能找一个人三年多的时间都毫无头绪呢!

  陆宅。

  宁夏熬好了药,调好了温度,将药水端进了陆蘅的房间给他泡脚。

  陆蘅的腿瘫痪以后,他就跟宁夏分房而住,医生说他的腿伤到了神经,唯一的恢复的可能就是接上神经。

  国内没有成功治愈的案例,陆旭联系了国外的大医院,他们愿意一试,可陆蘅却不肯去就医。

  医生说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每天帮他按摩不让肌肉萎缩,不然以后就无法手术。医生还开了一副中药,说要每天泡脚可以帮助血液循环有助他恢复。

  宁夏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陆蘅的身影。环顾了一圈,落地窗是开着的,夜风吹着窗帘轻摆,然后她看见了窗帘飘起后隐约露出的轮椅。

  “陆……”宁夏走过去想叫他,却一下看到了桌柜上的照片。按不住好奇心,宁夏拿起了照片。

  宁夏蹙蹙眉,许多张照片上是同一个女人,很漂亮,看着似乎还有熟悉。她一张一张的看过去,照片是在不同场合下拍的,从角度上看还是偷拍的。

  “好。按我说的去做,记住,绝对不能让陆旭发现她。”

  陆蘅冷酷的声音撞进了宁夏的耳膜。

  不能让陆旭发现?宁夏知道陆旭一直在找一个叫沈初晴的女人。瞬间,她明白了,照片上的女人是沈初晴。

  陆蘅早就找到了沈初晴,却隐瞒着她的踪迹。

  “谁让你进来的?”

  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宁夏吓得一跳,照片从手里掉了下来。

  照片悠然飘落到了陆蘅的脚下,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然后,锐利的黑眸看向了宁夏。

  “管好你自己,不该说的不要说。”

  “陆蘅,这个人是不是陆旭在找的沈初晴?”宁夏还是问出了口。

  “跟你无关。出去。”陆蘅背过身不看她。

  “你知不知道,陆旭他……”

  “闭嘴!滚出去,以后不准进我的房间。”陆蘅暴怒的打断了宁夏的话。

  自从他受伤以后,性子就更加冷酷了,甚至可以说是无情。

  宁夏几步走到他面前,“陆蘅,陆旭是你弟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他找沈初晴找的都快疯了。”

  陆蘅盯着宁夏,一瞬不瞬,她眼睛里有明显的不解和疑问,甚至还有指责。

  宁夏被他冰冷的目光看的有些发颤,气势明显弱了下来。

  “因为我不想让他的下场跟我一样,听明白了吗?”陆蘅一字一顿,他的声音,犹如千年寒霜,一字一字的透着蚀骨的冰冷。

  宁夏心中一揪,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和内疚。她明白。陆蘅是恨她的,要不是因为救她,他不会落得如此。双腿瘫痪,对于骄傲如斯的他是怎么样的残忍。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拿自己的双腿换来他的健康。

  宁夏蹲下身子,双手握着陆蘅的手,抬着头看着他,眸光里是期盼和恳求,“陆蘅,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去法国做了手术,你就会好起来的。”

  “如果,手术失败了呢?如果,我好不了,永远站不起来呢?”陆蘅清楚,医生对治愈他腿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陆蘅。”宁夏不愿听他说那些丧气的话,“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永远都会陪着你。”

  陆蘅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猛然甩开了宁夏的手,嘴角勾起讽刺的笑意,“陪着我?你愿意陪着我这个残废?宁夏。”

  残废,两个字深深刺在了宁夏的心头,她脸色微白。

  “不要说说这两个字,好不好。”宁夏眼眶泛着泪光,她心中的痛不必他少一分。

  陆蘅手指捏住了宁夏的下颌,深深凝着她,“宁夏,你是在同情我吗?”

  宁夏立刻摇摇头。自己绝对没这个意思。她是心甘情愿的陪在他身边的。

  “可怜?”陆蘅继续审视着她。

  宁夏抓住了陆蘅的手,连连否决他的猜测,“不是,不是,都不是。陆蘅,我承认以前我是恨你,想跟你离婚。我们在一起三年,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有心,我感受的到。我以为自己对你只是有恨,可是,当我看到你躺在重症监护室生死未卜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有多担心多害怕。我害怕你会醒不过来,我害怕你丢下我一个人,我该怎么办?陆蘅,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爱上你了。”

  宁夏哽咽着说完,簌簌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滑落,大滴大滴的砸落在陆蘅的手背上,似乎带着灼人的温度,连带着他的心都疼了。

  陆蘅,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爱上你了。

  陆蘅耳边不断回荡着她最后的那句话。他固执的等了她三年,终是等来她这句话。若是以前,他必定欣喜万分把她拥入怀中,可是,一想到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

  心底刚冒出的喜悦,立刻消失无形。

  陆蘅冷笑着挥开了她的手,宁夏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了地毯上。

  陆蘅坐在轮椅冷冷俯视着她,目光暗晦深沉,声音近乎无情,“宁夏,你是在施舍爱给我吗?还是想替你的左远辰赎罪。你还真伟大,为了他如此委曲求全。我告诉你,现在就算你肯乖乖的留在我身边,我也不会放过左远辰。离婚协议我已经签过字,该给你的我不会吝啬。你最好,赶快签了字滚出陆家。”

  “陆蘅,我不会走,更不会跟你离婚。”宁夏眼眸里含着泪望着他,一字一句。她可以忍受他的冷言,可以忍受他的冷酷。

  因为她知道,她这点痛跟他比起来,微不足道。

  “滚!我让你滚听到没有?宁夏,你以为你是谁?”陆蘅一怒之下挥手将桌子上的东西扫落在地。

  他可以忍受一切,唯不能忍受同情,而且这同情还是宁夏给的。

  药瓶,水杯,滚了几圈在宁夏的脚边停下了。

  “阿蘅,阿蘅,好好的,怎么又吵起来了?”楼上的陆家的两口子也被惊动了。秦雅岚穿着睡衣披着外套就下来了,陆父敲了敲他们的房门。“阿蘅,你的身体还没好,别让妈再担心了!”

  宁夏弯腰捡起地上的凌乱,打开门温声道,“爸妈,我们没事!”

  陆蘅黑眸如墨,又冷又冰,“让她离开陆家。”

  秦雅岚拉了拉外套,拧眉看着陆蘅,语气严厉,“胡说什么,宁夏是你当初执意要娶的,你当婚姻是什么,这么随随便便说散就散。”

  陆旭刚进门就听见母亲的声音,立刻走了过来,“妈,你回去休息吧!那对夫妻不吵架的,您跟着参和什么。”说着,拥着秦雅岚的肩半拉半拖的带她上了楼。

  “我怎么能不生气,当初你哥要是听我和你爸的话,还会是现在这样吗?我告诉你,陆旭你的婚姻大事,必须听我的。我不能再随着你的性子乱来了,知道吗?欣然快从国外回来了,到时候你去接机,听见了没有?”秦雅岚素养一向很好,可是儿子为了救宁夏落得双腿残废,而且始作俑者还是她的前男友,这让她的心里始终扎着一根刺。

  “好好的,怎么又扯到我了?”

  ……

  隐隐的,陆旭母子的对话渐渐听不清了。

  房间陷入了沉默。

  救宁夏,陆蘅没有后悔过,就算现在让他再选择一次,他也会奋不顾身的去救她的。

  可是,当你深爱某人的时候,你想给她的是,完美。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