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章 彼此的爱

作品:凤舞九天: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09

  “新来的,出来。”

  牢门又一次重重打开是在浅浅第二次醒来的时候,浅浅还想开口蓝柳直接站了起来。

  可是因为昨天跪了一晚的关系,双腿还在不停的颤抖。

  “记住我的话,活着就是希望。”

  趴在孟启梦耳边细语着。

  蓝柳出去的身影决绝,没有和浅浅半点交谈。

  “姐姐……”

  “你叫他什么?”

  “启梦哥哥,蓝柳是女的。”

  这……

  那她此去不久必死无疑?难怪她会说活着就是希望,宫主采阳补阴只因为受过很重的伤。

  女人靠近他最后都死了,至少这牢中,没有一个是女的。

  她是女的,难怪,难怪昨天她的触碰会让自己有感觉……

  还以为自己因为宫主真的改变了生性,没想到。

  蓝柳被带到了一座华丽的宫殿面前,再有人接了进去,里面的人倒是简简单单。

  扒了她的衣服直接推进了浴池了。

  蓝柳喝了几口浴池里的水,但是对熟悉水性的她来说,没什么可惊慌的。

  这个池子是药浴,弥漫整个池子。

  脸上的脏乱一下就被洗净了,冒出水面隐隐的雾那边有一个人影。

  眼前的雾渐渐散开,的确有个人背对着自己趴在台子边上。

  那背很光滑,没有半点瑕疵。

  “看够了吗?”

  鬼魅一样的声音的耳边响起,这声音在耳边环绕了两次。

  是个内力很强的男人,强的可怕。

  “过来。”

  他没有回头,却能清楚的算出来了所在的位置,因为从自己这边到他那边的池水裂开,走都可以走过去。

  过去,过去就穿帮了,总不能还没开口讲话就死了。

  那不是很狗血。

  那鬼魅的男子见蓝柳没有动静,悠悠的转过身来。

  蓝柳直视他的眼睛,被他的气息全然震住了。

  好强的杀气,他要杀自己?

  两只不同颜色的眸子,上扬的眼角里充满了不屑和傲气。

  他长的很美,阴柔的美,美的邪气,就像阴间的使者。

  还在打量他的长相,一只手就扼住了蓝柳的脖子。

  “女人。”

  他只吐出了这么两个字。

  “你不能杀我……”

  “为什么。”

  “你是鬼眼,对不对?”

  扼着的手有些放松,趁着空档蓝柳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可是没一会,那手又用力了。

  “很多人知道。”

  他好像不想多说话,每次都只说重点。

  “你能看见阴阳,预见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果然那只手不在用力,扑通一声蓝柳掉回了池子里,要不是因为以前喜欢看鬼故事,恐怕今天是编不出来了。

  可是这随便一编,也能把他唬住。

  现在不能管那么多,保住命才最重要,要撑到剑灵来救自己的时刻,否则这一窝子人都会死。

  “你是谁?”

  这鬼魅的男子也在歪头卖萌,真受不了。

  “蓝柳。”

  “司徒妙信。”

  冷血动物叫司徒妙信?他为什么会跟自己报名字,他不想杀自己了吗?

  两人就在水中对视。

  可是司徒妙信却在这时候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总不能看着他沉入池下淹死吧,可是现在喊人自己不被这个杀死,也会被侍卫杀死。

  一狠心,捞起司徒妙信,移到了他的床上。

  太夸张了,这张床是她见过的最大的,足足有自己三个的双人床那么大。

  “喂,喂,你没事吧?”

  抓起屏风上的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顺便也帮司徒妙信擦干,换上了衣服。

  总不能这样赤裸裸的互看吧。

  “喂……”

  拍了司徒妙信几巴掌,他还是没反应,就在蓝柳准备起身的时候,司徒妙信睁开眼把蓝柳按在了床上。

  紧接着就是一阵狂乱的吻落在唇上。

  突然,她的意识清醒了不少,她在想……她在做什么?享受这个禽兽的吻?救了他,他居然还这么对自己。

  蓝柳一耳瓜子打在了司徒妙信的脸上,伸腿就是一个用力,正中司徒妙信的腹部。

  对方明显痉挛了一下,接着就是在床上捂着自己的肚子痛苦的呜咽。

  有那么疼吗?滚了这么久还在滚?

  又没有踢到重要部位,反应至于那么大吗?

  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司徒妙信在哭?

  “信儿好痛,姐姐好坏。”

  一靠近就看到一双正常了的眼眸泪汪汪的看着自己,这还是刚才那个鬼魅一样的男人?

  可是还没想清楚,又被抓住,又一次躺在了他的身下。

  这一次他制住了蓝柳的双腿。

  “姐姐很好骗哦?比那些男人都好玩。”

  玩?他把人折磨成那样是为了玩?现在还用这么天真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次他明显用了八成的力度,压的蓝柳都有些喘不过气。

  “你把我……压死了,还怎么玩。”

  “我就喜欢看的你们在我身下求饶的样子,信儿从未碰过女人,进来的都被信儿杀了,你是第一个,让信儿有感觉的女人。”

  又是用力的一个掐,好痛。司徒妙信是个变态。

  姐姐不叫,不好玩,这样呢?

  只是一用力,上衣就被撕开了,蓝柳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司徒妙信的眼前。

  司徒妙信第一次感觉到了想要的冲动,想要女人的冲动。

  因为他的身体只对男人有兴趣,今天,几天会因为眼前这个叫蓝柳的女人有了感觉。

  “变态,神经病。”

  “信儿就喜欢听姐姐叫,嗯?”

  又是一个吻。

  能解释司徒妙信现在的状态的,恐怕就只有心里极度扭曲了。

  就这样,在吻的温柔下,两人陷入了彼此的爱中。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