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二章 怒火攻心

作品:凤舞九天: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20

  “郡王,门外有衙门的衙役求见。”

  “衙役?找我做什么?”

  “提了个包裹来,说是有重要的东西给您看。”

  原本还在嬉闹的三人停了下来,衙役提包裹来做什么?贿赂?也不会这么名目张胆吧。

  “先别猜了,出去看看不就知道?”闫雾情知道蓝柳又在动用自己的脑筋。

  “也是。”看来是平时习惯了,有事情总是想考虑。

  三人到了前厅,两名衙役跪了下去,捧着一个包裹递给了茹管事。

  “这……这不是我那天……”看到了包裹里的物件,蓝柳疑问的看向了剑灵,这些东西怎么到了衙役的手中?

  “禀告郡王,前几天有个男子鬼鬼祟祟的将这些东西拿去当,掌柜的见那人一身破烂却能拿出这么多珍品去卖,觉得奇怪,所以报了官将此人压下,属下等一再审问下他才说出了,此物乃平民窟一徐姓男子之物。”

  衙役见蓝柳都不说话,一脸质疑,低下头继续说道。

  “我等将那十几人全部抓住压入了牢中,徐姓男子只说是有位富贵之人送的,严刑拷打之下才承认是偷的。”

  “什么?你们动了刑?”

  “我等查了两天才知道这些物件乃郡王府所有。”

  “带本王去见他们。”

  “这……”两个衙役相互看了眼。

  “废话什么,马上带本王去。”那徐姓男子肯定是徐尤了,怎么能招认是偷的呢?那得动了多大的刑。

  “牢里乃污秽之地,怎能让郡王亲自前去,我等今日来是送换郡王府的物件……”

  “郡王让你们带路,你们耳聋了?”剑灵看蓝柳心急的不得来,终于发怒,一剑指在了其中一人的喉尖。

  两衙役吓的直哆嗦,今日他们这些人抓了阄才最终由他们两个人,都说柳郡王喜怒无常,真的很可怕。

  这才起了身,在前面带路。

  “雾情,你马上请上宁凤较好的郎中,小草,准备些房间。”既然动了刑,想必一大票人受了伤。

  “郡王放心前去,雾情一定办好。”

  对闫雾情点点头,蓝柳迅速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终于听清楚了衙役说的一切。

  那鬼鬼祟祟的人是平民窟里一个年龄不大曾当过妓子的男子,因为毁了脸才被丢进了那里。

  那人还没被打几下就全招了,这才将徐尤一众供出。

  原本徐尤一口咬定是人送的,后面动了重刑才承认是偷的。

  衙役看着蓝柳越来越黑的脸心想这次完蛋了,原本以为是帮郡王府抓了小偷,却惹了一身骚。

  “为什么都三天了才来告诉本王。”

  “这……这些人嘴巴硬的很,如果不是……”

  “混账东西,他们只是一群柔弱的男子,能偷的到本王的东西吗?”

  “这……这……”

  “他们要是死了一个,本王要你们全族陪葬。”到了监牢门口,蓝柳甩着袖子怒斥了他们。

  见蓝柳进去了,两个衙役被蓝柳最后的话吓到,宁凤从来都是女子为尊,哪有女子为男子陪葬的,其中一个赶忙去喊县官。

  “前些天抓的平民窟一伙在何处?”

  剑灵已经先上前去问,看了郡王府的令牌再看看蓝柳身后一大票的影卫,颇有劫狱的阵势,不过人家是柳郡王要带走谁不是简单,何用劫狱?狱官赶忙引他们前去。

  冤枉声叫成一片,地牢的味道蓝柳不是第一次闻,可是这么刺鼻的血腥味倒是第一次。

  “郡王,就是这里了,这里面的全部都是。”

  蓝柳看着躺成一片的男子,皆是一身的伤,血淋淋的。

  “徐尤,徐尤你在哪里?”蓝柳出了声,没有人应,想提脚进去,被剑灵拦下。

  “让剑灵去,主人你先到外面等着,我让暗卫把这些人先送回郡王府。”

  难受的血腥味越来越浓,蓝柳忍着想吐的冲动,退了几步跑了出去。

  这样的一片狼藉让蓝柳觉得罪孽深重,怎么把这一群人给忘记了,因为自己的一时同情把这些人害成这样。

  “郡王,下官不知郡王亲临本牢来晚了,请郡王恕罪。”

  来的是个四十上下的瘦弱女子,狡猾的眼珠子直打转。

  “你就是宁凤的县官。”

  “下官正是。”

  “你为何用刑?”

  “这……有些贱民不知悔改,下官……”

  “不知悔改,你找齐了证据?还是问过本王了?动刑,谁给你的权利?嗯?”

  “这……宁凤一向如此……”

  “一向如此?你的意思就是我宁凤各个都是不知所谓的昏官吗?你把国法当什么,你家吗?”

  “下官不知郡王为何生这么大的气,但是那些贱民偷了东西……”

  “本王刚刚说过了,你问过本王了吗?你如何说那些东西就是偷的?”

  “凡人徐氏已经画押。”

  “那你因为你用刑。”蓝柳没想到这县官如此的强词夺理,完全不正式她的问题,句句都是指鹿为马,不说重点。

  剑灵已经命人将人背了出来,县官见柳郡王想把那些犯人带走。

  “郡王不可知法犯法,这些人现在都是死囚,秋后要问斩的。”

  “知法犯法的恐怕是你吧?本王今日就是要将这些人带走,怎么,想把本王也关起来?”

  “下官不敢。”

  “不敢就给本王让开。”

  “这事若是女皇陛下知道了,会怪罪下来……”

  “本王一律承担,如何?”

  县官知道柳郡王一向如此,不敢在说什么退到了一旁,看来她要去禀告三皇女了。

  “主人,这徐尤嘴里一直喊着怜儿,不知道是不是在喊他的孩子。”

  “怜儿……本王问你们,可抓了一个叫怜儿的孩子。”

  “下官并未抓获孩子。”

  蓝柳盯着县官,看不出她有什么异样,这才转向风烟,让他去平民窟看看,是不是还有人在。

  “本王告诉你,今日的事就是本王做的,不管你准备上报到哪里,本王都不说半句怕字,只是,你背后的人不敢做的,本王都敢做,知道吗?”

  这个县官明知道自己是女皇最疼爱的孩子,既然没有一点惧怕之意,还把女皇搬出了,想必一定不是女皇的人了,哼,那么就清楚多了。

  不过明知道她是三皇女的人,就算她想去告状,这人蓝柳也救定了。

  这下才看到了县官严重的惊慌,猜的十有八九,这县官果然是三皇女的人。

  不在管那县官,转身离开。

  现在她最担心的是这一群弱势群体会不会出事,不管谁死了,对蓝柳来说都是罪孽。

  闫雾情看到暗卫一个个背进来血淋淋的人们,感觉有什么冲上了胸口,难受的紧。

  再看到蓝柳担忧的神情,连忙将这怒火压下,张罗着把这些人安排下去。

  “没事的蓝儿,全城的大夫都给他们请来了,你先坐下休息。”

  “呕……”蓝柳却在那些人都背进去之后,趴在院子里死命的吐了起来,本来还没好的身子把脸色弄的苍白。

  “扶主人进屋,我去准备水。”

  剑灵说完,闫雾情就把蓝柳抱起往房间里去。

  “他们醒来一定会想见你,你不能倒下。”闫雾情在蓝柳耳边轻语,蓝柳捂着发疼的心口,不住的干呕着。

  躺在床上的蓝柳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不停的干呕。

  “怒火攻心,赶紧将这些药材煎了给郡王服下。”郎中把了脉,蓝柳却依然在干呕。

  “郡王,事情已经发生,怪自己也没有用,你这是何苦……”

  不管闫雾情怎么劝,蓝柳都不肯说话。

  郎中摇摇头。

  “让郡王静一静,一会药好了吃下,兴许会好些。”

  看了床上的蓝柳,闫雾情只好和郎中一起退了出去。

  郡王府里一片混乱,烧水的烧水,打水的打水,拿药的拿药,煎药的煎药,却没有一个喊过累。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