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三章 下马威

作品: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10

  一声巨响硬生生的把蓝柳吓的心惊漏跳血压上升几十点,半坐了起来。

  转头就看到一个左手拿着脸盆右手举着擀面杖的小女孩惊慌失措的站在床头。

  接着又是依据蓝柳的国际惯例战战兢兢的跪了下去。

  “你知不知道深度睡眠里的人会被忽然来的巨响吓死的。”

  “奴,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还好我的心脏不错,你,是谁。”

  身上还疼着,脖子下藏不住的深紫隐隐作痛,还有下身一阵阵刺痛都让蓝柳回过神来。

  “奴,奴婢是厨房的下手小草,奴婢是奉茹管事的命求,求郡王救救剑灵侍卫。”

  这小丫头小小年纪怎么是个结巴,头都不敢抬。

  等等,她说什么?救救剑灵?

  “剑灵怎么了。”

  “樵侍候,他,他要杀……”

  “快带我去,他们在哪里。”

  已经把那个小丫头拽了起来就往门口走,再看看自己只穿了亵衣,这样出去不太好。

  “快给我更衣。”

  小丫头早就吓得双腿都在颤抖,呆住了。

  “哎呀,我自己来,走,快带我去。”

  剑灵的双手已经开始流血,可是他却一言不发,怎么也不肯叫出声来。

  樵侍候最讨厌的就是硬骨头的人,看剑灵不求饶更是火上浇油。

  “把针板给我抬上来。”

  一阵唏嘘,针板是郡王和樵侍候一起发明的东西,平时哪个奴才还是丫鬟做错了事,就让他们去上面滚一圈,声声凄厉的叫喊连地牢都听得到。

  “剑灵侍卫,你还是开口说句话吧,这样会死的。”

  茹管事早就劝郡王丢了这东西,可是郡王却笑着说留着给那些不懂事的奴才一定教训。

  现在剑灵也是死不肯开口求饶,后果不堪设想。

  针板抬上来,不少人都往后躲了躲,这么血腥的画面似乎不该出现在这里。

  “樵侍候,郡王知道了会……”

  “够了,茹管事难道也想试试针板?”

  “谁给了你胆子,连茹管事都敢这样呵斥?”

  小草扶着蓝柳出现在了大厅前,下身的剧痛让蓝柳不敢大步走路,但是脸上的表情却笑的轻松。

  刚刚终于在穿衣服的时候听小草把大概的事情告诉了自己,只是这孩子结巴的让蓝柳想打她。

  “郡王,您怎么起来,身子好没好呢。”

  樵侍候的脸色微变,怒瞪了小草一眼,小草没敢抬头,扶着蓝柳的手抖了起来。

  “我再不起来,恐怕这郡王府,要换人执掌了。”

  还是微笑的脸,直勾勾的和樵侍候对视。

  茹管事上去一步比樵侍候先扶住了蓝柳,她在蓝柳的眼底看到了愤怒,可是,这表情不该出现在她脸上的,平日里樵侍候打奴才是常事,蓝柳有时还在一旁笑。

  “樵儿不敢,樵儿只是在帮郡王教训一个不懂事的奴才,他既然敢通敌想害郡王。”

  蓝柳看了一眼满手是血的剑灵,眼神微变,再看他直摇头的脸。

  “剑灵通敌没通敌,本王心里清楚,你这么急着想除掉他,难道…….你也参与了?”

  “剑灵没有……”

  剑灵虚弱的出了声,日夜未休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他的身子也守不住这样的折腾。

  “冤枉啊郡王,樵儿怎么可能做出伤害您的事情。”

  樵侍候自己先急了,跪在了蓝柳的面前。

  “你也知道冤?如果今天小草没去把我请来,你是不是准备把我一起杀了。”

  “郡王冤枉啊,我……樵儿不……”

  “不什么?剑灵不要命的把本王救回来,你不好好赏人家,还敢罚?连茹管事都不放在眼底,更何况我?是我给你的特权太多了才让你这么嚣张跋扈吗。”

  整个大厅回响着蓝柳的声音,可见她有多生气。

  “还有你们,除了看戏还会做什么?是不是想要本王明儿就把你们全流放掉。”

  “郡王饶命啊。”

  “郡王我们不敢……”

  跪地声一片,连茹管事都跪了下去,一个大厅跪忙了人。

  “郡王……”

  因为气上头,又身体虚弱,蓝柳晃了晃身子,茹管事赶忙起身扶住她。

  谁也没想到平时放纵樵侍候的柳郡王今天会站出来生这么大的气。

  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恐惧的呼吸声。

  “小草吩咐下去,请御医来给剑灵看看,先扶他下去。茹管事去把府里的所有小爷都叫来,本王有事要宣布。”

  “主人,剑灵没事,您的身子……”

  “连你都要忤逆我?”

  “剑灵不敢……”

  “不敢就下去。”

  茹管事本也想劝蓝柳先去歇下,见她这么说,也不敢再说话,吩咐下人去喊各院的小爷。

  樵侍候也没想到因为一个剑灵会惹得蓝柳生气,刚刚也许真的应该听茹管事的话先放过剑灵,不该急于一时。

  可是他不找一个替罪羔羊的话,这样让郡王去寻那第一美人的事就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刚刚郡王那么问的含义是什么,难道她已经发现?不然会成这样?

  不对,以他对蓝柳的了解,她要是发现了什么肯定会笑嘻嘻的来问他怎么回事,不会是这样的。

  她刚刚看自己的眼神没有丝毫感情,平日里那不正经的样子都没有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他心里没有底,三皇女啊三皇女,樵儿现在该怎么办,你在哪里。

  坐在软凳之上,还是痛的撕心,那天泡在司徒妙信的药浴里明明好多了,可是这一出来奔波了几天,就成了这样。

  那药会让人有依赖性,不是好东西。蓝柳的脑海里浮现的只有这个答案。

  一个宽敞的大厅里,密密麻麻的跪了一大堆人头,这让蓝柳的头更痛了,这样可怎么分配?

  翻看着这些人的资料,不是官员送的就是女皇赐的,最搞笑的还有皇女给的。

  这前世的蓝柳这么没脑子?这里面随便找一个来当奸细,恐怕你都不够死了。

  “下面本王要宣布一件事。”入乡随俗,这本王叫的还挺顺口。

  “经过这次受伤,本王痛定思痛,决定痛改前非。以前本王做的,在这里希望。嗯哼……”

  看了眼茹管事,蓝柳只是忽然觉得词穷,要更这一堆男人怎么说呢?

  刚刚看了册子,其实还有很多年纪不大还没被她糟蹋……啊呸,是宠幸的男子。

  “郡王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

  听到,听到什么了,蓝柳都接不下去了,不过还好茹管事一个关心的眼神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