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章 初识红方

作品:凤舞九天: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07

  “怎么个不放在眼底?”

  “主人还记得宁国第一美人么?”

  “第一美人?一个女人,我怎么会记得?”

  “不,他是男人。”

  对啊,这里是女尊社会,哪来的女美人。

  “您这次亲自到这个地方来,就是为了他的事。”

  “什么事?对了,别老是您,您,您的,听着别扭,叫我蓝柳,或者你,别用尊称,我也没比你老多少。”

  “是。”

  “继续说吧。”

  “樵侍候说,三皇女带着宁国第一美人扶袁童音到这里游山玩水,所以您……你一路追来。”

  “又是樵侍候?我有那么宠他?”

  “是,每个月一半的时间都和他在一起。”

  “我,垂涎人家第一美人的美色?所以不要命的追出来?然后,就变成这样?”

  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剑灵。

  剑灵又不说话,看来自己又说中了。

  天哪,还真是不要命的昏庸无能啊。

  “剑灵这就去准备换洗的衣物。”

  “我可以相信你吗?”贝妮伸出手,拉住准备走出去的剑灵。

  剑灵立刻跪了下去,贝妮只好又一次扶住自己的额头。

  看来本尊不但不学无术,礼仪还定制了不少,看这些人动不动就跪的样子。

  “剑灵作为主人的贴身护卫,除非死,不让绝不背叛主人。”

  “那便好,下去休息吧,让红方拿衣物来就好。”

  “剑灵告退。”

  等剑灵把安格关上,贝妮爬到了床上,虽然硬邦邦的,却细心的在上面铺了一层棉絮。

  这里恐怕是这个身体本尊几辈子不会来一次的地方吧。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粗糙。

  闭上眼睛。

  既来之则安之,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身体的主人会回来,到时候,自己会变成什么?

  母亲呢,母亲怎么办,苏珊娜。

  又想到那个女人,果然心狠手辣,呆在她身边三年,不说亲密却也有了很多默契。

  还是死在了她的手里。

  希望她看在自己跟随她多年的面子上,给母亲办一场好些的葬礼。

  她会吗?应该会吧。

  沉沉的睡去。

  睡着睡着忽然感觉到有一双手在帮自己脱衣服,因为有些冰凉,把睡梦中的蓝柳惊醒了。

  推开了那双手,就听到重物落地的声响。

  “谁。”

  “红方该死,红方该死。”

  结果是红方,跪在那里不停的磕头。

  “你别磕了。”

  “红方该死,红方不该吵醒主人。”

  不听蓝柳的劝告,拼了命的在嗑。

  蓝柳只好起身伸手过去。

  “额……”

  “主子你没事吧……啊……”

  差点叫出了声,红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蓝柳的手直发抖,他嗑的也太用力了,砸在自己的手上立刻渗出了血。

  红方的额头也是一片血迹。

  看来身体的主人曾经对他做过什么,才把他吓成这样吧。

  可是红方越来越红的脸颊让蓝柳发现了不对劲。

  一看,才发现自己半裸着趴在红方的面前,胸前的春光毫无保留的在红方面前展露。

  这次轮到蓝柳想尖叫,可是叫的话一定会吵醒剑灵。

  他想必也才睡下,算了,看就看吧,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身体。

  慢慢的挪回了自己床榻,看到边上一堆衣物,看来这红方是来帮自己换衣服的。

  “还愣着干嘛,快帮我把衣服换了拿药箱来。”

  “是,是。”

  在红方不住的颤抖之间,终于把衣服穿上,蓝柳第一次知道,穿衣服也有这么麻烦的时候。

  红方就继续颤抖着出去了。

  不一会就搬来了一个箱子。

  “这,这是药箱,红方,红方给主子上药。”

  “拿来。”

  药刚拿出来,就被蓝柳夺了过去,红方吓的闭上了眼睛。

  接着就感觉到额头上一阵冰冰凉凉的感觉。

  睁开眼睛,就看到蓝柳认认真真的帮自己上药着,那个神情里都是担心。

  她担心自己?怎么会……

  蓝柳轻轻吹着气,总算把红方额头上的伤口处理好,接过纱布,绕了几圈。

  甩了甩有些发疼的右手。

  这个红方是想嗑死自己么?那么用力。

  “我,我帮主子,上药。”

  看着石化的红方,想自己上药,他却清醒过来,伸着手,像个孩子一样想拿蓝柳手里的药瓶。

  没有说话,四周的空气静悄悄的,剩下药的味道和红方与蓝柳的呼吸。

  “你的身份。”

  贝妮直奔主题,没有别的。

  明显那颤抖的手又开始了。

  “红方和碎伤是主子从窑子里带出来的。”

  欲言又止。

  “在窑子之前呢?”

  “红方和碎伤,是,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家里没钱,没钱,所以卖到了窑子里。”

  “辛苦你了。”

  抬头对上蓝柳温柔的眼神。

  这句辛苦了有两层含义,一是帮蓝柳包扎,二,则是虽然唯唯诺诺却一直用自己的力量保护碎伤。

  感觉到温润的液体滴在了手背上,红方哭了?

  “从未有人,对红方这么好过。”

  很小声很小声,小到贝妮都快凑过去了,才听到。

  结果红方一个抬头,两张脸近在咫尺就快亲上了一般。

  因为刚刚哭过,红方的眸子晶亮,被烛光一照,更加有了几分味道。

  一股电流闪过,蓝柳感觉到下腹阵阵热量。

  怎么会这样,想要?

  喘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你出去吧。”

  背对着红方躺下,把被子捂在了头上,闷闷的说了声。

  几下就没了动静,看来他已经走了。

  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一转头就看到红方既然在脱衣服。

  “你做什么。”

  “伺……伺候主子。”

  “不要。”

  解衣服的手停了下来,眸子里的泪水更重了。

  她肯定是嫌自己脏吧,窑子里出来的,就算她忘记一切,还是会嫌弃的。

  “你不要乱想,只是以后你们不愿意,我不会逼你们任何人,所以,不需要委屈。”

  红方还是愣在那里,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好了,快去歇着吧,别折腾我了,我好累。”

  红方点点头,抱着药箱慢慢的走出去。

  这红方还有那碎伤都太瘦了,风一吹恐怕都会散掉吧。

  实在是太虐待人了,既然喜欢他们为什么不好好养着?

  又或者,不是喜欢。

  那什么第一美人,当真让这身子的女子喜欢?不顾一切的来,真的只是为了男人?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