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124章 奈何缘浅

作品:婚痒:爱你依旧是我的信仰 作者: 娜些年 更新时间:2017-12-02

  现在的骆晋疯狂而又野性,让她有些害怕。从来,他都不曾勉强过她的。

  一时间,在他身下挣扎得愈加剧烈,然,这却更加挑起了他的征服欲。

  刺啦……一声,她的睡衣被扯破了,光滑细腻的肌肤裸露出来。

  这世上大多数男人,表现自己对一个女人的所有权时用的便是这种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也许,这方式不是最好的,却是男人在情绪失控时无法克制的举动。

  “骆晋……”沈初晴乱踢乱蹬。

  骆晋双腿收紧,将她乱踢的腿桎梏住,手上再一次用力,又是一缕布条被撕了下来。

  很快,可怜的睡衣就变成了破布条。

  倏然间,房间亮了起来。这电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这下,她整个人完完整整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骆晋的呼吸明显粗重起来,沈初晴清楚的看到他眼眸中灼热的yu望,他的手已经伸向她身体唯一的庇护,蕾丝底裤。她慌忙按住他的手,不让他的手再往下滑动,然而,他却反握住她的手,牵引着她摸向他腿间,那赫然的硬度吓得她赶紧松开。

  这样一来,骆晋又顺利得逞,她的蕾丝底裤被他扔到了地上……

  沈初晴惊慌中弯起膝盖,紧紧夹住了双腿,还在做无用挣扎。

  下一秒,她就被他压在身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裤子也散落在地……于她紧密相贴的是他的……

  这时候,骆晋反而不急了,他一边热烈地吻她,一边伏在她身上,从最初的辗转到轻轻的啃咬,一点一点下移。

  三年的夫妻,他了解她,了解她每一个敏感之处……

  沈初晴的头开始晕眩,他火热的唇落在哪里,哪里就被迅速融化。她的意志在反抗,她的身体却无法再帮她说谎……

  “骆太太,骆太太……”他在她耳边一遍一遍呓语着,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耳垂最敏感的地方。

  她紧咬着唇,控制身体的战栗。

  骆晋,你这个混蛋!沈初晴咬着牙在心里骂他无数遍。

  他明显是折磨她,要她主动她弃械投降。

  而他,何尝不是在折磨自己。

  他隐忍着,他也很难受啊!额头上已经有豆大的汗珠往下淌。

  “骆太太,我不忍了,忍不了……有罪就惩罚我吧。”

  啊……

  话说着,他一个挺身进入了她的身体。

  “骆晋,你这个混蛋,流氓……”

  感觉到她的手还要反抗,骆晋便索性捉住她的手不放。

  好紧……

  这一冲居然只进去了一半……可要他再出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了……

  “乖,叫老公……”骆晋缓缓动着,引诱着她,他低沉暗哑的嗓音此刻性感无比,他要听她亲口承认在她心里的位置。

  三年了。他禁了多久,她也禁了多久。他就这样紧密相贴的研磨,快把她逼疯了……

  骆晋低下头来吻她的耳朵,她的肩膀,她每一个他所熟知的敏感之处……

  “晋……”本是要拒绝的,但张口嘤咛酥软的声音却从她口中溢出。

  “听话……叫老公。”骆晋还在淳淳诱导。

  “老公……”她最终沦陷在他的火热之中。

  骆晋满意的笑了,对于这个倔强的小妻子。实际行动总是比说话有效。感觉到她终于渐渐润滑,才再一次挺身,完全融入她的身体里。

  疯狂的冲击着,一年多个日夜的饥渴在这一刻爆发了。

  原本是一次他被她那句“前夫前妻”而激怒的火山爆发,原本是他单方面的强硬地索要,到了最后,却演绎成一场蚀心销魂的翻云覆雨……

  依然默契,依然淋漓……

  半夜,沈初晴醒过来,才感觉到她整个人窝在骆晋的怀里,他胸膛紧紧贴着她的后背,浅浅的呼吸就耳边。

  她身体微微动了一下,骆晋无意识收了收胳膊,脸颊感觉被东西格了一下。沈初晴摸了摸,拉出了一条绳子,绳子末端挂着一枚戒指。

  借着微弱的光,她看到戒指上刻着的字母,正是她还给他的婚戒。

  他一直戴在身上?

  她的心一下,被酸酸的感觉充斥着,眼眶盈出了泪光。当初,把戒指还给他的时候,是真的死心了,是真的决定放下了。

  那种逼自己彻底放下,彻底忘记他,是怎样的痛心和艰难。

  只是,没想到兜兜转转,他们又相遇了。从在看到他那一刻,她瞬间明白,她所谓的放下,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沈初晴摩挲着戒指,泪水顺势坠落,温温热热的一滴一滴落在手上。脑海里回放着,他们从相识到离婚,发生的种种,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劫难。

  只是,这劫难之后,他们是不是真的可以重新开始?

  耳边,是骆晋有力的心跳。思绪纷飞,她不知不觉竟又睡着了。

  再一次,醒来。她是被电话吵醒的。睁开眼,骆晋没在床上。环视一圈,没有他留下的任何痕迹。

  难道,昨晚是她的一场春梦?

  只是,她动了动,全身像被碾过一样,而且,还有地方火辣辣地痛?

  证明,事情是真真实实的发生的。

  该死的骆晋!他发泄完自己的兽yu就这样跑了?

  刚从沙发的缝隙里摸到电话,铃声就断了。

  沈初晴整个人窝在沙发里,突然想起来,她的例假过了几天,算算日子这两天刚好是她的排卵日。

  她会不会……

  随即,她摇摇头,上次流产后身体受损,连何主任都说她怀孕的几率很小了。

  乍然,响起的电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喂……”

  ……

  “喂……说话。”那端沉默着,只闻得沉稳的呼吸声。

  沈初晴隐约猜出是谁,轻轻叫出了他的名字。“陆旭。”

  “我在你们小区楼下。”他的声音透着倦意。

  沈初晴立刻跑到窗口,拨开窗帘。果然,看见陆旭靠着他的车。似有感应,他扔掉手中的烟蒂,抬起头向她望去。

  “我马上下来。”

  匆匆换好衣服,下楼。

  她还欠他一个解释。

  几分钟后,陆旭看到沈初晴的身影从公寓楼里出来。而,相邻的那栋公寓楼里也出来一个头戴鸭舌帽的人,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是男是女。刚刚入秋而已,他却已经穿着长衣长袖。还带着一双厚厚的白色手套,一只手按在上衣的口袋里。

  陆旭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他于沈初晴迎面而去,距离沈初晴两三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加快脚步。那只一只按着口袋的手,掏出了一个瓶子,迅速拧开瓶盖。

  “沈初晴,去死吧……”一个尖锐的女声的大叫着,将手中瓶里的液体向沈初晴的脸面泼去。

  沈初晴根本毫无防备,来不及做任何躲避,甚至来不叫惊叫。

  “小心。”

  同一瞬间,沈初晴身前出现了一堵肉墙,那个高大身影完完全全把她护住了。同时,也挡住那些本来泼向她的液体。

  空气中弥散的刺鼻味道,她第一个反应,是硫酸。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