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122章 奈何缘浅

作品:婚痒:爱你依旧是我的信仰 作者: 娜些年 更新时间:2017-12-02

  挂完点滴已经是晚上了,也许是药力的作用沈初晴昏昏欲睡。半梦半醒间,听得有‘咔哒’一声。有人推门而入。

  她以为是陆旭,脱口叫出了他的名字,“陆旭。你来了,记者都……”

  高大的身形,听到陆旭两个字时,面色瞬间沉下,几步走了过去。

  “是我。”

  一张俊颜毫无表情,不是骆晋是谁?

  “骆晋,你怎么来了?”看见是他,沈初晴有些惊讶,心底是欣喜的。

  我怎么来了?难道他来的不是时候吗?

  “不是陆旭,很失望吗?”骆晋沉着脸,从不露情绪的他语气里透着酸意。

  知不知道他快急疯了?知不知道为找她费了多大力气?

  “我以为是……”

  “跟我回家。”沈初晴想解释,被陆晋打断了。不容她在说话弯腰抱起她。

  她又没有残废!

  沈初晴想说,我自己可以走。但一看到骆晋冷冷的眼神,乖乖地闭上了嘴,窝在他的怀里。

  “等一下。”

  沈初晴叫了一声,她忽然想起来,医院的走廊里有很多记者围堵,他们这样走出去岂不是太惹眼了。

  “怎么了?”骆晋关切之意瞬间溢出,以为她哪里不舒服。

  “外面好多记者。”

  骆晋没说话,直径向外走去。

  沈初晴本以为随之而来是乱哄哄的记者,不知是谁在外面喊,快点,慕家人出来了……然后,乌央的一堆记者全都哗啦一下跑了过去。走廊里立即清静了,连个人影都没了。

  骆晋大大方方抱着她走了出去。

  电梯前,光滑的电梯壁清晰的映出他们两个的影子,沈初晴有些别扭挣扎了一下,低声道,“骆晋,放我下来吧,我没事。”

  这次,骆晋没有坚持,把她放了下来。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按下了电梯键。

  他的鼻端弥漫着沈初晴身上淡淡药水的味道,头上还贴着纱布。骆晋有心疼有生气,生他自己的气,如果这次她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电梯的指示灯跳跃着,门缓缓打开,骆晋环着她走进了电梯。

  然,同一时间。

  陆旭从另一部电梯走了出来,下意识一回身就看见了他们。

  像是有感应,沈初晴抬眸望去,一个陆字还没叫出口,唇就被一个吻霸道的封住了,带着他专属的霸道。

  沈初晴清楚知道,陆旭看见了这一幕,更清楚骆晋故意让他看到的。她想要挣脱却被骆晋箍的越发的紧了。

  关合的电梯门很快隔断了陆旭的视线。

  “骆晋,你这是干什么?”终于,骆晋放开了她。她都要窒息了。

  骆晋脸色依旧冷冰冰的不回答,也不看她。好像刚才吻她的人根本不是他。

  他这算几个意思?

  沈初晴有些恼怒。电梯门开了,率先冲了出去。

  下一秒,手腕一沉,整个人又跌进了身后人的怀里。

  “你去哪儿?”骆晋发现她刚才不是向医院外走,而是要重新回去。

  “要你管!放开我!”沈初晴没好气回他,想甩开挣脱他的桎梏。

  不是不愿看她吗?不是不想跟她说话吗?现在还搭理她干什么?

  “跟我回家。”骆晋强制性的,半搂半抱的环着她向外走。

  沈初晴的反抗基本等于0。

  车就在大厅门外停着,看见他们出来岳峰立马跳下车打开了车门,骆晋直接把她塞了进去,然后自己利落坐上车立即按下内锁防止沈初晴跳车。

  “开车!”骆晋坐在沈初晴身侧,沉声命令。

  “不准开!”透过车窗沈初晴看见了追出来的陆旭。她的命还是陆旭救的,还没跟他好好说声谢谢,怎么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岳峰没有犹豫立刻发动了引擎,踩下了油门。他只听命于老板的。

  “岳峰!”沈初晴快被气死了!岳峰只听骆晋的,她没办法转而看向骆晋,一字一顿,“停车!”

  “不准!”骆晋冷冷的吐出一句。

  眼见着陆旭的身影越来越远,沈初晴气得无可奈何,“骆晋,你就是个无赖!”

  岳峰从后视镜里看到沈初晴一脸的气恼,一脸为难之色,“嫂子,你别生气了。晋哥是为你好,他知道你出事后,都担心死了!”

  “谁是你嫂子,我不认识你。”沈初晴说着气话,别过头看向窗外。

  骆晋把食指放到唇上,对岳峰做了一个噤声状。岳峰耸耸肩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车匀速行驶在路上,已经入秋的季节,夜晚的天开始渐凉。宽大的病号服穿着沈初晴身上,衬得她更加的单薄。骆晋脱下外套,披到她身上。

  外套上带着他的体温还有他专属的味道,沈初晴毫不客气的扔回给他。下一秒,外套又覆在她身上。

  沈初晴恼怒的瞪了骆晋一眼,抬手再度扔回去。然,下一秒,她的肩头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环住。

  “不喜欢这件衣服,可以到我怀里。”说这话的时候,骆晋微微低头,他的呼吸就在她的耳畔,而且他的唇有意无意碰到了她的耳垂。

  两人这个样子太过暧昧。

  沈初晴耳根一热,脸也红了,立即想挣脱。岳峰还在车上呢,他想干什么?

  可,骆晋的胳膊就像两只大铁钳。她使出了吃奶劲儿,偏偏人家稳如泰山。

  第N次,较力失败。

  “骆晋,你是不是有病?”沈初晴狠狠地瞪着他,力气比不过,唯有用眼神‘鄙视’他。

  “没有!”这货居然回答的一本正经。

  骆晋一倾身,两人鼻尖都碰到了一起。吓得沈初晴触电似的缩回身子。

  呵……

  她都听到岳峰极力压制的笑声。

  论无赖,骆晋是天下无敌!

  沈初晴能做的唯有彻底忽视他的存在。

  车到住处,还没完全停稳。沈初晴就迫不及待的下了车。上了楼,听到紧随其后的脚步声,沈初晴前脚踏进公寓后立即就关上了公寓的门。

  骆晋刚上到楼梯口,就听到重重的关门声,可见关门人的怒气之大,而且他还听得‘咔哒’拧内锁的声音。

  现在就算他有钥匙也无济于事了。沈初晴住的是3楼,而且窗户还有防盗网。

  骆晋,除非你是蜘蛛侠,否则根本不可能进来。

  沈初晴有了报复成功后的小小得意。

  洗个澡,冲掉了消毒水的味道。右耳后有伤,没办法洗头。沈初晴自己拿镜子照了照,慢慢解开纱布块,拿出医药箱擦了一些药。

  药箱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支绿色的小瓶,是那次她后背受伤陆旭给她的药,祛疤效果很好。金莹剔透的小瓶拿在手上,沈初晴心情有些复杂,她又一次欠下陆旭很大很大一个人情,而且她无力偿还。

  眼前浮现出陆旭优雅俊逸的脸庞,感情的事,真的是个缘分。他们可能就属于,有缘无分的那种。

  但愿,他能够早些遇到,一个彼此相爱的女孩。

  末了,沈初晴叹息一声,将药放好。关灯睡觉。躺在床上,闭上眼,安静的夜,一闭上眼某人的脸就出现了,她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从她回来到现在已经有3个小时了吧。骆晋毫无动静,这不像他的风格。以他无赖的性子,必定不会就这样放弃。

  沈初晴侧身枕着自己的手背,睁着眼睛,在想,他是不是真的走了?寂静的夜里,风吹树叶的声音越来越大,看来是暴风雨的前奏。

  终于,还是沉不住气,沈初晴下床走到窗边,掀开窗帘,小区里漆黑一片,看不到他的车。天空浓墨一片,什么也望不见,只听得呼呼的风声。

  他应该是走了。

  本想折回去睡觉,可是她的心像是被一根线牵扯,还是想打开门出去看看。

  深夜中,她开门的声音尤为清晰。

  声控灯亮了,瞬间照亮了整个楼道,沈初晴探头望了望,除了地上扔的许多的烟头,什么都没有。

  看来他真的走了。

  沈初晴心里倒有些别扭,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别的。转身,回公寓。

  不想,前脚刚踏进房门,下一秒,倏然一黑,停电了……顿时,沈初晴陷入了黑暗中。

  啊……

  沈初晴吓得一跳,惊声尖叫。脑海里浮想联翩,什么吸血鬼,什么僵尸……脑海不受控自动跳出来。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鬼。

  叫完,沈初晴一溜烟逃回自己的卧室,乌漆墨黑的,没留神一下就给绊倒了,狼狈的摔在地上。而且,还那么倒霉额头刚好磕在桌角上。

  她疼得眼泪都下来了。

  忽然,感觉有脚步声,有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大力的似乎想要把她提起来。

  沈初晴只觉得头皮发麻,她大声尖叫着,恐惧充斥着整个心扉,既不敢抬头看,只抱着头发抖。哭着叫着骆晋的名字。

  “初晴。是我。”

  她愣住,身体也停止了筛糠。

  这个声音好熟悉……

  骆晋,是骆晋!

  她从来没觉得他的声音如此动听过。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