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十一章 林家村

作品: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7-12-26

  “听说,那里有很多穷苦的孩子,我想,多接济他们一些,以你们的名义。”

  “用,我们?的名义?”

  “我要让那些曾经欺负过你们的人后悔,让他们知道,那是错的。”

  “郡王……”

  “不准哭鼻子哦,小怜儿都会害羞羞的。”

  蓝柳说完,徐怜把泪偷偷擦干,朝她做了个鬼脸,藏到红方怀里去了。

  徐怜每次总能把一车子的人逗的哈哈直笑,因为是孩子么。

  “郡王……红方此生能遇上你,真的……”抱着怀里的小怜儿拍着她的小背安慰,自己却哽咽了。

  “郡王,我与哥哥商量好了,一直想问问你,却,都没时间。”

  “怎么了?”

  “我们……我们想永远呆在郡王身边。”犹豫了一会儿,碎伤闭上眼一口气说了出来。

  马车里一片安静。

  “我一直以为,你们就是我的吖……”直到蓝柳爆出了这句话,全车的气氛一下子被打乱。

  等待宣判的两兄弟泪花翻涌,又笑又哭的,蓝柳一脸茫然的看着身边的两个人。

  徐怜的表情被刚刚煽情的画面定格住,转过头偷偷对蓝柳比了五个手指头。

  “五个,五个了……”

  “五个?五个什么?”

  徐怜只是用口型说,蓝柳自己却喊出了声,连忙捂住了嘴。

  小怜儿年纪小小,懂的还真多…………

  原本十三天的路程紧凑的改成了十天,去的时候因为贪玩所以用了比较多的时间。

  因为有目标,所以这一路众人也不会觉得很累。

  到了凤都,蓝柳将茹管事带着徐怜和暗卫先行回了郡王府,想必那徐尤已经醒来,若是久久不见女儿,会难过。

  徐怜临了可怜巴巴的瞧了众人一眼,叹了口气,跟上了茹管事。

  活脱脱的一个老头子,这小家伙真是闹人。

  蓝柳特地去了钱庄取了一大堆银子,比较银票的话到了乡下,恐怕也没地方换吧?

  然后全部交给了碎伤和红方,让他们想好给谁谁谁。

  两兄弟纠结了好一会儿。

  你问我蓝柳为什么不心疼钱?为什么要心疼啊,又不是她的钱。

  是财主花沫沫的令牌啦。

  不过对她花家来说不过九牛一毛,无碍,无碍,还没到祸害的时段呢。

  桃芷镇还算繁华,只是村落太多,所以城镇和乡下经济严重失调。

  挨着凤都还如此,外观做的那么好又怎样,不过是白板。

  前面的路马车已不可同行,剑灵命驾车的两个暗卫先早路口等着,一行五人就进了村。

  十年前穷,十年后还是如此,这是蓝柳的感觉。

  不禁感叹碎伤和红方以前的生活,难怪会被卖入窑子,说起来前身还救了他们,若是一直在窑子里,恐怕早已没了清白自由之身了吧。

  明明是白天,家家户户却都闭着门,路上熙熙攘攘的也就几个女子在走。

  “现在是中午,应该都在田里。”

  “这般,我还以为,这村里就出了你们两个漂亮孩子。”

  “郡王……”蓝柳没头没尾的冒出这句,把红方说害羞了。

  “最喜欢听郡王夸了,跟吃了蜜糖一样。”

  “乖,这是事实嘛。”

  红方在前面引着,几人一路说说笑笑,引的极少的路人都侧目。

  “伤儿,你看,是村长。”

  红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心,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

  “真的是村长,她,她还活着。”

  两人跨着步伐,迎风而上。

  蓝柳也带着剑灵和闫雾情跟了上去。

  “村长,村长。”碎伤跑的最快,到了那老妇人面前。

  “你……你们……是,是林阿花家那两个孩儿?”

  “是我们村长。”

  “哎呀,都长这么大了,真漂亮,真漂亮。”老妇人笑开了满脸的皱纹。

  老妇人声音不大,远些在种田的人却都抬起了头。

  林阿花家的那两个孩子,不是都被林阿花卖去窑子里了么,怎么还有脸回来?

  “哟,赚了不少银子吧,窑子里生活还真不错。”一个持着镰刀的女人靠前而来。

  这句话引的众人发笑。

  那林阿花以前在村里是出了名的烂赌,也不知道拿来的好命,娶到了个极美的男子,来的时候已经带着红方了,后来又生了碎伤。

  有一阵子林阿花还因为那男子变好了些。

  两个孩子的名儿还是那极美的男子取的,看起来就像个读过书的。

  可是好景不长,红方八岁的时候,那男子忽然生病死了。

  林阿花又开始烂赌,最后寻思着把两孩子卖了,还口口声声说是野种,留不得。

  村长帮着藏了几个月,却还是被那林阿花逮到,硬是派那些狐朋狗友把两个那么小的孩子带走了。

  那一走就是半年,林阿花回来之后大声的告诉全村的人,那两个野种都卖到窑子里去了,走了也干净。

  又过了一年,她因为酗酒过度,掉进了水井里,淹死了。

  村子里的人都说,是那极美的男子回来报仇了,以后都不敢再提了。

  这些都是后来蓝柳听红方细细道来的,不过是哪个场景,你们猜猜?

  林阿花烂赌欠债,害的村子里经常有人来砸东西,所以村里的人才不待见这两个孩子。

  蓝柳总算是可以接受这样的理由,才没有想把这些人统统抓起来,谁让她们那么凶的对红方和碎伤呢。

  “不要出口伤人。”剑灵已经上前,将碎伤拉到了身后。

  “哟,还带了窑子里的人一起来,怎么?还嫌不够丢脸?”

  “是啊,难不成是回来‘光宗耀祖的?’”

  又是一片嬉笑,林阿花已经死去那么多年,这些人却还是不肯忘记仇恨。

  “是谁在欺负本王的夫君。”

  蓝柳漫步渡到了那女子面前,细细打量起来。

  被太阳晒的干裂的嘴唇在看到看到蓝柳的时候有些微张,又被她一句本王觉得奇怪。

  女子瘦的很,好像蓝柳吹一口气就能把人吹散了。

  “只是个山野村夫,本王不想与你计较,跟碎伤和红方道歉。”

  “这是哪儿请来的戏子,还自称是王,呵……”

  这些人生在乡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哪里见过世面,蓝柳也咂舌,跟她们说这些,不是对牛弹琴么。

  索性撩起袖子,女子以为蓝柳要打她,退了几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