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九章 心急的热豆腐才好吃

作品:凤舞九天: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25

  剑灵抱起了蓝柳,快速的离开了长廊,回到了自己的房内。

  一脚合上了房门,两人都互相褪掉了彼此的衣服。

  因为有爱,所以才必须爱。

  事实证明,以后不能专宠一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蓝柳坐在轿子里眼睛都不舍得睁开一下,靠着闫雾情的腿。

  早上蓝柳扶着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知道的都红了脸,不知道的跑过去说要给蓝柳按摩。

  当然那个人就是永远后知后觉的红方了,被碎伤拉了回去还在问,为什么为什么……

  花沫沫特地的带着一家子来给蓝柳等人送行,还送了很多特产,将来一定要去凤都找蓝柳玩。

  在对雨兮郑重的道歉之后,才齐齐挥手离开。

  其实就这两天的短短相处,蓝柳就觉得这次的旅程没有白来。

  可是一到了马车,就靠在那里,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剑灵不好意思的躲在后面,昨晚……昨晚好像有些欲求不满了,把主人给累的。

  徐怜这才摊开了蓝柳前夜画的画。

  众人凑了过去,惟独雨兮看着窗外,只因原本就上扬的唇角,看起来不像难过,却生生扯的难看。

  “这是蓝儿画的么。”

  “对啊,雾情……雾情哥哥,姐姐还想问雨兮哥哥,想要什么样的表情。”

  提及自己,雨兮这才回了头。

  徐怜特地找了画轴将画安好,生怕弄坏了。

  这两天他们每一个都怪怪的,只好一个人玩了。

  雨兮看到画,那分明是那晚弹琴伴舞的场景,好美……只是那个自己还没有画上表情。

  她说……要问了自己再画上去,她明白自己的心?昨晚的话依稀在耳边回荡。

  而现在女主人公累的睡着了,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荷花会上就见识了蓝儿的画工,真是美。”

  “对咯,我听别的哥哥说,有人在荷花会上让画里一朵漂亮的花开了,连蝴蝶都盘旋着它。”

  这件事早已流入民间,成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话语,在现场远远见到的人,都说此生有幸。

  而那个奇迹的锻造者,就是现在的柳郡王。

  蓝柳并未向府里的人提及,雨兮又不喜欢听下人拌嘴,所以没有人告诉过他。

  那晚低头的她,原来是在作画,可是自己,却连看都没看一眼。

  “姐姐真是厉害,看来是我低估了她。”徐怜作夫子状,手背在后面,点点头。

  “碎伤和红方真美,等雨兮上了表情,便画龙点睛了。”剑灵瞧着画,打从心底里喜欢。

  “怜儿很棒,昨晚特地将画具清晰了一遍。”红方揉了揉徐怜的小脑袋。

  “哦,你昨晚偷偷瞒着郡王,是拿着画具去……”

  “嘘,不要给她听到,才不让她知道呢。”小手捂住了碎伤的嘴,转脸看到蓝柳还安心的睡着,才将手放开。

  这小家伙,做了又死要面子不承认,果真是人小鬼大。

  明日就是祭拜大典,皇陵之上守着的人在蓝柳进来的时候,跪了一地。

  “都起来吧,辛苦各位在此替皇族陪伴老去的先人。”蓝柳很有礼貌,因为,看守皇陵的人,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有的,似乎是孤老于此,陪着先皇。

  “能为女皇分忧,属下等不敢居功。”

  “明日祭祖,柳儿初来乍到,恐有失误,望各位多担待些。”

  “郡王谦卑有理,没有因为我们在此苦守而看不起,属下等,定会祝郡王一臂之力。”

  “那便好,这位是茹管事,有什么不好直接告诉我的,只管跟她说。”

  众人相互认识之后,才给蓝柳一群人准备了房间。

  吃晚膳的时候,蓝柳才知道,这些人一直都吃斋礼佛,各个都是值得钦佩的人呢。

  “郡王在么。”

  蓝柳正和徐怜商量着要不要叫雨兮过来,他自己倒送上门了。

  “雨兮哥哥快进来。”徐怜开了门就把雨兮往门里拉。

  闫雾情和剑灵被那些守陵的给留下了,说是要学些明日用礼仪。

  “雨兮你来了,刚还想去请你。”

  “真是巧,雨兮来看看那幅画。”

  “那夜你低着头,不知道该给你怎样的表情,可否给我个答案?”

  “我去给你们倒杯水。”碎伤哥哥说过,这种情况下要赶紧闪,不然会看到肉麻的事情。

  徐怜脚底抹油,溜的老远。

  “郡王一直在等雨兮的答案么。”

  “嗯?雨兮此话,问的是那晚我的问题,还是现在这个问题。”

  “郡王,你知道。”雨兮上前了两步,与蓝柳对视、

  “等。”

  “雨兮想出去走走,等雨兮想清楚了,还可以回郡王府么?”

  “郡王府是你永远的后盾。”

  “明日就走。”

  “这么急?用不用……给你配些护卫?”

  雨兮摇摇头,坐下看着那幅画,手指抚摸着画卷。

  “这幅画,可以送给我么?”

  “喜欢,便拿去吧。”

  “我若回来,是否能帮雨兮补上这张没有相貌的脸?”

  “只要你愿意。”

  蓝柳心里隐隐不舍,只是强留不是她心中所想,出去走走也好。

  “为何画中,没有你?”

  蓝柳翻出画具,调了色,抽出画卷里的画,慢慢涂画着。

  雨兮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认真的蓝柳,明日就要离开她,不知是否会发了疯的想念这张脸。

  “好了。”

  蓝柳将小小的人儿画在雨兮身后,一样是没有相貌的脸。

  “画干了,才能装进去,凉上一晚,明日应该可以带走。”

  “郡王……”

  “嗯?”

  “没有,那雨兮先把画拿走了。”

  雨兮取了画,又将画轴卷起,对蓝柳做了个辑,转身离去。

  蓝柳是强忍住要上钱把他扑倒的冲动,硬生生的看着他走,离别,恐是最残忍的东西,不然为什么会觉得难过。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