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一章 精神分裂

作品: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09

  “女人。”

  蓝柳是被司徒妙信摇醒的,而且是很轻柔的摇醒。

  这比出了车祸的十几级地震还恐怖,蓝柳根本没力气动,睁开眼睛就看到一本正经的他。

  “他走了。”

  “他,是谁。”

  “昨晚和蓝柳一起的。”

  这司徒妙信难道真的是精神分裂?幻想有两个自己?

  屋外传来敲门的声响。

  “宫主,需要把仆人带走吗?”

  “不用。”

  “宫主有什么事可以叫属下,属下就在外面。”

  “饭。”

  “属下这就去办。”

  外面的人声音有些高兴的样子,好像这司徒妙信没吃过饭似的。

  “你干什么。”

  “洗澡,换衣服。”

  “我……好痛。”

  “药,洗了好。”

  到底是演的哪出,和昨晚那个疯狂的司徒妙信完全不一样,倒是和晕过去之前的那个差不多。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情况?”

  “走火入魔。”

  “你的意思是,你是因为走火入魔所以变成这样?需要……男人?”

  擦拭蓝柳的身子,司徒妙信点点头。

  这药浴的确有修复疼痛的功能,疼痛感渐渐减少。

  擦干了蓝柳的身体,司徒妙信帮蓝柳穿上了衣服,放在床榻上。

  “浅浅,他们都是你帮忙上的药?”

  还是点头,现在的司徒妙信还真是惜字如金,基本用摇头和点头来回答蓝柳的所有问题。

  “宫主,早膳准备好了,需要属下送进去吗?”

  门被打开,本来还在身边的司徒妙信不见了。

  原来就在那么一会儿,他已经用轻功飞身过去取了早膳,门再次关上。

  “现在,不是应该送我回牢里么?”

  “他说,你不要走。”

  “是他说,还是你的心里这么想?”

  明明就是一个人,非要把自己分裂成两个,难怪会那么心里变态,什么走火入魔,恐怕是小时候受了什么刺激吧?

  他停下了动作,把早膳往蓝柳面前一推。

  “给我吃?”

  司徒妙信点点头。

  “一起吃吧。”

  摇摇头。

  舀了一口放在嘴里嚼了起来,昨晚简直是体力透支,粥入了胃里暖暖的很舒服。

  又舀了一勺递到司徒妙信唇边。

  本以为他应该会拒绝,却没想到他开口吃了下去。

  “你昨晚……想必也很累吧,吃一些会好。”

  “妙信一直都喝药,饭,恶心。”

  “现在不是能吃下了么,再吃一点。”

  微笑着又舀了一勺递到他的唇边,想想现在的司徒妙信至少是正常的,而且他帮过浅浅他们,虽然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而起。

  一人吃了一半,显然这顿早膳是给司徒妙信准备的,不过他还算贴心。

  “什么时候让我回水牢?”

  “妙信让蓝柳生气?”

  “不是不是,只是习惯了里面的黑暗,现在外面灯火通明不舒服。”

  蓝柳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不然要是晚上他又发神经了自己不是死定了。

  “这样呢?”

  还没看清楚司徒妙信的动作,所有的布帘都拉了上去,就连烛火都灭掉了。

  叹了口气,司徒妙信武功盖世,看来自己真的是天堂无路了。

  “采阳补阳的办法是谁想出来的?”既然这样也没有办法。

  “鬼医叔叔。”

  什么叔叔,蓝柳心想肯定也是个心里变态的老男人,要不怎么会想出这么没有人性的办法。

  “除了这样,没有别的办法?对了,不是说,女人都被你们杀了,那么我呢?”

  “心爱之人。”

  蓝柳只觉得头上冒出三天黑线,她倒是厉害从阶下囚变成了司徒妙信的心爱之人。

  “蓝柳你看。”

  对上了司徒妙信颜色不一的双眼。

  “是不是变浅。”

  的确,两只眼睛没有了昨晚那不要命嗜血的样子,而且症状发生之后的他虽然双眼颜色一致,却还是很深。

  现在倒是变浅了。

  “心爱之人,好。”

  这也太狗血了,那么多男人的阳还抵不过自己的阴。

  恐怖的夜晚又要来临,蓝柳皱了皱眉,在她的要求下司徒妙信终于还是把烛火点亮了。

  “他要来。”

  “你能让他不来?”

  看着司徒妙信摇头的样子,蓝柳赶紧的把自己裹到了被子里面,露出了小脑袋。

  司徒妙信的瞳孔开始变化,两只眼睛的颜色开始重叠。

  “柳柳不喜欢信儿来?”

  变的还真快,如果他活在蓝柳的那个空间,一定第一时间把这个危险人物丢到精神病院去。

  “柳柳想把我和妙信分开?”

  司徒妙信把蓝柳从被子里拖出来,对,是拖出来,掐着她可怜的脖子。

  “昨晚信儿既然会被柳柳勾引,做了那些事。”

  “咳咳咳……放开……我……咳咳。”

  “没有人能将信儿和妙信分开,你也不能。”

  死命的掰开司徒妙信掐着自己脖子的手。

  “如果妙信好了,信儿会死,可是信儿喜欢柳柳,怎么办。”

  “司徒……妙信,你本来就是一个人……”

  “不,妙信是妙信,信儿是信儿。”

  “你们明明都一样,你们都一样喜欢我。”死皮赖脸的把这句话艰难的说了出来,总比被掐死好。

  手掌变松。

  司徒妙信陷入思考,又看了一样蓝柳。

  “来人,把她丢回水牢。”

  直接被司徒妙信从床上甩到了地上,磕到头,疼的蓝柳直咧牙。

  “再带一个上来。”

  “宫主可有要指定?”

  “不用,随便。”

  “我自己走。”推开想扶自己的人,撑着站来起来,听到他说随便,心里好多了,如果再是浅浅或者孟启梦,他们也会死的很惨。

  他现在看起来就是不对劲的。

  看蓝柳倔强离开的背影,司徒妙信竟有些不舍。

  被她看穿了的心很难受,他是喜欢她,妙信也喜欢,如果杀了她,该怎么办,不杀,又怎样?

  不,他喜欢的只是蓝柳的身子,没有蓝柳他司徒妙信又不会死。

  “叫鬼医过来。”

  “宫主,鬼医今早离开了。”

  “什么?”

  鬼医说,宫主的身子转入正题,不会再有问题。

  “谁允许他走的。”

  “鬼医想走,属下等拦不住。”

  “自己下去领罚。”

  “是。”

  挥手一个掌风扯碎了所有的布帘,一个一个都想离开自己逃避自己。

  混元宫从他接手以来逐渐强大,比那恶魔在的时候强多了。

  母亲死了,他现在可以独自撑起一片天,根本就不需要女人。

  那些男人不敢做的事情他司徒妙信都做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