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九章 女皇的脾气不太好

作品: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12

  

  “闫相国之子,闫雾情公子到。”

  “闫雾情参见女皇陛下,大皇女,三皇女。”

  “起身吧,让朕瞧瞧,相国啊,你这儿子越发的俊俏了。”

  那闫雾情故意不把柳郡王一起参拜了,想必对柳郡王是及其厌恶的,索性蓝柳也不想去看他,这么傲慢的人,好不到哪里去。

  “女皇过奖了,情儿不过是相貌比一般的孩子出众些,论才情还是比不过三皇女。”

  “相国又谦虚了,哈哈哈……柳儿,柳儿?”

  “嗯?皇姨娘觉得好,就好,柳儿没有意见。”

  蓝柳这破天荒的无所谓态度让在场的官员和皇女大为震惊,蓝柳说自己失忆了,难道是真的?

  闫相国觉得心里的石头一下子就放下了,自己的儿子怎么会不心疼,那柳郡王是什么德行人尽皆知,虽然三皇女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总比嫁给柳郡王强。

  闫雾情被蓝柳的回答牵引的目光,再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她高高的坐在那里根本没看自己一眼。

  这还是当初死缠烂打,不管他到哪里都会预见的下流王爷么?

  她又想耍什么把戏?上次闫雾情明知道三皇女要害她,但是故意不告诉她,没想到她命还挺大的,既然活着回来了。

  “柳儿,不再考虑考虑?他可是……”

  “皇姨娘,柳儿现在只想安心休养,不想别的。”

  女皇见蓝柳这么坚持,可又不能当场就把闫雾情给婚配了,日后蓝柳要是后悔起来,还不跟她拼命?

  “既然如此,三日之后的荷花会上,朕再宣布婚事吧。”

  能拖一天是一天吧,正好看看蓝柳的反应如何。

  “谢谢母后赐婚。”三皇女第一个冲了出来。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朕还没宣布呢。”

  皇儿只是开心。

  “都下去吧,朕要和柳儿说说话。”

  这不成才的皇儿什么时候能懂事呢?女皇都能隐隐感觉到蓝柳变了,变得比她们都强。

  待她们都下去之后,女皇握着蓝柳的手,端详了她的脸半天。

  “柳儿是真的失忆了?”

  “不敢欺瞒皇姨娘,柳儿撞了头这些日子,什么也记不起来,幸亏茹管事再身边帮着。”

  “哎,朕可怜的孩子,柳儿跟真说说心里话,是真的答应榕儿的婚事?”

  “榕儿是皇姨娘的心头肉,成婚之事自然马虎不得,柳儿一个……皇姨娘,柳儿心里其实有人了。”

  不想再被女皇一问再问,剑灵对不起了。

  “柳儿有心上人了?是哪位公子?”

  “是柳儿的贴身护卫,剑灵。”

  “什么?”

  “皇姨娘若是怕柳儿闹事,不如就让剑灵做柳儿的驸马吧,这样也好让您放心。”

  “不可以。”没想到女皇反应还听激烈的,站了起来。

  “皇……皇姨娘您怎么了。”

  “他一个小小侍卫,怎么能做你的驸马,柳儿平时胡闹就算了,怎么连这件事都胡闹。”

  “可是柳儿喜欢他啊。”

  “驸马不要天人之姿,至少也要是人中龙凤,你要收他做侍君,侧夫,都好,就是不能是驸马。”

  “可是……”

  “好了,不用再说,三日后的荷花会朕邀请了各大皇宫贵子前来,到时候从里面挑选。”“

  “皇姨娘……”

  女皇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刚刚还握着自己的手那个亲切啊。

  况且什么天人之姿人中龙凤的,你自己的女儿娶不就好了?关我这侄女什么事?

  就算是维护皇家面子,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还是不惹为妙,一不小心头恐怕都挂不上脖子了,失忆倒是可以接受,如果发现自己不是她侄女,恐怕得死翘翘。

  “柳儿告退。”

  辅了身,消失在了女皇的眼前。

  蓝柳一走,女皇站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

  “柳儿,你可知朕为什么如此心疼你么?哎……”

  回到府里,蓝柳接过小草的茶水咕噜咕噜的就喝了起来。

  和女皇说了那么久,嘴巴都说干了,没想到这女皇生气起来还真有君临天下的感觉,可是看着苏珊娜的脸,还要喊她皇姨娘,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主人,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只是被骂了一顿。”

  “女皇陛下从来不会骂郡王您的。”

  “茹管事,本王都没告诉你本王失忆的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

  “郡王从回来,变了这么多,老奴是猜的。”

  “你就不怕,本王是假的?”

  “郡王不会是假的。”

  “这如何说来?”

  “郡王本性不坏,老奴一直觉得郡王您总有一天会改邪归正,就像您的母亲一样。”

  挑挑眉,茹管事果然不一般。

  “既然如此,本王问你,为什么本王向皇姨娘求赐婚,皇姨娘会发那么大的火?”

  “这……”

  一听是求赐婚,剑灵看了蓝柳一眼,刚刚看到闫雾情进去,就猜到了一二,郡王还是喜欢他的吧。

  宁凤国第一美人怎会叫人不喜欢,正想退下。

  “灵儿你去哪?”

  “主人和茹管事有要事相商,剑灵去外面候着。”

  “胡扯,什么要事不要事的,好好在我身边呆着。”

  “是。”头都没有抬,蓝柳看的出剑灵好像不太高兴,刚刚说错什么话了吗?

  “敢问郡王向陛下求的是何人?”

  “是……”蓝柳瞧了眼剑灵,走了过去拉起他的手。

  “灵儿,对不起啊,我刚刚好像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

  茹管事早就看出了郡王和剑灵的不一样,转过头当是没看见,小草早就害羞的跑掉了。

  “主人做事不需要对剑灵说对不起,你是主人。”

  “那我说啦?”

  艰难的点了点头,很不想听到流泪说要娶闫雾情的话,可是她又要自己呆在她身边。

  “我跟皇姨娘说,要娶剑灵做驸马。”

  “什么?”茹管事的反应就跟女皇是一个样的,转过身惊讶的看着蓝柳。

  连剑灵的手都颤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蓝柳。

  “你们两个,没事吧?难道,我真的做错事了?”

  “郡王,此时万万不可,您怎么可以不跟老奴商量就跑去跟女皇陛下说?”

  “我娶个驸马而已嘛,况且我和灵儿两情相悦,为什么不可以?”

  “主人……茹管事说的对,此时万万不可,剑灵只是个侍卫。”

  “你们……”

  “郡王,请您掂量着自己的身份,不可鲁莽行事,您喜欢剑灵侍卫老奴等不敢说什么,但是驸马一事一向都要门当户对。”

  撇了撇嘴,放开了剑灵的手,看着两个又跪下去的人,转身就走掉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