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叙旧

作品:凤舞九天:女尊国阅游之女王驾到 作者: 萧忆卿 更新时间:2018-01-14

  “赏。”

  太妃端详了许久之后,口里才悠悠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琴师和咱们的第一女画师都赏,今天哀家太开心,小德子,把画收了准备糕点上来。”

  太妃随身的太监喳了一声后边就上来两个捧着方格子的宫女。

  分别到了蓝柳和雨兮的跟前半跪着把那格子里的东西捧给了两人。

  两人都没有马上打开里面的东西,而是一起到了太妃跟前谢礼。

  “哎,现在的年轻孩子是不是都这么谦卑有理,哀家真是老了。”

  “皇奶奶又乱说话了。”

  楼青葵跪在太妃边上抬眼瞧着蓝柳,眯着眼对她笑着,月牙湾的眼角很可爱。

  面纱之下的蓝柳被楼青葵的笑萌到,呆了一会儿才回应。

  “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

  楼天国的女子果然还是没有宁凤国的女子看起来年轻,女皇看起来就像蓝柳的姐姐。

  而这眼前的太妃已经是哀哀叨唠的样子了。

  一个人攻于心计整日不运动,怎么会年轻的起来呢。

  这里的女子一生都扑在了男人的勾心斗角之中,为了心爱的人不顾一切。

  可是如今风烛残年之际,除了子孙谁还能陪在身边?

  把自己堆在高高的城堡之上,推散所有可以得到幸福的机会,那种感觉是什么。

  散场之后,蓝柳慢悠悠的跟在皇后身旁。

  “再过两日就是太妃寿辰,你可要好好表现。”

  “皇后娘娘请放心。”

  “今日闲话家常想你也累了,先下去歇着吧。”

  分岔路口不用蓝柳拜退姚冷灼就先开口说道,她倒是明白蓝柳这一刻也闲不住的性子。

  不知道这会儿雨兮是不是已经随着两位皇子下去了。

  绕着小路直奔刚刚他们走过的路,剩下了冷冷的空气就不再见人。

  看来还是晚了一步。

  “这不是画师姐姐么。”

  转身而去,三人却站在自己的身后,没有带宫女太监们。

  蓝柳这才知道,雨兮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便是背着的琴匣里那副听琴戏舞图。

  楼青葵在客栈外听到雨兮的琴声,说什么都要拉着楼月白上去瞧。

  雨兮落座于客栈后院中抚琴,引的一群人都围在了哪儿。

  人散之后楼青葵第一个上前邀请了他,三人这才相互认识。

  听说宁凤出了一个女画师,雨兮才会来到这里。

  谁知女画师进了宫,他也只好想办法引起两个喜欢出宫皇子的注意。

  这是后来雨兮自己告诉蓝柳的。

  “画师姐姐,叔叔近来好吗?”

  到了皇子的住处,宫人奉好了茶就被遣下去,留下四人席地而坐。

  看得出来这两个皇子一直很想出宫见楼雁梵,可惜皇帝不肯,楼雁梵也不喜。

  “坊主身子比以前好些,只是一样不喜欢到外面走。”

  楼青葵叹了口气,小小年纪脸上却挂着可惜的表情。

  “柳絮倒是想冒昧问一句,为何两位皇子会这么执着的想着坊主。”

  两人对望了一眼,最终还是由楼月白开了口。

  楼青葵和楼月白一个火一个冰,就如那年的楼雁梵和楼艾琭。

  偌大的皇宫里所以的皇子和公主基本都有乳娘带着,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开始学习四书五经。

  可惜这两兄弟的感情却特别合得来,每次楼青葵闯祸楼月白都会受到牵连,可是两人还是很要好。

  偶然看到楼雁梵进宫,被自己的父皇骂了一通之后还是笑着离开了。

  那时候才五岁的楼青葵不知不觉的拉着楼月白跟着楼雁梵,走着走着就出了宫。

  两人傻傻的跟丢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去,被拦路抢劫之后差点被人贩子卖了。

  若不是楼雁梵发觉被人跟踪之后赶回来,恐怕如今也是落到民间的皇子了。

  皇帝因为这件事大发雷霆命令全城搜捕两位皇子。

  楼雁梵将两人送回,只说是因为自己带两位皇子出宫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两个人逃过了责罚,楼雁梵却在冰天雪地里跪了三天三夜。

  楼青葵早早的就想自己出来承担,可是楼月白在一旁劝着,这么做楼雁梵也没办法逃脱罪名。

  父皇怎么可能会不知,他就是想给楼雁梵一个下马威。

  两人在宫殿旁看了许久,最后还是牵着手离开了。

  本以为之后楼雁梵会用这件事来换取什么,可是整整半年他们再没有看到过楼雁梵。

  之后偷偷溜出宫才知道,因为那三天三夜让楼雁梵原本不好的身体更加垮了下去,一直没能好起来。

  难怪第一次见到两个皇子的时候他们眼底对楼雁梵的钦佩之情那么深。

  原来楼雁梵也有这么真情真意的时候啊。

  也许是觉得两个皇子像年少时候的他和皇帝吧。

  可是又有奇怪的心思的心头炸开,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坊主应该在心里偷偷乐着,还能有人挂念着他。”

  “真的会吗?”

  听闻蓝柳的话,楼青葵倒是一点都不掩埋自己的开心。

  眼前和徐怜一般大的孩子活的这么自在可能是在皇族最大的特殊吧。

  楼月白就是一个例子,他不怎么懂得表达心中的感情,虽然和楼青葵一起长大,却因为比他大一些要装作成熟一点吧。

  雨兮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听着,就像当初的他一样。

  “雨兮哥哥,你的听琴戏舞图给画师姐姐看看吧,也许她能帮到你呢?”

  琴匣旁的画卷被打开,完整的画呈现在蓝柳的面前。

  这一切宛若昨昔。

  “这幅画花了不少心思,不知作画的是哪位高人。”

  蓝柳明知故问,笑意朦胧的瞧着雨兮。

  雨兮的唇边不经意的也扯出一丝笑。

  “是在下的妻主。”

  雨兮回答的干脆,让两个皇子睁大了双眼,一脸的吃惊。

  “若是要画龙点睛,恐怕要带回我的房里修改,画具我倒是没有随身携带。”

  “晚上就在这里用膳吧,命人去取便好了,青葵想和姐姐多聊聊。”

  这楼青葵越看越和徐怜的性子像,这娃娃亲可以定下来啊,不过到时候该嫁还是娶呢?

  蓝柳自己在那里YY,三个男子自行聊起了天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