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章 一触即发的脾气

作品:凤舞九天: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07

  蓝柳这一睡就是一天,第二天早上才迟迟睁开了眼。

  越睡越疲惫,梦里都是母亲疯疯癫癫的身影,哭着喊着要见自己。

  攀着身子,靠在了床头。

  扭动这脖子,咯咯直响。

  这身体也太娇贵了,睡了一晚的硬床浑身都疼痛了起来。

  台子上有一面铜镜。

  慢慢走过去,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模一样。

  只是年轻了许多,难怪发出的声音这么甜。

  目测上来也就十六来岁,只是这身材,却好的不得了。

  前凸后翘,难道这个真的跟男人有关?

  保养的倒是不错。

  身子的本人倒真的懂享受。

  “扣扣扣……”

  “请进。”

  “主人。”

  “你起了。”

  剑灵想说,其实自己早就醒了,一直在等她,听到屋里有响动,才斗胆敲门。

  洗漱完毕,就随着他们出去。

  打开地道,看到了外面的光亮,忽然之间觉得呼吸都顺畅了。

  其实蓝柳还是有一点点幽暗恐惧症的,现在的女孩子,估计没有几个不怕黑的吧。

  昨天见过的女子点点头,红方已经把饭菜都排好盛在桌子上。

  靠近一看,才发现只有一个碗,眉头一皱。

  红方以为是太寒酸让蓝柳不高兴了,赶忙看了眼剑灵。

  剑灵会意。

  “主人,这荒山野岭的,只能……”

  “为什么只有一个碗?”

  这会儿轮他们几个人皱眉了,她一开口说的不是菜色不好,而是?

  “你们吃了吗?”

  不用问,这一个个的表情。

  “红方,去盛饭来,一起吃。”

  “不可,我们怎么可以和郡王一起……”那女子终于开口。

  “什么郡王,现在在你眼前的是郡王吗?我只是一个落魄的商人。”

  剑灵挡了挡那女子,对红方使了个眼色。

  自从主人失忆之后忘记了很多事,人也变得和善起来,只是那动不动就黑的脸色有些吓人。

  四人围着桌子坐下,蓝柳拿起碗筷,看了其他三人。

  连忙也拿起碗,扒着饭吃着。

  “不用配菜么。”

  指着那女子,那女子看了眼剑灵,赶紧夹了菜。

  “你们平时,就吃这些?”

  这清粥淡菜的其实也挺好,只是看红方的身体,和那碎伤的。

  “是……”女子答应到。

  “等取了钥匙,你们三个和我一起回去。”

  听了这句话,那女子却是第一个站起来,走到一边跪下去。

  蓝柳放下碗筷,伸手去扶。

  “主子,黑子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让主子生气了。”

  “站起来,这是我的命令,以后你们在跪一下试试看。”

  第一次火气上升,碗筷掉到了地上,嘭的一声。

  剑灵把发抖的黑子扶了起来。

  “主人别生气。”

  “我能不生气吗,跪,跪,跪,就知道跪,你们的命有那么下作吗。”

  因为生气,脸上一团红晕上升。

  “还有你,不准哭。”

  隐隐听到红方的啜泣,这么一吼,还真的收声了。

  “我们,真的可以回去?”

  红方先出了声。

  “以前的我就算有万般的错,但是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在欺负你们了。”

  三人低着头,没有出声。

  “好了,接着吃饭吧。”

  捡起地上的碗,这碗的构造未免太好了吧,这么摔都没破,连角都没掉。

  这个比自己的手机好摔多了,又便宜,带几个在身上也不错。

  等等,自己又想到哪里去了。

  一双手接住了蓝柳的碗,是那个叫黑子的女人。

  “我去,帮主子盛饭。”

  点点头,从黑子的眼神里看到了开心。

  “碎伤吃了吗?”

  “还没。”

  “你吃好了,就给碎伤送去吧。”

  这下比刚才温柔了很多,蓝柳这随时都会爆发的脾气,是自从父亲去后才有的。

  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

  有一次和苏珊娜打到鲜血之流,然后两人躺在空地上发了疯的笑。

  想到她,眸子里的温柔,变成了伤感。

  “今晚出发,既然过了两天他们都没找到这里,想必已经放弃了搜索。剑灵的身子,确定可以?”

  刚刚问过剑灵,他伤的不是很深,如果没有这么强的战斗力,怎么能站在蓝柳身边呢?

  “剑灵无碍。”

  看了眼被绑在那里的男子。

  “碎伤几岁。”

  “今年十六了。”

  十六……还真小,不过这一身的牛脾气,估计是吃了不少的苦,不然被她折腾成这样还有命。

  “不要用你那怜悯的眼神,盯,盯着我看,我才不要你假惺惺。”

  “哧……谁要可怜你,想必这一身伤都是你自找的。”

  “你……”

  “好了弟弟,养着身子,别再惹主子生气。”

  “他还不至于挑起我的怒火,我不会跟小朋友计较。”

  “小朋友,你才是小朋友,你以为你多大。”

  “啧啧,你看看,一点就着的火爆脾气,还不是小朋友。”

  忽然觉得逗逗碎伤挺好玩的,虽然自己也是一点就着的爆脾气,可不是因为难过,是不会生气的。

  只是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谁会明白一个因为难过才发脾气的疯子呢?

  “哥哥你看她。”

  没想到红方反而是掩着嘴笑了声,对上蓝柳的眼睛,又害羞的移开了。

  “对了剑灵,从今天开始,这一路上你要叫我柳儿,我会叫你妻主。”

  “这……”

  “先听我说完,别急着反驳。一会我们换个装,你做女子,我做男子,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们就装作要去城里投靠亲戚生孩子的商人。”

  “不可,怎么能让主人作男子。”

  “大女子能屈能伸,我还得快点回去把这家伙的钥匙拿到,放了他,不然总有一天会被他的白眼翻死,做梦都会被诅咒。”

  “我哪有那么恶毒。”碎伤马上接话,才不是这样的。

  “如何?”无视碎伤,直接问剑灵。

  “红方,觉得可取,谁都不会想到这一出。”

  又对上蓝柳开心的眼神,又红了脸。

  当看到剑灵换好女装出来的时刻,蓝柳有些惊讶,剑灵是习武之人身体虽然壮实,可是穿上女装还真有女子的风味。

  “哪有妻主是蒙着脸的啊。”

  不由分说就扯开了扭扭捏捏的剑灵脸上的面纱。

  只是那一下,蓝柳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老是蒙着脸了。

  这么俊的脸估计露出来,早就被女人抢去做小爷,这蓝柳身体本人也挺有心机的嘛,准备将来跟袭人一样自己用?

  吞了吞口水,又在想些什么。

  剑灵转过头,黑发挡住了紧张的眸子。

  刚刚她看自己的眼神分明的惊喜,既然能入的了她的眼,不,是现在这个失忆了的,她的眼。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